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投資人請睜大眼睛!新創公司宣稱自己「盈利」時,這時你該「當心」了

以按需服務(On-demand service)為代表的創業公司越來越傾向於給投資人呈現一組漂亮的數據以證明其業務是可持續發展的,但是投資人買單嗎?

13553755803_1e8939c219_z

去年九月,外賣訂餐服務 SpoonRocket 燒光了所有的錢,SpoonRocket 創辦人最初還用激進的擴張計劃和高速增長的業務願景吸引投資人,但是去年年初,當 SpoonRocket 計劃進軍聖地亞哥和西雅圖市場的時候,整個融資環境已經改變了。風險投資人VC)更加看重盈利,而非增長空間。

幾個月後,SpoonRocket 便退出了新的市場,專注於提升已有的市場。「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們就像『我們得創造利潤!利潤!利潤!那麼我們就向投資人展示我們是可盈利的。』」SpoonRocket 聯合創始人和首席技術官 Anson Tsui 說。

按照常規的經濟學定義,SpoonRocket 的業務是不可能盈利的。然而 SpoonRocket 最終計算得出「邊際貢獻為正」的結論,這意味著其銷售的每件商品——即送達顧客的每單外賣——的價格高於生產、分發的費用。顯然,這就留下了一定的利潤空間。Tsui 表示 SpoonRocket 的定義包括食物成本、送外賣人員工資、餐具、食物損耗、分發中心租金和一定的市場費用;除去了顧客服務費用、總部員工工資、辦公司租金和司機端的營銷。

經過一系列小心翼翼的數學運算後,SpoonRocket 的每單外賣邊際貢獻為 0.5-1 美元,接著公司創始人便向投資人展示這一「里程碑式的成就。」「我們向投資人展示了這些數據,他們的反應是『天啊!你們花了 1300 萬美元,從每單外賣中擠出了 1 美元的利潤?』」Tsui 回想道。

今年三月,SpoonRocket 宣佈倒閉,將部分資產轉讓給了巴西一家外賣公司。

從 2014 年起,按需服務(On-demand service)創業公司迎來融資潮,而現在,投資人已經開始撤離。市場研究公司 CB Insights 數據表明:按需服務創業公司融資額連續兩個季度下跌,儘管這一領域的競爭愈演愈烈。為了向猶豫不決的投資人展示業務是健康的,這些創業公司恨不得向全世界宣佈他們的業務可以(或很快就可以)盈利——當然,「盈利」這個詞還得好好定義一下。

Fta7fh_WX2Kc_0-7SCFecBnEsFGT

  1. Uber 稱今年第一季度在美國和加拿大市場實現了盈利。
  2. Lyft 稱「公司在走向一條清晰而又明確的盈利之路」。
  3. Postmates(按需服務快遞公司)稱在 2017 年底將實現盈利。
  4. Airbnb 則表示盈利「無需太久」。
  5. 在三月份的 YC Demo Day 上,很多創業者甚至強有力地表示「我們已經實現盈利!」

科技創業公司越來越傾向於使用一些非常規的財務指標,儘管按照通用會計准,這些數據也是可接受的。迫於監管和投資人的壓力,亞馬遜和 Facebook 開始把員工股票補償從業務數據中分離出來。LinkedIn 和 Twitter 的數據仍然不包含權益資本成本。

同樣地,當 Uber 稱已經實現盈利的時候,其實 Uber 是剔除了給予員工的股權、利息和稅收。其競爭對手 Lyft 則未對「清晰而又明確的盈利之路」做出詳細說明,何時,通過什麼方式達到這一目標更是無從得知。Airbnb 同樣對可實現盈利的言論未予置評。

有些創業公司依據不同市場分開統計業務數據,表明在某個城市或者國家業務數據成熟,而且具體計算方式可以依情況而變。Instacart(在線百貨店,主打一小時送達)告訴彭博社稱 Instacart 在最大的市場已經實現了盈利,而且 40% 的業務是可盈利的。隨後,該公司解釋稱這指的是毛利潤,而這通常僅限於直接成本,如供應鏈和配送員費用。Instacart 的計算方式剔除了很多其他項目,如顧客服務、總部員工薪資、租金以及招募員工的成本。儘管如此,Instacart 還是表示平均下來,其業務毛利潤在所有的市場中仍為正。

Luxe 是一家提供按需代客泊車服務的創業公司,該公司表示目前在某些城市已經實現盈利,但是具體是哪些城市則閉口不談。Luxe 所定義的「盈利市場」指得是毛利潤,除去了總部運營成本。快餐配送平台 DoorDash 則稱其現金流為正僅限於「早期市場」,其中包括顧客服務、員工薪資,但是不包括總部租金和運營費用。

在如今嚴峻的融資環境下,有一套可持續發展的業務模式能夠帶來一個好的開始。Sean Behr 表示,他創辦了舊金山 Zirx 公司。「見投資人的時候,他們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們已經實現盈利了,我們一定得見一面,』」 Behr 說。「這也是再想現有員工和潛在的員工表示『我們公司不會倒閉,我們會活下來,你們應該對公司的發展充滿信心。』」

Behr 的公司的業務模式最初也是按需代客泊車服務,與 Luxe 相似,但是在斷定這種業務模式難以持續後就轉變了業務模式。Behr 表示本月毛利潤將首次為正。

「你可以一直說『如果不包括 X,我們是可盈利的,』」Behr 說。「但是無論你用多少種方式聲稱可盈利,只要你的銀行賬戶數字最終不及剛開始的時候,那麼就是失敗的。」

(本文獲合作夥伴 TECH2IPO 授權刊登轉載、更改標題,原標題為〈赤裸裸的欺骗?换个说法,任何创业公司都可实现「盈利」〉,圖片來源:CC Licensed,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