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trip-1044982_960_720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簡單來說,就是帶你到當地玩的服務,不提供任何的機票與住宿,只提供行程,主打當地人當嚮導。白日夢旅行在 2015 年上線前就拿到 4,500 萬台幣的投資。

每個人喜歡的旅行方式都不一樣,你喜歡這種方式,並覺得有市場嗎?總覺得現在中國只要有名氣,投資人完全不會手軟的啊。

(責任編輯:Matthew Chen)

她是高端私人訂製機構 PALA 的創始人,曾經為馬雲、馬化騰訂製過旅行計劃,湖畔大學第一期學員、劍橋大學碩士 …… 孫博創業起點已比很多創業者高了。

她新創辦的白日夢旅行,主打當地一日遊,瞄準的是出境自由行用戶。

這可能讓人有點費解,出境旅行,怎麼可能是一日遊?白日夢旅行跟用戶約定的集合地點都在旅行當地,它想做的是,為那些已經決定好要出境,或者已經出境的用戶,填補其在當地的行程。它本身不提供機票、住宿和簽證服務

比如你要想參與「把莎翁、披頭士、邦德、福爾摩斯全部塞進黑出租」,就需要你自己趕到倫敦的 Central London Hotel,項目本身只需要 4 個小時。

所以可以這樣理解,白日夢旅行首先是一家讓自由行變得更有趣,其次才是刺激你去自由行的創業公司。它解決的是玩什麼和怎麼玩的問題,不解決怎麼去的問題

  • 用專家當嚮導,讓用戶有尊崇感

對大部分用戶來說,孫博的前一個項目 PALA 可能並不知名,甚至很少人聽過,它不做推廣,只接受有推薦人的預訂,做的是高端圈子內的生意,服務的都是馬雲、馬化騰、張醒生、魯豫、敬一丹等高淨值人士。人均日花費在兩萬元左右。孫博說,7 年時間,她的項目 PALA 一共積累了2萬多個高端旅行行程碎片。

而白日夢旅行對這些項目進行提純和重新組合後,表現在價格上,人均日花費在 500-2000 元之間,是 PALA 價位的十分之一。

白日夢旅行最受歡迎的一點是,在每條線路都提供當地的嚮導,這些嚮導大多都是某一領域知識或體驗的專家,比如台北 POI 工作室的裁縫、日本「最後的武士」岡田逸雄等等。

所以,從體驗內容看,白日夢旅行與傳統旅行社的跟團遊產品有很大不同,符合出境自由行用戶對個性化和深度體驗的追求,都是旅行當地很有特色的項目。比如「煙火與天堂」是去逛世界各地的菜市場和墓地,比如劉芳菲體驗過的在鎌倉一所寺廟抄上一下午的經書等等。

這在品質和安全上也帶來保障。「其他旅行平台可能很難為產品的品質負責,但我們提供的所有產品都是已經實際打磨和體驗過的」 孫博說。

白日夢首批推出的旅行線路是 200 條,目的地涵蓋中國台灣、日本、美國、肯尼亞、俄羅斯等 10 個國家和地區。

像很多新項目一樣,白日夢目前只在微信公號上提供預定。同是旅行行業,高仿小米模式、主打廉價機酒的發現旅行,已經通過微信公號打造了不少爆款。旅遊行業之外,賣酸奶的樂純也靠著公號的 100,000+文章賣瘋了。

PALA 的經歷讓白日夢旅行的融資頗為順利。據孫博透露,2015 年初,她拿到 900 萬天使輪投資的時候,「白日夢旅行」還只是一個想法,「天使投資人都是參加 PALA 旅行 5 年以上的客戶,很認同 PALA,願意投我們的新項目。」

  • 踩過的坑:P2P 模式現在走不通

隨著機票、酒店等標品領域被幾大 OTA 平台宰制,出境游成了旅遊行業剩下的幾個為數不多的藍海之一,容量巨大,但尚未被充分發掘和競爭。螞蜂窩聯合中國旅遊研究院共同發布《全球自由行報告2015》的顯示,2015 年,中國出境自由行人次為 8,000 萬,佔全年出境游人次的 60% 以上,相比 2014 年的增長超過 10%。

這樣的現狀催生了一大批創業公司,模式大致可以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 PGC 屬性的旅遊達人模式,達人將體驗過的旅遊線路產品化,然後直接面向用戶售賣或者為渠道商供應內容,這種模式成本相對較小,毛利很高。此類公司中,較為知名的是十方旅行,2015 年,它在京東眾籌了 500 萬元天使投資。

第二類是共享經濟屬性的 P2P 模式,本身作為平台對接當地人和旅行者,抽取佣金,這種模式可以快速起量,已創業的有拿到阿里數千萬 A 輪融資的丸子地球等。

這裡面,孫博更傾向於做 P2P 模式。

早在劍橋大學讀書時,她就對分享經濟情有獨鍾,一次在 Airbnb 上預訂希臘共享民宿的體驗,催生了她的碩士畢業論文《分享經濟在旅行行業當中的思考與應用》。她認為,Airbnb 和 Uber都是分享資產,而旅行行業可以做到分享體驗和分享時間。

「P2P 只能作為終極目標。」孫博在 2015 年開始做白日夢旅行時,先嘗試了 P2P 模式,但效果不理想,內容質量的穩定性不可控,安全也欠缺保障,「當前,點對點的方式,還無法達成價值鏈上每個服務者和體驗者的高效連接。」

  • 主打獨特性的產品能規模化嗎?

僅就現有模式而言,白日夢雖然比達人模式的內容更穩定,比 P2P 的安全和品質更有保障,但獨特性也意味著,其在規模化上面臨挑戰。

一方面,等到 PALA 的既有資源消化完畢,白日夢旅行依托旅行設計師來人工開發嚮導服務的速度能否跟得上市場需求?

另一方面,某嚮導的接待人數是有限,而用戶在境外停留的時間也有限,白日夢旅行能否做到快速響應,如何最大程度的保障用戶需求得到滿足?用戶看上一個項目卻訂不上,不是一個開心的體驗。

孫博的計劃是,先依靠現有資源磨合出旅行設計行業標準、地接篩选和培訓標準,搭建好可以保障產品品質的框架後,最終還是要向 P2P 模式轉型,解決量的問題。

你覺得可行嗎?

(本文經合作夥伴虎嗅網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給馬雲馬化騰做過私人定制,她新創的白日夢旅行,未上線就拿到900萬天使投資;頁首圖片來源:pixaby, CC Licensed。)

──

  • 延伸閱讀

真心拋棄 TripAdvisor!「Google Trips」輕鬆一鍵旅遊行程規劃完畢
旅遊大佬皮皮挫?Uber 推出城市生活指南服務「Uber Life」,搶食旅遊業大餅
體驗是門好生意!KKday 持 450 萬美元A輪資金要做東南亞第一大旅遊體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