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談談工業 4.0】桃機淹水我們需要的不是 g0v,是政府「自動智慧」4.0 進化

6236190779_81d3720596_z

責任編輯:鄒家彥

「為什麼要搭飛機的人,無法收到飛機延誤或停飛的訊息?」

這篇文章,我想從這個問題開始探索。

  • 誰來通報?交通部?科技部?還是 g0v?

依現有的資訊技術,辦不到嗎?答案是辦得到。技術細節不詳述,簡單來說,如果我們可以收得到地震簡訊通報,那麼水庫洩洪、颱風引發的自來水濁度激增、核災通報或因災難導致機場停飛等,從資訊技術的角度來看,即時通報不會是辦不到的事。

桃機淹水那天,桃機周圍的交通成為所有人的惡夢, 自由時報報導 :「進出機場的地下道淹沒,國道二號往機場方向封閉到下午四點多才通車,民眾被迫改走台四線,國道二號、台四線因此塞爆,許多人在路上無法動彈長達三、四個小時,要趕往機場搭機、接機的民眾急得跳腳。」

為何淹沒?

中央社說 「機場公司將矛頭指向埔心溪溪水暴漲並夾雜垃圾,倒灌機場排水系統釀災;但桃園市政府隨即提出埔心溪水位監測反駁,雙方隔空互槓。」自由時報說「桃園市長鄭文燦反擊聲稱,埔心溪並未溢堤,應該是桃園機場正在進行的滑行道修復及排水工程興建未臻完善,才造成排水路溢流。」

我們先假設兩者真的都出了問題,如果重來一次:

一、溪水水位即時監測數據,能不能夠開放上網?能不能建立資訊自動監測與通報機制?
二、淹水之前的雨量預報資訊,由誰負責將此資訊與排水工程可能產生的風險連結在一起?

當淹水已成事實,通知就是義務。我們要思索的問題是,在分工上,由誰負責把航班資訊通報給所有乘客與轉運交通單位,比較適合。交通部?科技部?科技會報辦公室?科技政委?資策會?中華電信?桃園市政府?機場公司?航空公司?旅行社?還是 g0v?

  • 需要的不是 g0v,是政府朝「工業 4.0」自動、智慧化的特質全面進化

台灣擁有活躍的科技民主黑客動能,g0v 社群過去幾年成為政府科技進化的重要支援者,然而 g0v 不會等於 GOV,g0v 所彰顯的底層民主力量,並不可能代替政府的所有功能。政府不要再假設 g0v 應該或可以搞定這些,上述問題看似是資訊問題,其實是政府在資訊時代的適應與進化問題。 這是為什麼全球主要先進城市和國家,都設置一個直接向總統、總理或縣市長報告的數據長或資訊長職位。我要更進一步提醒: 請不要過分簡化地把責任丟給科技部部長、資訊局長或電腦中心主任。

納入另一個看起來不相關但實際本質完全相符合的趨勢概念: 工業 4.0。工業 4.0 不只是製造業的轉型升級,「讓飛航旅客即/及時收到停飛或應變訊息」這樣的問題,其實就是工業 4.0 的雛形與發展的第一課。這絕對是全國性的重大方向,要由總統、行政院長與各地方首長及民間創新力量通力合作,才有可能抓住這個趨勢浪潮。

根據聯合報報導 ,行政院長林全上任前曾說:「 物聯網和智慧性產業、機器人等,整體來說被稱為工業 4.0,對台灣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過去幾次工業革命主要是西方國家的成就,但隨著這次智慧化的產品出來後,台灣站在比較有利的條件,不能錯失歷史機會,未來台灣一定會在工業 4.0 周邊產業努力,帶領經濟在下個世紀變得更好。 他在 5/28 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時又說:「 亞洲係矽谷計畫是非常重要計畫,關係到下個世代的產業發展。政府在推動這項計畫前也關注到全球產業發展,包括互聯網、材料等高科技的智慧化結合,讓生活、生產製造都具備自動化、智慧化的特色,這也將改變人類生活、產業與發展,有人視為『工業 4.0』。

即時資訊的連結與分析,是工業 4.0 的重要環節,政府的進化也包含其中。在公共管理層面,我們很容易就能羅列出大量應該要進化的項目:紅綠燈號誌資訊、車流資訊、公共運輸班次與運量資訊、停車位資訊、雨量資訊、淹水資訊、河川水位資訊、工程進度資訊、工程發標資訊、政策審議資訊、毒品犯罪資訊、幫派火拼資訊、行政區業種業態資訊、行政區人口資訊、行政區醫療病床資訊、老人安置中心數量與評鑑資訊、嬰幼兒托育中心數量與評鑑資訊、租屋與空屋資訊、職業與通勤模式資訊、道路與管線鋪設資訊、商業用電資訊、家戶用電資訊、餐廳與飲料店分佈與營業資訊。

下一個世代的進步政府部門組織型態,是能夠順暢的將上述各種資訊,依據不同意義與價值,授權給不同單位不同程度地應用,更進一步分享給其他相關單位。依據決策與政策目標,將資訊分別就即時性、關聯性、開放性等,將公部門與私部門,公部門與公部門之間的資訊流做一分散式、精準的整合與應用。

  • 邁向工業 4.0,先解決政府失靈

回頭來看桃園機場淹水事件,現在的政府組織運作,為什麼包括雨量、水位、淹水、停飛等資訊,無法開放與即時流通?跨部門跨單位跨領域無法順利協作、溝通、決策、應變?既然這不是資通訊的技術問題,那麼只可能是政治問題。在因果上,我們很容易看出這樣的邏輯:要邁向工業 4.0,可能要先解決政府失靈。

工業 4.0 背後的精神,是分散式決策,各組織或單位依據足夠的資訊來合作。尤其需要重新設計民官合作的機制。

傳統的官民合作有幾種模式,包括:招標、共同籌組事業單位、BOT 等。排水工程要招標、航班資訊系統要招標,悠遊卡公司官民合資、中華電信官民合資,高鐵 BOT、機場捷運 BOT、大巨蛋 BOT。傳統的官民合作,習慣上硬下軟,是由上而下的「硬上模式」,這種方式無法順利銜接民間創新與需求變化的速度,更來不及整合多元跨界的解決方案,而且假設所有公務體系中的每一位公務員,都要具備完美無缺的智慧遠見與執行能力,最終導致我們只能擁有一個怕事、寧可不做也不犯錯的僵屍化政府。

新的官民合作模式,要包括但不限於招標、BOT、與官民合資等形式。直接民主,或審議式民主,很有可能是答案。政府不夠開放,開放資料只是第一步,開放決策、開放民主審議制度,才有辦法讓民間的力量與政府的力量妥善的合作。

  • 人民選擇了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個字:解決問題

我們重新設定一開始的問題,把 why 改成 how:「要怎麼做,才能讓所有要搭飛機的旅客,收到飛機延誤或停飛的訊息?」「要怎麼做,才能夠讓雨量激增、還沒淹起來前,就啟動應變措施,讓行李緊急收置、將機場乘客疏散至安全舒適的區域?」「要怎麼做,才能疏導與安置前往機場搭機或接機的人民與車輛?」這需要有意識地辨識數據的意義,跨單位數據流即時拋轉或索取機制的建立,利害關係人(包括人民)決策機制的更新。

列出幾個角度切入:

一、負責單位可能要是新的,不一定是新的就好,但依經驗,舊的單位經常無法承載新的觀念,如果既有的單位能夠有效地引入新觀念,也不是一定不行。

二、由上而下、命令式的跨部門溝通協調,可能是不夠的。新的挑戰與目標是多發性的,需要每個單位都有足夠的能量、夠低的阻礙,自發性根據自己手上的問題找尋解方,不只橫向溝通,還要上下左右溝通。

三、設定目標吧。我們大多贊同「創新、就業、分配」是正確的方向,小英總統也在就職演說中邀請全民一起努力。但沒有目標,即便我們對核心價值有共識,心中的目標不同,也很難同步前進。不要害怕政治支票跳票,不一定要給我們 633 般的保證,但明確的目標,是人民和政府合作的必要前提。

系統、決策、政策審議,彼此的開放與連結是關鍵。

industry4-1121

(首圖來源:diametrik, CC Licensed;未經科技報橘同意轉授權,不得轉載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