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reen Anderson 主持自己的脫口秀 Doing What Works 迄今已有八年了。在這八年的主持生涯中,從沒有其他嘉賓能像來自美國亞特蘭大的 Susan Bennett 那樣能讓他感到興奮。

你或許會因為 Susan Bennett 是 iPhone 里 Siri 的音源而知道她。去年秋天,Anderson 和她取得聯繫,後者親切地接受了訪談。下文便是這場訪談的實錄。

02

Anderson:很多人都覺得自己認識你,這會會讓你感覺很古怪嗎?

Susan Bennett:我很久以前就在從事旁白配音工作。我從來沒追求,甚至沒有想過獲得名聲,所以現在有了名氣之後,有時候是會覺得怪怪的。

Anderson:對我來說,叫你 Susan 都讓我感覺怪怪的。我一直在克制叫你 Siri 的衝動。我知道「Siri」是挪威語,意思是「漂亮的、助人致勝的顧問」。你有聽說過這種說法嗎?

Susan Bennett:聽說過,就是一名能幫你取得成功的漂亮女性。但是我更願意把真正的 Siri 稱作一隻能告訴你該何去何從的精力充沛小雞。

Anderson:如果我沒記錯歷史的話,Siri 這個應用是一位挪威工程師開發的。

Susan Bennett:沒錯,是 Dag Kittlaus 以及其他兩位工程師,Tom Gruber 和 Adam Cheyer。

Anderson:據說你當時並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為了創造 Siri,真的是這樣嗎?

Susan Bennett:是真的。我認為差不多在 21 世紀開始的時候,所有的電子檔案就開始積累了,並且我在 2005 年就給他們錄製一些基本詞彙了,這些詞彙後來被收錄到 Siri 中。我整個 7 月都在忙著錄製詞彙——每天 4 小時,每周 5 天。那時候,我的雇主是一家做在線訊息的公司,而在線訊息也是我一直在堅持從事的工作。這可以說是一項很有趣的全新內容。他們錄製很多短語和句子,但是奇怪之處在於,他們所做的工作僅僅是把所有聲音都揉合到語言中去。我知道這些聲音是要用到通話系統中的,但是我並不清楚,它們怎會被成千上萬的手機所使用。

Anderson:你還記得你是怎麼發現自己的聲音變成 Siri 的嗎?

Susan Bennett:我記得很清楚。Siri 是在 2011 年 10 月 4 日發佈的,有一位配音界的同行給我寫郵件道:「嗨,我們正在用新 iPhone 玩 Siri,這個不就是你的聲音嗎?」我一邊心裡想著「怎麼回事?」,一邊上 Apple 官網聽了一下 Siri,意識到:「啊,這確實是我說話的聲音啊。」一方面我有點驚恐,因為沒有人事先告知我。這真的是讓我十分驚訝。另一方面,我又感到有些受寵若驚,我們全家用的都是 Apple 的產品。

Anderson:我想,從法律角度,可以說 Siri 的聲音完全是你的聲音。

Susan Bennett:不是猜想,正是如此。

Anderson:人們很疑惑的一點是你究竟年紀多大。

Susan Bennett:我的年齡比大家想的更大一點。這其實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我不大想提及這些。我要說的是,我 104 歲了,不過就這個年齡來說,我保持得還不錯。

Anderson:很多人發現,問 Siri 零除以零等於多少,會很有趣。你還知道其它有趣的事情嗎?

Susan Bennett:這你就得問程式設計師們了,我只是負責獻聲而已。

Anderson:當你出門的時候,人們會因為你的聲音而認出你嗎?

Susan Bennett:就在今天受採訪的幾周以前,我有一次被人認出了。我和一位銀行家聊天,他說:「孩子,你的聲音聽上去真的很熟悉啊。」我認為他是唯一一個聽出這一點的人。我平時說話的聲音要比你在 Siri 聽到的聲音要更高一些,當然這也和情境有關。人們往往只是在手機裡聽到這個聲音,卻沒有想到能在真人口中聽到。

事實上,有一年的萬聖節,有個小孩子到我家門口跟我說:「你好,我的鄰居說你就是 Siri!」我回答道:「沒錯,我就是。」小孩說:「但是你聽上去不像啊。」我就壓低了自己的嗓音,用 Siri 的聲音說道:「現在像了嗎?」

Anderson:你自己會問 Siri 問題嗎?

Susan Bennett:一般不會。我問過 Siri 幾個問題,但是我才問了幾個問題,它就委婉地戲耍了我,所以我就沒有用它了。

Anderson:你還記得自己問了什麼嗎?

Susan Bennett:我說了:「你好啊,Siri,你在做啥咧?」它用不耐煩的語氣回答我:「我在和你說話啊。」我就想:「好吧,抱歉打擾你了哦。」

所以,我不記得我說什麼了,我此後也就不和 Siri 說話了。這太奇怪了。我已經習慣於在收音電台和電視廣告中聽到我的聲音,但是在一台小小的智慧型手機裡聽到我的聲音,未免也太奇怪了。

Anderson:Siri 的聲音是否在某些方面改變了你?

Susan Bennett:這對我來說是一生的問題。我不是那種外向的人,但是一夜之間家喻戶曉,這對我來說還需要一段時間調整。因為很多人來信傳遞給我積極的訊息,讓我感到自己很幸運,但是我確實還需要時間去適應。不過我依然獲得非常好的機會。

Anderson:人們會在 Google 上搜索「Siri 的配音、熱搜榜前十、David Letterman」(譯者注:David Letterman 是美國娛樂類深夜聊天節目的主持人),那麼在 David Letterman 的節目中,你有什麼體驗嗎?

Susan Bennett:他們希望我飛到紐約,不過我當時才從紐約回到家,正準備去洛杉磯。所以我建議他們允許我在我家的小房間裡錄製節目,並且確實這麼做了。David Letterman 在節目中表現得有點浮誇。他有點嚴肅,覺得就像是在念台詞一樣,因為我本人並不在現場。不過他的表現使得我雖然沒有在現場錄製節目,但也沒太大影響。這確實挺有趣的。

Anderson:你最喜歡的節目是什麼呢?

Susan Bennett:我喜歡 Queen Latifah 的節目,節目很有意思,而 Latifah 也是個很棒的人。

Anderson:現在,還有什麼重要的內容我們沒有提到?

Susan Bennett:嗯,我想很多人知道 Siri 的聲音其實是真人獻聲的事實之後都會覺得驚訝。我想,大多數人們都以為所有的聲音都是機器生成的,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雖然我們正在往那個方向靠攏。

Anderson:關於 Siri,你認為有什麼是需要我們謹記在心的?

Susan Bennett:Siri 確實很不錯,但是它並非人類。別忘了多和你最喜歡的人聊聊天。

Anderson:這就像我們一位朋友所說的,我們可以用手機掌握世界上的所有知識,但我們卻使用它看貓咪影片。

Susan Bennett:這很奇怪,因為年輕人確實不知道如何使用手機以外的方法去學習。他們沒有意識到,過去學習知識有多麼困難,當時只能去圖書館。

(本文獲合作夥伴 TECH2IPO 授權刊登轉載,原標題為〈当 Siri 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