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要了解台灣鴻海集團(Foxconn Technology Group)如何有勇有謀地 勝過有日本政府撐腰的競爭對手,以 3888 億日圓(35 億美元)拿下 Sharp, 就得了解創辦人郭台銘的兩個特質:他不達目的不罷手,而且是絕不罷手。

郭台銘四年多來一直熱烈追求 Sharp 這家日本最大的 LCD 製造商,他的製造王國為蘋果生產 iPhone,為 Sony 生產 PlayStation 4。他克服了根深蒂固的文化阻力;打敗了在政界擁 有深厚人脈的產業革新機構株式會社(Innovation Network Corp. of Japan, 簡稱 INCJ)。最後塵埃落定,

郭台銘談判時的強勢作風及不屈不撓的毅力為鴻海打開了收購 Sharp 66% 股權的大 門,這筆交易對日本企業也具有高度的象徵意義。「這是一宗具有風向標意義的交 易,」日本董事會董事訓練中心(Board Director Training Institute of Japan)的代表董事本內斯(Nicholas Benes)表示。「我覺得,有人後來可能醒悟到,明明還有鴻海這個條件更好的提議,他們卻打算亂花納稅人的錢,這不僅對外國投資者是個不良信號,對大選年中的選民亦然。」

現年 65 歲的郭台銘已經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他早年利用從母親那裡借來的 7500 美元開始創業,在 80 年代初首次大舉進軍美國市場。

Sharp 就更加古老了。該公司 1912 年由鐵匠早川德次(Tokuji Hayakawa)創立,公司名稱源於 Sharp 發明了一種始終保持削尖狀態的自動鉛筆。在電視和電腦時代,Sharp 因其對尖端技術領域的巨額下注而聲名顯赫。該公司投資 了平板顯示器,並率先開發了內置電子攝影鏡頭的手機。

後來,該公司貸款建設龜山和阪井的廠房,但由於 LCD 價格下跌,日元升值到二戰後高點,這項高達 1 萬億日圓的投資給公司帶來了巨大壓力,令其陷入困境。

2012 年 2 月,Sharp 表示,由於日圓走強、電視機需求疲軟以及來自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等對手的競爭加劇,公司預計將出現創紀錄虧損。兩個月後公司公佈財報時,虧損額激增了 30%。

「Sharp 希望成為老大,投資的螢幕也越來越大,最終失去了規模經濟效應,」Sanford C. Bernstein 公司的技術分析師莫伊爾(Alberto Moel)說。「他們做過頭了。」 過去四個財政年度,Sharp 虧損了 1.13 萬億日圓,嚴重依賴銀行接濟。

到了去年,該公司營運資金已極度緊缺,甚至無力進行保持競爭力所必須的投資。61 歲的高橋興三需要救援。INCJ 迅速成為一個主要競爭者。

這個投資基金由日本政府支持,素有拯救那些無法自救的日本企業的歷史。它將索尼(Sony Corp.)、東芝(Toshiba Corp.)和日立公司(Hitachi Ltd.)陷入困境的面板業務合併起來,創立了日本顯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 Inc.),也成為蘋果供應商,和 Sharp 形成了競爭關係。

INCJ 本希望與 Sharp 達成一個類似協定。今年 1 月,該基金提出一項邀約,擬向 Sharp 注資 3000 億日圓,同時出售資產,並從銀行獲得更多資金支援。INCJ 原計劃分拆 Sharp 的家電業務,將之與另一家受困企業東芝的家電業務合併起來。

但郭台銘插了進來。鴻海和 Sharp 的合作可以追溯到 2011 年,郭台銘早已覬覦 Sharp 的技術。若能獲得 Sharp 的 LCD 業務,郭台銘就可成為蘋果公司更加重要的供應商—並可能在與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蘋果打交道過程中獲得一定的話語權。

他提出了以大約 6000 億日圓控股 Sharp 的邀約。高橋興三對此不感興趣,至少在一開始的時候沒興趣。知情人士當時說,Sharp 傾向於接受 INCJ 的報價,儘管鴻海的報價更高。日方也一致認為,政府不會讓這樣一個重要的科技公司落入外國人手中。「INCJ 是『唯一』的選擇,」一位分析師當時表示。

郭台銘不肯放棄。1 月下旬,他飛到日本遊說政府官員,並與 Sharp 的董事會面談,還提高了報價。此外,他還向 Sharp 的債權銀行拋出了頗誘惑的提議:他願意向瑞穗金融集團(Mizuho Financial Group Inc.)和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 Inc.)支付總計 1000 億日圓,換取它們所持 Sharp 的一半優先股。而在 INCJ 的方案中,這些股票將被註銷,銀行什麼也得不到。

事實證明,銀行最終站在了郭台銘這邊。郭台銘與瑞穗行政總裁佐藤康博(Yasuhiro Sato)是朋友,兩人經常 通電話和發短信,這一點也許幫到了郭台銘。

儘管 Sharp 管理層一開始有所抵制,但在 2 月 4 日的 Sharp 董事會上,風向轉到了有利郭台銘的一邊,董事們要求公司認真考慮鴻海加碼後的報價。高橋興三出席了會議並表示,他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來考慮兩份報價。台灣大亨郭台銘不想等那麼久。他從在台灣進行的鴻海年度內部會議上抽身而出,飛返日本。三個星期後, Sharp 董事會批准了鴻海的報價,但也披露了 3000 億日圓的債務。

郭台銘可能很生氣,但最終並不會被嚇倒。在接下來的一個周末,高橋興三去了鴻海的深圳工廠,而律師和銀行家們則聚在一起評估或有負債的規模。

知情人稱,本月初,鴻海邀請瑞穗和三菱日聯的高層前往台灣,請他們幫忙應對 Sharp 的債務問題。該人士稱,這兩家銀行已承諾延長 Sharp 償還其 5100 億日圓信貸額度和貸款的期限,原本的最後期限是 3 月 31 日。

鴻海的支付總額很可能會高於 3888 億日圓。根據先前的協定,該公司曾表示將額外斥資 1000 億日圓,從銀行手裡收購所持 Sharp 的優先股。在剛剛公佈的交易中,任何一方都沒有提 及這一交易。知情人士上周說,鴻海會買下那部份股票,但將延遲付款。

Sharp 的發言人 Toyodo Uemura 不予回應。

現在,對郭台銘來說最困難的任務 出現了:他將如何解救一家長期虧損的企業? 3 月 30 日 Sharp 表示,其本財年的運營虧損將為 1700 億日圓左右。根據彭博彙編的資料,Sharp 還背負約 7930 億日圓的債務,規模是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的三倍多。

傑富瑞集團(Jefferies Group)的分析師戈亞爾(Atul Goyal)說:「通過談判,鴻海如願以償地拿到了較低的收購價。Sharp 唯一的其他選擇就是破產。」

(本圖文轉自合作媒體〈彭博商業周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