【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能夠動員世界上這麼多人一起走上街頭,而且半夜還不回家。目前除了寶可夢之外好像真的沒有其他了。(責任編輯鄒昀倢)

昨天看到台灣的遊戲界,湧入大批人潮下載「精靈寶可夢Go」後,突然想起多年前讀過的經典《湯姆歷險記》。這部由文豪馬克吐溫寫的小說,描述某天調皮的湯姆被姑媽罰漆牆,但懶散的他想到一個妙計,能既省時又省力的度過這罰則。

他假裝漆牆是件有趣又時髦的遊戲,搞的路過的小朋友心生羨慕,於是人付一顆蘋果的「使用費」,讓他們能如湯姆一樣,浸淫在漆牆的樂趣上。您說,全球的寶可夢迷們,像不像那群傻孩子?

大濕,不要鬧了,明明精靈寶可夢Go是個有趣的遊戲,怎麼會是《湯姆歷險記》中騙人做白工的詭計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xC3ncg33Q

喔!是嗎?濕兒在上一篇文章說過,寶可夢背後的研發團隊不是任天堂、不是Apple OS、也不是Google  Android,而是與美國中情局(CIA)有密切關係的Niantic;創辦人John Hanke從CIA創投基金In-Q-Tel那收受龐大資金,運用美軍工複合體所研發的衛星監控技術,設計了這遊戲。

CIA又是什麼組織呢?看過「神鬼認證  5」的朋友,當然可立即明白,這是一個軍火商力捧,試圖藉矽谷新創企業打入全世界,制定全球大監控的組織。易言之,在美國軍工複合體的眼中,寶可夢並非遊戲,而是要顛覆「敵人」的資訊與心理戰平台,而此處的敵人,不但包括敵國,也包含「不受教」的人民。

Niantic是Google Map的原始設計團隊,在蒐集多年的全球衛星圖架構後,美軍工複合體發覺開個街景車,到處拍照頂多只能蒐集地球的骨架而已,隨便一個好醫師都會跟你說,只懂骨骼的醫師不是好醫師;還要透徹神經、肌肉、組織、細胞、血液乃至DNA,才能100%掌控人體。

那Google團隊光街景就花了好幾十億美元,那要如何可以用既便宜,又方便的方式蒐集全球的精密結構與基礎建設的資料呢?

我想,John Hanke應該讀過《湯姆歷險記》,他或許在一次如廁時分靈光乍現,想說:「對齁!我可以叫那群白痴免費幫我拍啊!」,那群白痴就成了7月後,全球猶如行走殭屍的寶可夢迷,台灣則在6日入伍。

這些寶可屍們不但免費幫美情治單位蒐集情報,還要付錢買手機、繳電費、購買週邊產品,有償式的提供CIA情資,甚至被騙到抓怪地點買當地土產,當然這些店家早付了Niantic廣告費用,這不就是湯姆騙到的蘋果嗎?只是21世紀的Apple要2萬多新台幣。

有了寶可屍的殷勤拍攝,CIA就能夠將全球的死角拼湊起來,未來美國的海豹部隊在各地如狙擊賓拉登般的「處決」可疑人士時,就毋需摸黑了。還可以將這些情資,大量販售給民間與政府團體獲利;畢竟,21世紀的戰爭打的是資訊戰,沒人跟你射雄三了。

更恐怖的是,精靈寶可夢Go遊戲的使用同意書中,明定寶可夢團隊可將手機持有人的email帳號、照片、網路蹤跡、使用習慣、常用檔案給「自由運用」。沒錯,根據多種說法,這個「自由運用」甚至包括用你的名、你的帳號、你的email寄信,還可更改你的照片,竄改你的檔案!天知道還可幹什麼?!

為什麼你都不知道呢?因為寶可夢團隊故意將這使用同意書寫的落落長,常人必須花30天才內讀完,難怪你不知道。

但木馬已經進入城內了,想想看,如果是中南海的特務,用小米手機或阿里雲app竊取你的個資,你會不會跳腳?但就因為是矽谷的潮科技,日本的萌遊戲,就可讓你秒卸防,不是高招嗎?

這幾天,有媒體以這個角度切入嗎?沒有!為何?因為就連媒體也是這複合體的一環,他們只會實錄某某名人也跟著玩、時代力量立委也跟著玩、國民黨助理也跟著玩、小英也被怪獸搞著玩、好萊塢巨星呼籲小心玩、紐約市被學生盡情玩,到處都是玩、玩、玩,誰還管什麼全民大監控啊?

到底來,被監控有啥了不起的?沒錯,只要不做壞事,被人偷窺也無妨,但我憂慮的是,這些暗黑團隊收集了大量資訊後,到底可塑造怎樣的公共空間,或是實境想像?注意喔,如今有了擴增實境(AR)的科技後,背後那隻手,可以主動導引人潮至熱點。

這對未來的經濟結構有著顛覆性的想像;商家為了謀生,必須參與這監控計劃,人潮也會像跟著魔笛手的魔音般,到處被引至一個又一個的海市蜃樓。好像電影「出神入化」般,一群追尋假先知的迷途羔羊們,以為遍處都是黃金,最後發現只是一團灰。

(本文經合作夥伴王大師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他們」不想讓你知的寶可夢秘密!〉;首圖來源:gi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