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的年度駭客松「太空 App 挑戰(Space Apps Challenge)」堪稱全球最盛大的駭客松,目前已經舉辦了四年,去年在一百三十三個場地吸引了高達一萬四千兩百六十四人參加,於短短四十八到七十二小時內使用 NASA 提供的資料數據庫設計出一款 App。一個在多哥洛美(Lome, Togo)的隊伍建立了一個潔淨水地圖 App,而在印度班加羅爾的某個隊伍設計了一個行動天文館,另一個在加州帕薩迪納的隊伍為太空人設計了一個口袋助理。

NASA 的年度駭客松每年都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參加者,但他們一直沒辦法鼓勵更多女性參加者加入。「每年的參加者有百分之八十是男人,」NASA 的開放式創新專案管理人,同時也是每年太空 App 挑戰的主辦人 Beth Beck 說,她注意到過了國中這個階段之後,駭客松女性參加者的數量就急遽下滑。

舉例來說,去年在多倫多的駭客松將參加者分為兩組,學生組和成人組。在學生組中,至少有一半的參加者是女生,她們像小蜜蜂似地成群結隊,在會場跑來跑去,積極接觸、學習不同的科技技術。然而在主要的會場裡,成人組的成員幾乎都是男人。

「我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這些女孩失去她們曾有的好奇心和熱情。」Beth 開始著手觀察各地的駭客松情況,試圖了解為什麼成人駭客松的男女比如此懸殊。她從歷屆 NASA 駭客松的紀錄中搜尋蛛絲馬跡、閱讀關於女科學家的文獻、訪問其他科學組織,幾個月後終於歸納出一些結論。

  • 女性需要從環境中尋求安全感

每年 NASA 都會創辦許多 App 挑戰活動,主題包括太陽能、地球、火星之路、太空站等等。起初 Beth 以為這些主題過於沉悶無趣,沒辦法吸引女性的興趣,然而她們試著設計了一些活動題目,卻沒有如預期地吸引到女性參加。

事實上,女性並沒有對特定主題比較有興趣或沒興趣,她們在乎的是在一個夠舒適、自在的環境,自由地探索、研究這些知識。Beth 表示,「女性會下意識地尋找代表安全和包容的信號,她們想要找到證據顯示,她們在這個環境會受支持、受尊重。」這些信號通常都很直觀:她們會在活動頁面上尋找過去女性參加者的照片、女性講者的名字或是女性主辦人。就算只是大會廣播時由女主持人負責或是特別提到女性參加者,也能讓女性感到安心。

  • 女性想要事前做好準備

另一個很有趣的發現是,勇於參加這些活動的女性通常希望能在前一天抵達會場,甚至是在前一天就組好參加隊伍。她們想要先熟悉活動現場的環境,並事前了解活動主題和相關知識。「這讓她們在活動當天會場被男人塞滿時,能更有自信。」Beth 解釋道。

根據這項觀察,NASA 開始在駭客松前一天舉辦數據工作坊,且特別鼓勵女性參加者出席。去年,NASA 在紐約舉行了駭客松事前說明會與工作坊,強調他們的核心概念是注重多樣化的背景與經歷。在說明會後,有針對寫程式、建立模型、取得與運用數據和描述概念的簡單工作坊。

這個訓練活動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參加者都是女性,而她們全都留下來參加隔天的紐約駭客松,佔了所有參加者的一半,那年的男女比是史上最平均的,也因此,NASA 今年會在全球四十九個不同的地點舉辦類似的營隊。

  • 女性需要完善的孩童及幼兒照護規劃

對男性而言,駭客松是他們閒暇時間的興趣和活動,但 Beth 的調查顯示,許多女性除了工作之外,還有其他的家庭責任需要處理,讓她們沒辦法隨意參加駭客松。不只是在家庭觀念保守、認為科學屬於男性的開發中國家才有這個問題,即使是在美國,在提供孩童照護規劃的活動,比起其他類似的活動,女性參加者的數量多上很多。

  • 女性想要感到她們有所貢獻

NASA 的駭客松開放給所有各項專業領域的人參加,不侷限於會寫程式的工程師。Beth 發現,多數男性參加者會單單因為對太空有興趣而參加活動,儘管在現場時他們只能提供想法而無法實際動手做。

相反地,女性參加者希望能夠有實質的貢獻,她們想要確定自己擁有的技能能在活動中有所發揮。為了給予女性發揮非工程實力的舞台,Beth 在每場活動都清楚地表明,每個隊伍都需要一個口條清晰的講者,來解釋、分析他們所設計的 App 的價值和目的。

這樣一來,無論會不會寫程式,女性在團隊中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角色。Beth 表示,「只要她們有機會去體驗駭客松活動,她們就很有可能在之後去學習寫程式,然後帶著更多專業技能和實力回來參加下一屆。」

Beth 到目前都還在致力於提高駭客松女性參加者的比例,不過已經小有成果,她的努力也在去年激勵了兩個開羅的女學生。這兩位開羅女學生在她們參加的某次駭客松中,注意到主持人特別向會場中的女性喊話,她們因此想要在開羅舉行一場類似的活動。然而,她們的教授回絕了她們的提議,說女性不被允許這麼做。

收到她們的提案信後,Beth 親自回信鼓勵她們著手籌備活動。那場開羅活動最終成為全世界最盛大的太空 App 挑戰,光是當地就有七百個參加者,還有三百個人在候補名單上等待機會。「許多有能力的女性都聽過反對女性發揮實力的聲音,說她們做不到,」Beth 說,「但其實只要願意支持她們,告訴她們『妳們就是我在尋找的人』,女性也能完成令人欽佩的大事。」

(資料來源:FastCompany;圖片來源:Jan KrausBenjamin HornCorinnepwTechCrunch,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

到底是駭客松還是創業松?台大駭客松引爭議
想學 Coding?不妨從駭客松看看哪種「程式語言」最受歡迎
改革招聘過程,矽谷最新面試法:辦場駭客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