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新的先決思維】矽谷加速器 YC 創辦人 Paul Graham:當政府問如何「建造」矽谷之時,就大概保證會失敗了

Screen Shot 2016-07-14 at 6.13.48 PM
YC 創辦人 Paul Graham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美國矽谷知名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 聯合創辦人 Paul Graham 早於 2006 年寫的文章,就很清楚說明矽谷的基礎基因。矽谷的科技樞紐基礎,絕對不是辦公大樓與空談的豪情壯志。是先匯集高端研究人才,從而帶動經濟和技術共同發展,一步步培蘊讓世界欽羨的高度專業、活力和創業能量。

自外於全球創新風潮太久,對 2018 年的台灣而言,這篇 10 年前的舊文一字一句仍然深具啟發性。TechOrange 值此之際,獲得 Paul Graham 同意授權,將本文翻譯為繁體中文版本。透過來自矽谷最直接的權威經驗分享,我們希望讓台灣的創新創業環境推動議論,回到基礎事實的根本問題。

所有政府官員,特別是被賦予推動台灣創新創業發展的人,都必須好好研讀這篇文章。花幾十上百億跟某一個國際大廠買解決方案、找建商蓋房子,不如把這筆錢拿來聘請國際知名研究員,拿來做政策法規鬆綁的研究與社會溝通。這才是能延續台灣世代與社會活水能量的根本。

(原文《How to Be Silicon Valley》,以下為 Paul Graham 作者第一人稱原文翻譯)(責任編輯:鄒昀倢、張育寧,譯者:莊霈淳)

 

何處還能再複製一個矽谷?矽谷迷人之處何在?

不難想像,要在其他國家打造一個矽谷很難,因為就連要在美國境內複製矽谷也很困難了。所以矽谷之所以為矽谷的關鍵是什麼?

關鍵還是在「人」。如果你能把目前在矽谷、那「對的」一萬人遷徙到水牛城,水牛城就會變成矽谷。

這與過去截然不同,一直到幾十年前,地理位置都是城市發展的關鍵。所有偉大的城市都是位於水流聚匯處。因為水路就是經濟動脈,影響貿易的發展。現在,只要有人才的地方,就可以發展一個偉大的都市。

但是現在一座偉大的城市可以在任何地方,只要你讓對的人搬到那邊就行。所以 我們應該這麼問:誰才是對的人才?要如何吸引他們?

  • 兩種不可或缺的「人」

我認為打造一個科技重鎮,最主要的就是兩種人物: 富有的人(rich)和阿宅(nerds) TO 譯按:維基百科對 Nerd 中文解釋可翻譯為「書呆子」,而矽谷的書呆子社群特性,在台灣常用語中語意最貼近的是「阿宅」,故本文以下翻譯皆以書呆子阿宅來翻譯。他們是創造新創的化學試劑,有了他們才能讓催化新創事業的蓬勃,因為他們是新創事業開始時唯一需要的元素,其他人都會來來去去。 在美國,一個地區之所以能成為創業集散地, 關鍵是必須同時具備有錢人和書呆子 阿宅 像是邁阿密很少有創業團隊聚集,雖然那邊不缺有錢人,卻非常缺乏書呆子阿宅。邁阿密並不是阿宅們會想去的地方。

Screen Shot 2016-07-14 at 6.31.27 PM
麻省理工學院。

匹茲堡的問題則相反,該地擁有滿坑滿谷的書呆子阿宅,卻沒有富翁。公認美國頂尖的電腦科學系所有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柏克萊、卡内基梅隆大學並列。那為什麼麻省理工學院能創造了 Route128,史丹佛和柏克萊也培育出矽谷,可是卡内基梅隆大學呢?似乎就沒有成為顯著的科技集散地。 繼續往下看名單,華盛頓大學於西雅圖產出了高科技社群,在奧斯丁的德州大學也有一批這樣的社群 ,但匹茲堡呢?還有同樣在頂尖大學名單上的康乃爾大學所在之地伊薩卡呢?

TO 編按:Route 128 是美國麻省波士頓的一條公路,有許多科技公司沿著那條公路建造,在矽谷蓬勃前被認為是美國科技重鎮。

我在匹茲堡長大,進入康乃爾大學就讀,我可以回答這個問題。這邊的氣候很糟,尤其是冬天,這沒有像波士頓那麼幸運還有老城可以加分,有錢人才不會想住在匹茲堡或是伊薩卡,所以當一批人想在這創業時,也沒有人可以投資他們。

  • 請政府官員來救火?別做夢啦!

難道真的需要有錢人嗎? 若由政府來投資創業者有沒有譜呢?答案是:不可能。

創業投資者們是一群非常獨特的有錢人,他們自己在在科技領域有非常足夠的經驗,這讓他們可以 (a)揀選正確的新創團隊,也可以 (b) 提供寶貴意見、連結資源以及足夠的資金。重點是,這些創業團隊發展真正關乎投資人的私人利益,所以他們會非常重視。

政府官僚的天生屬性就與創業投資者的特性相反 ,所以若由政府來投資創業團隊根本就是笑話,就像是數學家去經營時尚雜誌《Vogue》。或是更精確比喻,這是讓《Vogue》雜誌編輯去做數學期刊。

政府官僚做的任何事,幾乎沒有可圈可點之處,而且大眾通常都不會意識到他們做得多爛,因為那群官僚只需要跟其他官僚競爭,然而 創業投資者們要競爭的對象則是內行人,這些內行人各個經驗和野心都大得多了。

即使是那些在內部設立投資部門的企業們,通常也會禁止這個內部投資部門不靠外力逕自進行投資決策。大多數的企業內投資部門會被允許通過的投資案,都是由具有聲望的私人 VC 公司所領投的交易案。

  • 別被矽谷林立的高樓大廈騙了

當你身在矽谷時,所見辦公大樓林立。但是真正打造出矽谷的是人,不是辦公大樓。我偶爾讀到一些言論,談到有些地方想打造「科技園區」,好像矽谷的靈魂是辦公大樓一樣。 有關 Sophia Antipolis 的一篇文章 吹噓說,矽谷公司包括思科(Cisco)、康柏(Compaq)、IBM、NCR、和北電網絡(Nortel)。呃,難道法國人會不知道這些大廠早已不是創業公司了嗎?

光是幫科技公司蓋辦公大樓並不會變出一個矽谷,因為在新創開始的關鍵時候,他們還不會需要辦公大樓。關鍵階段反而是: 三個夥伴們,在公寓裏面腦力激盪的草創時期,新創只會駐紮在他們獲得投資的地方。 矽谷的關鍵指標絕對不是英特爾、蘋果或 Google 在那設有辦公室,而是他們在那裡開始成長的。

所以,如果你想複製矽谷,你該複製的是那兩、三個夥伴,在餐桌上腦力激盪的草創時期。」為了要複製這個場景,你需要「那些人」。

  • 人才在哪裡?人才在大學

令人振奮的是,只需要「人」,只要找到一個地方,讓足夠數量的書呆子阿宅和投資人願意留下,就能有極高機率打造另一個矽谷。這兩種族群的機動性都很高,他們會往生活品質好的地方移動,不過如何建造出這樣的好地方?

對書呆子阿宅來說,只有哪裡有聰明的同類人,他們就會被吸引過去。例如頂尖大學這種地方,就可以吸引這樣的人。 理論上,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吸引他們,不過目前來講一定少不了 大學。在美國,所有的科技重鎮都一定有頂尖大學,或至少得擁有頂尖的電腦科學科系。

所以如果你想要建造一個矽谷,你不只需要一間大學,而且需要一間世界頂尖的大學。它必須要好到足以像個磁鐵,吸引最好的人才不辭千里而來,這就意味著必須要像 MIT、史丹佛一樣頂尖。

看似很難,其實可能比想像中簡單。我的教授朋友在抉擇要去哪裡工作時,只考慮一件事:其他同事素質高不高。這些吸引高知識分子的因素是優良的工作同仁素質。所以,你只要招募到一群素質不錯的年輕研究人員,你就可以一夜之間打造出一所優秀大學。這其實並不難達成,只要願意付 200 個人每人 3 百萬美金的獎金,你就可以打造出具有世界競爭力的研究團隊。然後,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就開始了。所以,一所普通的大學,只需要再 5 億美金,就能變成一所頂尖大學了。

  • 具有性格的環境才是王道,平淡是激發不起創業精神的

不過創辦新大學對於打造矽谷來說還不夠,大學只是種子,必須還要有正確的土壤,否則不會萌芽,把種子放在錯誤的土壤裡,你就只會得到一所卡內基梅隆大學。

舊金山市區。

孕育初創公司,你的大學必須位於一個要有其他吸引人景點的城市, 它必須能讓投資者想住、學生畢業後想留下來。 其實,大部分的投資人自己本身就是書呆子阿宅了。

所以,書呆子阿宅想要找怎樣的城市?他們對一個適於居住的地方感受上跟平常人沒什麼不同,他們也喜歡舊金山、波士頓、西雅圖這類的觀光城市。但他們自己也相當 不喜歡太主流的觀光聖地 像是紐約、洛杉磯、拉斯維加斯等等。

關於「創意階級」的概念目前已經被廣泛討論,其主要觀點是財富是從創意思考中產生出來的,城市如果能吸引具有這種特質的人,該地將會繁榮。這是真的。事實上,400 年前的阿姆斯特丹就是靠人才而繁榮起來的。

很多書呆子阿宅的品味是與那些創意階級共享的。例如,他們喜歡保存完好的古老街區,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郊區, 他們喜歡偏好在地的商店和餐館,而不是全國連鎖店。就像那些創意階級,他們希望住在有個性的地方。

什麼才能稱作是一個地方的個性?我想就是每個建築就是一群獨特之人的工作成品那種感覺。 一個有個性的城鎮,不像大批量生產的樣版模型。所以如果你想建造一個創業集中地,或是 任何足以吸引「創意階級」的城鎮,可能得禁止大型開發項目。當一個大型財團主導開發一大片土地的開發時,明眼人總感覺得出來。

大多數的性格城鎮是古城,但古城不是性格城市的必備條件。我們說古老城鎮有兩個好處:建築物更密集,因為在車輛被發明之前就已經蓋好了;而且更多樣化,因為建築物是一棟一棟被蓋好的。 現在這種風格也可以兼得,訂定建築規範,以確保建築密度,並禁止大型開發標案。

一個推論觀點是你必須將最大的開發商:政府排除在外。 當一個政府在問「我們如何建造一個矽谷?」之時,就大概已經保證會失敗了。你不需要建造一個矽谷;你只需要讓矽谷自己生長。

  •  號召書呆子阿宅

要吸引書呆子阿宅,除了個性城鎮還不夠,你需要正確的城鎮個性。 知識宅們是創意階級之下的分支,有著與其他創意階級不一樣的品味。你可以從紐約觀察到這點,那裡吸引了許多創意人士,但很難吸引到書呆子阿宅。

書呆子阿宅喜歡 那種路人走在街上,臉上會掛著微笑的城市。 這就把 洛杉磯排除在外,那裡沒人在路上走,紐約則是大家走在路上卻沒有笑容。我記得在波士頓念研究所時,有一位紐約來的朋友找我玩,她走出機場搭地鐵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臉上都有笑容呢?我四處看了一下,他們不是真的在笑,只是波士頓人看起來比那位朋友習慣的紐約人有表情罷了。

如果你住在紐約,你就知道那種一號表情是從哪來的。那裡是精神上你或許感到亢奮,但你的生理狀態卻覺得疲憊。大家不是那麼真的享受住在那裡,只是為了刺激感而忍受那裡的生活條件。不過若你喜歡某種刺激,紐約仍是無與倫比的,這裡是魅力的樞紐和同義詞、是所有的風格和名利的磁鐵。

書呆子阿宅們不在乎光鮮亮麗的外在,紐約的迷人之處他們可能不太能理解。喜歡紐約的人,即使租屋處狹小、黑暗、吵雜,他們也願意付出大筆租金住下,只為了住在一個充滿很酷的人的城市裡,但若讓一個書呆子阿宅來評估,他只會看到花一大筆錢住在狹小、黑暗、潮濕公寓這部分而已。

書呆子阿宅們,只願意付出高代價住在一個聰明人真的很聰明的地方,但其實你不需要為此付出大筆錢。 道理很簡單,供需法則嘛!光鮮亮麗受眾人歡迎,所以你必須要付出高額代價。

大部分的書呆子阿宅喜歡享受安安靜靜的喜悅,與其跑夜店,他們喜歡跑咖啡廳;選擇二手書店而不是時尚服飾店;喜歡登山健行,而不是跳舞;他們享受陽光而不享受高樓大廈。對書呆子阿宅們來說,像柏克萊(Berkeley)或波德(Boulder)這樣的地方,才是他們的天堂。

  • 年輕就是本錢啦!

年輕的書呆子阿宅成立新創公司,所以他們也是一個城市所必須吸引的人。 美國的創業集散地都是有年輕活力感的城鎮 ,這樣的地方不代表一定是很新、很潮;如劍橋擁有美國最古老的城市規劃,因為那邊的人全部都是學生,才讓人感覺年輕。

如果你想打造矽谷,千萬別選在一個平庸人口為大宗的城市。透過鼓勵新創去扭轉已經走下坡的工業城市如底特律、費城的命運,純粹只是浪費時間。 這些地方的發展已在錯誤方向上,他們有太多包袱。創業最好是選在一個小而尚未發展的城市。在年輕人蜂擁而至的城市,更好。

灣區(The Bay Area)在與科技產業有關之前,就已經被視為年輕、有前景的地方,大家都前往這個地方尋找新鮮事,而變成了加州「瀟灑」的代名詞。如果你想引領一個新的潮流,例如注重個人的能量,或是嘗試不吃某種類型的食物,灣區很適合讓你做這些事。 在容忍新奇怪點子的地方,正是夢想中的創業中心,因為在經濟上來說,這就是創業公司在做的事。 大多數好的創業點子看起來有點瘋狂,如果某個點子顯然是好的,那麼很有可能已經有人正在做了。

( 在電腦還是沒有個人化之前) 多少人會想要在自家有台電腦呢?什麼,另外一個搜尋引擎?

這就是崇尚自由風氣和尖端技術之間的關聯。美國的高科技城市,風氣也是最自由的,無一例外。通常我們都看得出來聰明人總有各種怪想法。 但是,這並不是因為自由主義者更聰明,而是因為自由的城市可以容忍各種奇怪、不尋常的想法,而聰明人常常有奇怪的點子。

相反地, 一個城鎮被稱讚為是「堅忍樸實」或代表「傳統價值觀」,可能會是居住的好地方,但它永遠不會是一個成功的創業集散地。2004 年總統大選在某方面來說可說是災難一場,不過至少我們可以看出哪些州有著保守意識。

為了吸引年輕人,城鎮必須有一個完整的中心。大多數美國城市中心已經被拋棄,如果有任何發展則在郊區。大多數美國城市已經變外圍發展大於中心。但沒有一個創業集散地是這樣的:舊金山、波士頓或西雅圖,都具有完整的市中心。我猜測一個死氣沉沉的市中心也沒有魔力可以讓城市變成一個創業中心,因為 年輕人大多不願意住在郊區

我認為,目前美國有兩個地方是最有可能發展成新矽谷:波德(Boulder)和波特蘭(Portland)。兩者皆有朝氣蓬勃之處吸引年輕人前往,條件已具備,就欠建立所好大學,若可行,矽谷之路不遠矣。

  • 時勢造英雄,時機很重要
威廉肖克利,肖克利半導體創辦人。

一座吸引人的城市,再加上頂尖大學就足以成為矽谷了嗎?那是創造最初期矽谷的要點。 其實矽谷起源,最早我們可以追溯到晶體管的發明者之一:William Shockley(威廉肖克利)。他在貝爾實驗室的研究贏得了諾貝爾獎,但在 1956 年,他搬到帕羅奧圖去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在當時,這麼做很奇怪。但為何他這麼做?不過就是單純因為他在那裏長大,覺得故鄉還是最美。現在,帕羅奧圖算是郊區地帶,但在當時它是一個迷人而氣候舒適的大學城,並且距離舊金山僅需一小時。

現在主宰矽谷的公司們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從肖克利半導體公司開枝散葉出來的。肖克利不是個好相處的人,所以在 1957 年時,他的夥伴們「八叛逆」相繼出走成立新的公司:仙童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其中的 Gordon Moore(摩爾定律創始人)、Robert Noyce,後來成立英特爾;Eugene Kleiner 則創立了風險投資公司 Kleiner Perkins(矽谷最重要創投公司之一,投資過 Amazon、Google、網景公司)。

「八叛逆」合照。

四十二年後,Kleiner Perkins 投資 Google,負責該交易的合作夥伴是 1974 年來到矽谷英特爾工作的 John Doerr(矽谷知名投資人,也主導過 Amazon 投資案)。

當然時下在矽谷創立的新創公司沒有真正在製造矽品產物,不過還是與肖克利十分有關。 俗話說:創業公司產生下一個創業公司,繼續再創業。 為新創公司工作的人,以後會出來開一間自己的新創公司。從新創公司獲利的人,會再投資其他新創。 我懷疑 創業集散地的發展必須是有機的,唯有如此,才能獲得真正的長才。

有兩個重要的意義。首先,你需要時間讓矽谷成長。你可以在幾年內創建大學,但圍繞的創業社群必須要有機增長。這個社群增長則是要看一間公司成功的時間有多長,一個公司成功的循環時間平均約五年。

另一項有機成長假設的說法是,你沒有辦法變成一個類創業集散地。要嘛就是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連鎖生態圈,不然就是完全沒有。觀察證實了這一點: 一個城市要不然就是有創業生態圈,要不就是沒有。 沒有中間地帶。芝加哥是美國的第三大都市圈。但是比起城市排名只有第十五大的西雅圖創投興盛之地,資源硬生生就是被比下去。

好消息是那最起初的種子可以很小。肖克利半導體雖然公司本身不是很成功
,但也是一顆創業種子。它把一群重要的專業人士帶入了新科技產業,並且把他們帶到一個大家都喜歡到足以留下來的地方。

  • 大環境日益競爭

當然,擁有成為矽谷潛力的地區,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前所未有的。光是某地想要發展成矽谷,就要跟強勁的矽谷爭奪了。有可能打勝仗嗎?沒人說得準。

矽谷的一個最大優勢是來自於風險投資公司。不過當初在肖克利時期,風險投資基金並不是一個關鍵,因為當時根本不存在。事實上,肖克利半導體和仙童半導體在我們以今天的眼光來看,都不是新創企業。他們是 Beckman 儀器和仙童相機儀器旗下的子公司。這些公司顯然願意在專家們嚮往居住的地方建立子公司。

風險投資公司其實更喜歡一個小時車程內的新創公司。第一,他們比較可能注意到附近的初創公司。如果當他們發現的新創公司在其他城市,他們會希望他們搬近一點。他們不希望風塵僕僕前往出席董事會會議。任何情況下,在創業樞紐中心的公司,成功機率都是最高的。

創投企業的集中效應有二: 第一,它們會讓新創企業圍繞在旁;再來,他們透過收購吸引更多的創業公司過來。 雖然現在前者發生的可能性應該比較低,因為現在成立新創公司不用太多的資金;不過後者似乎如以往一樣強烈。有三間「Web2.0」公司創於樞紐之外,但其中兩間以被併購收場。

這種集中化的力量使新矽谷出頭變得更難。但絕不是不可能的。最終權力屬於創始人。最好的人才會打敗那些有著名創投投資的公司,而一個足夠成功的新創公司也不需要搬遷。 因此,一個地靈人傑之地,讓人才趨之若鶩且穩如泰山的力量,甚至能超越矽谷的成就。

即使有這麼多優勢,矽谷仍有個巨大的弱點,肖克利於 1956 年發現的樂園,現在變成一個巨型停車場。舊金山和柏克萊也是優秀的地方,但遠在 40 英里外。雖然美好的氣候使得矽谷比其他大多數美國城市的無計畫擴張稍微好一點,可是矽谷仍有一個很大的弱點,就是矽谷仍然脫離不了支離破碎的無計畫擴張。

只要有設法避免無序擴張的競爭對手,將握有真正的影響力。 所有城市要的,只需讓未來下一批的「八叛逆」開口說出:「我想留在這裡。」

也許下一個矽谷神話,連鎖反應就此開始。

台灣該如何跟上世界的腳步?避免被淘汰?
從矽谷回來的專家,有他們的心得,即將與你面對面。
一步一步告訴你該怎麼做, 詳細資訊請看這

 

(本文經原作者 Paul Graham 授權 TechOrange 翻譯繁體中文版本,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How To Be Silicon Valley;轉載需經過 TechOrange 與原作者同意。圖片來源:pragdaveStanford News ServicevobiosDavide D’Amico, 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

【矽谷史記】矽谷的半導體公司中,有超過一半的人才都來自這家公司
仙童半導體:誕生在矽谷之前,世界上第一個「兆」級新創公司
【總編輯觀點】蔡總統的亞洲矽谷政策解方不在桃園,而是如何擺脫地方酬庸的舊政治思維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