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被各界大力撻伐的「22K」方案險些重出江湖?近來媒體報導,教育部研擬的「31K」方案,解決年輕人低薪問題,但教育部澄清,此方案是要從企業端建立良好的實習機制,歷經 1 年跨部會討論,今年 5 月 3 日被勞動部否決,並無今年 8 月上路等相關時程規劃。

  • 31K 方案 =「補助企業提供實習及聘用方案」

教育部所研擬的「補助企業提供實習及聘用方案」,目前鎖定工程、電算機、設計三大領域學生,與企業協商提供實習、聘用 2 階段補助,而就業補助門檻起薪要求至少 3 萬 1520 元,被稱為31K 方案。

「31K」方案將分成兩階段補助,第一階段學校和企業共同辦理半年以上實習,企業若幫學生完成實習,每生可獲 2 萬元補助,但實習月薪至少需有基本工資待遇(月薪 2 萬 8 元);第 2 階段則是企業聘用實習生,每聘 1 人且月薪達 3 萬 1250 元以上,企業可再獲得一筆補助,一樣每人 2 萬元。該方案規劃每年補助 5 千人,年需 2 億元。

新方案遭外界質疑「31K」方案將會重蹈「22K」方案。教育部過去曾推動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方案(22K 方案),但被批評是青年起薪倒退的罪魁禍首。根據勞動部統計,台灣 2015 年大學畢業生起薪約 2 萬 7655 元、專科 2 萬 4824 元,外界大多認為,造成社會新鮮人低薪的主因是 2009 年推出的「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方案」。教育部澄清,此方案今年 5 月 3 日已被勞動部否決,並無今年 8 月上路等相關時程規畫。新政府上任後,相關方案尚未進行充分討論,後續教育部會秉持照顧年輕人精神,重新檢討各項措施,希望提升青年學子就業核心能力。

和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認為: 有心接納實習生的企業平時就會做,不會因政府推出補助就增加,且 31K 的起薪對工程、電算機領域來說偏低,可能造成 22K 的效應;企業愛用「自發性學習」的人才,學用落差應靠學生有心去多學東西。

教育部技職司長馬湘萍則表示,因為教育部只能補助學校,但實習很重要的在於企業端,能否配合至關重要,但提案未獲勞動部正向回應,並在今年 5 月 3 日的被勞動部相關基金會議上遭否決,未來仍會努力,或利用其他跨部會整合平台,爭取相關經費,但目前並無今年 8 月方案上路的打算。

總體來說,「31K」方案確實具有許多爭議之處,首先為什麼僅針對工程、電算機、設計三大領域?其次,起薪僅有31520 是否符合真正的市場行情?政府補助企業是真正優惠於實習生?還是變相地協助企業降低取得新人力的成本,便於有效抑制資深員工的加薪訴求?種種疑慮未來仍需新政府部門與企業多作協商溝通,謹慎考慮比較得失,有效化解民間多方疑慮,適時調整再推行上路較為妥當。

(參考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自由時報東森新聞雲 、翟本喬 個人臉書;圖片來源: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未經同意請勿轉載,合作夥伴則不在此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