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新創公司為了要在介紹產品時,凸顯自家產品服務的優點,就犯了些「過度包裝」的病。硬是用些過於華麗的詞彙包裝,其實只會讓聽者一頭霧水、聽到耳朵業障滿滿。給個最誠懇建議,講人話吧,這裡不是火星呀。(責任編輯鄒昀倢)

近幾年世界各地創業風氣興起,隨之而來的創業文化也在各大商業、簡報、會議場合紮了根,也就是新創圈所謂的「術語現象(Jargons)」。內容、平台、整合、端到端、解決問題……要找到一個不使用這些術語描述產品的新創會議簡直比創業本身還難。

這些用語聽起來既專業又精確,但它們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它們讓我們這些芸芸眾生完全不明白這間公司的產品到底能幹麻。儘管使用術語或許能吸引到投資者的注意,把說穿了有點普通的產品跟服務包裝得華麗又精美,太依賴術語的新創公司最後可能會發現,他們愛用的術語在他們與潛在使用者之間設下了一道橫跨不去的隔閡。

四十二歲的加拿大創業者Kalpesh Rathod打造了一個叫做「Cubes」的App,看起來非常酷,可是他對該App的解釋簡直慘不忍睹:

「我們將你的信件與雲端內容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讓你能夠飛速取得它們。」他唸出了它們廣告素材上的文案:「這把任何類型的內容視覺故事化。」

不好意思打個岔,什麼是「我的雲端內容」?它說故事?

「我們有一個文庫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內容動態。你可以依照類別搜尋內容。我有五個電子信箱和一個Dropbox帳號連接到這個App,如果我要找一個PDF文件,這裡串流了來自我所有帳號的PDF文件,以視覺介面呈現出來。」

Ok,基本上,這就是一個整理所有非文字檔案、可以以圖搜圖的App助手。好好一個產品,幹嘛不用人話講呢?

不只是科技產業圈而已,提供非常簡單服務的新創公司也難逃術語的泥沼。Undone,一個製造客製化設計手錶的香港新創公司,將他們的產品服務稱為「同時擁有先進客製化技術與原創內容平台的破壞性消費品牌」。而SparkShare,一個製作影片聊天App的公司表示他們的App是一個「影音互動反應網絡」。

針對這個現象,香港的新創活動主辦人之一Casey Lau點出,「新創之所以會選擇使用層層術語解釋他們的服務,是為了讓他們的產品聽起來比實際上更酷、更有趣。」他進一步解釋道:「『雲端』這個詞聽起來很貴、很厲害,如果你直接說『我們的服務建立在網路上』,雖然跟『我們的服務建立在雲端上』代表相同意義,但聽起來就很無聊。」

當然,在某些專業領域上,術語的存在有一定的意義和必要性,然而在新創的圈子裡,如果你想在提案的戰場上斬妖除魔過百關,最終得到風投資金的青睞、發布完美產品,或取得穩定的媒體曝光率,或是是時候試試看新的策略:

講。白。話。

新創術語不只讓經驗豐富的風投專家和現有的CEO感到頭痛,它更會讓初入新創文化的新夥伴或員工們感到無所適從。術語也很可能讓整間公司的產品與服務無法與世界接軌,因為其他國家的使用者不一定能了解你滿口的漂亮話。簡單來說,新創圈的術語盲點在於,對,術語讓你的產品或服務聽起來又酷又炫又前衛,但同時這些產品與服務也不再平凡,沒辦法讓使用者覺得它們連結了日常生活需求,而且有時候還有點難懂。

  • 不該再使用的術語有哪些?

創業者們最愛說的兩個術語是「破壞性(Disruptive)」和「財務獨立(Bootstrap)」,特別是矽谷的那群新創熱愛者。這兩個詞都十分合理,畢竟創業者天天都在打仗爭資源,大概經歷著日復一日又一日的破壞與重建;財務獨立也是很常見的事,畢竟許多創業者白手起家,從車庫或客廳開始一人一電腦慢慢做起。

不過,這些都是多餘的強調。每個新創團隊都在嘗試要「破壞」一些既有的東西,不然也不會稱之為「新創」;同樣地,每個新創團隊都曾掐著皮夾過日子,新創圈只有「新創」或「自主投資」,沒有「財務獨立」──坦白說,當聽到一個創業家說他們「財務獨立」,基本上所有人都會直接假設這間新創公司還沒找到賺錢的方法。

風投公司也是其中一個愛用術語的族群。他們在新創圈的地位高到他們能厚著臉皮拒絕投資某間公司而又為了此決定沾沾自喜。只是他們真的需要把「搖滾明星(Rockstar)」或「衝上去(ramp up)」之類的哄騙話術改掉,除非他們的演講對象是一群國中籃球校隊球員。

另一個風投公司很愛說的話是「以小博大(leverage)」,但老實說,將新創公司送出去「多試試看」,這不過就是他們打發新創公司的手段而已。

第三個很常用到術語的是開發者,身為產品管理者和工程師之間的橋樑,開發者基本上很大程度地控制了一間公司的成敗與否,這讓他們更傾向於使用術語,因為術語正如一種「秘密暗號」,創造出他們自己人的小圈子。

開發者們總是說「駭(hack)」來取代任何訣竅、速解或近路,「帶寬(bandwidth)」任何資源,以及在提案上說「來到路線圖上(getting on the roadmap)」。

最後,行銷人員和術語簡直是天作之合,但行銷人員必須知道什麼時候該點到為止。行銷人員口中的術語簡直多到數不清,但《富士比》雜誌仍然挑出了幾個最煩人的術語:「Circle back」、「Ping!」和「觸壘(touch base,意指「讓相關人員了解某件事情的情況」)」。

(資料來源:QuartzForbesInc.;圖片來源:Ged CarrollCollegeDegrees360Steven Zwerinkgiphy。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