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年前,山寨的代名詞是「Made in Japan」,以至於那個時候很多日本企業為了掩蓋這個事實將「Made in Japan」改成「Made in USA」。回過頭來看,我們如今會去日本搶購電飯鍋,搶購馬桶蓋,以及日本的電子產品依舊在高端市場佔有一席之地說明瞭,日本的製造業早已經告別了當初粗制濫造的時代。

日本製造業的發展歷史,經常被拿來類比現在中國的製造業乃至整個產業的現狀,而且,歷史是驚人的相似,比如在山寨汽車這件事情上。

c01

上面是日產山寨了道奇,下面是陸風山寨了路虎。除了這個被媒體大量吐槽的陸風之外,諸如比亞迪和眾泰等車廠也是被人怒噴山寨的重災區。

c02

  • 走過了山寨機時代,還沒有走出山寨時代

在小米華為 OPPO 和 vivo 等國內智能手機大廠還不太紅火的時候,國內的手機市場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山寨機,這些來自中國南方的工廠用 MTK 交鑰匙方案做出來的山寨機讓人又愛又恨,看到的人覺得新奇好玩,各種腦洞大開驚世賅俗;用的人又苦不堪言,系統卡頓質量低劣。

如果從市佔率的角度來看,除了在前面的三星和蘋果之外國產手機在全球智能手機已經佔據了一半多的份額,而且手機質量和口碑也是呈向上趨勢,從這幾點來看,中國的手機已經走過了「山寨機」時代。

山寨機已經不多見了,小米魅族樂視榮耀等等品牌在千元機以下市場廝殺不斷,將山寨機的生存空間進一步擠壓。但是,山寨機偃旗息鼓,並不能代表其他產業的山寨行為也已經滅絕。而且國內智能手機大廠和山寨機劃清界限,不過偶爾還是有外觀雷同,官網視覺抄襲等等負面出現。

另外,在我瀏覽了一個叫「山寨手機網」的網站之後,也不由得感嘆一句,原來山寨機也在搞供給側改革,一批批可以以假亂真,做工精良的精仿三星 W2016,還有 Vertu Touch(還是鈦合金 + 牛皮材質)也告訴世人,山寨機也在升級換代。當然,這仍然是山寨。

c03

近日,兩個關於商標的訴訟案也將國內山寨大牌商標的事情推向公眾領域。新通天地公司在 2007 年 9 月 29 日向商標局提出註冊 IPHONE 商標申請,申請在國際分類第 18 類仿皮、牛皮、錢包、小皮夾、皮制繩索等商品上使用。

法院的判決認為,蘋果無法證明其所用的 iPhone 商標先於新通天地在 2007 年註冊 IPHONE 商標之前為中國大陸消費者所熟悉,並且法院還進一步指出,蘋果直到 2009 年才開始在中國大陸市場正式銷售 iPhone 產品。因此,新通天地可以在旗下的皮具商品上採用 IPHONE 的商標。

另一個類似的訴訟則是關於 Facebook,中國廣東省中山市的珠江飲料廠曾經在 2014 年註冊了 「face book」 這一商標,這家企業主要生產薯片或罐裝蔬菜等產品。而根據北京高級人民法院的最新判決,國內商標監管機構不應該在 2014 年授予上述這家企業這一商標,即這侵犯了 Facebook 公司的商標權。

根據中國國內的法律,如果一家跨國企業希望主張在國內的商標權,這家公司必須能夠證明這一商標和品牌在中國國內也有著比較高的知名度。所以,這麼看的話,Facebook 如今算是在中國有較高的知名度,而當年的 iPhone 則並不為人所熟知。

有時候,法律通過,並不意味著商業道德上的通過,比如陸風山寨路虎的事實擺在那裡,不過雞賊的陸風先於路虎在國內拿到了外觀專利。相比於國內媒體對於這一次 Facebook 商標案的事實性描寫,外媒顯然不高興了,即便這一次 Facebook 贏了官司。

在《金融時報》的文章中,他們提到了另一起中國的山寨事件,一個叫 Uncle Martin 的體育品牌在商標上幾乎複製了美國品牌 Under Armour。

c04

當然,國內明目張膽山寨知名運動品牌的又何止一個 Uncle Martin,其他的諸如喬丹、阿迪王、紐拜倫等等就早已經成為笑柄了。

當 Under Armour 在實驗室里用上了 3D 打印機、生態模擬室等高科技設備;花 1.5 億美元收購了運動鍛鍊追蹤應用 MapMyFitness,又分別花費 4.75 億美元和 8500 萬美元收購了熱量計數應用 MyFitnessPal 和歐洲健身應用 Endomondo 大舉互聯網和數字化;UA 為 NASA 和美國軍方特種部隊製造可以測定呼吸、心率、皮膚溫度以及加速度等數據的工具 E39 的時候,我們知道,還有很多東西是山寨不了的。

c05

再比如,我們還有用時 20 天快速山寨《爐石傳說》的國產遊戲《臥龍傳說》以及三周山寨《皇室戰爭》的《全民三國大戰》的「中國速度」,手游這個快錢行業催生的不要臉完全不亞於福建晉江的鞋廠。

我們是討厭山寨,還是討厭山寨背後的東西?

坦白說,把山寨這個具有中國特色的詞換成抄襲話,也是個足夠空洞的詞彙。而且,雖然歷史是用來銘記的,但是事實上大多數人的記性還是會忘記歷史,即便是日本,也沒多少人記得當年「Made in Japan」等於山寨的歲月。

現在當我們提起騰訊的時候,會談起騰訊改變當初山寨抄襲的種種改進,開始談張小龍治下的微信,談他的產品之道,談馬化騰捐出價值達 138 億的 1 億股騰訊股票做慈善,而很少有人會談起當初 QQ 山寨 ICQ 的日子。即,山寨可以用時間來洗白,也可以通過措施來挽救,更不是無法原諒的事情。

c06

可是,當我們談起山寨的時候,依舊面露鄙夷,特別是像上面這種《汽車人總動員》山寨美國的《賽車總動員》這樣的情況,當這件事被外媒報道之後,我看到不少的影評表示「作為一個中國人感到很羞愧」。

那麼不妨來談談另外一部電影神作《阿凡達》,不管是美術設計,還是故事大綱,或者精神內核來講,這部電影都充滿了像先賢們「致敬」的地方,美術上像英國藝術家羅格 · 迪恩的繪畫作品,某些設定像《天空之城》和《風之谷》,故事上更像《與狼共舞》或者《最後的武士》的外星版。

而且,導演卡麥隆也承認從這些地方獲得了靈感。只是這部電影太成功,足以載入史冊,這些「致敬」後者「獲取靈感」的行為能夠得到大眾的原諒和忽略。

同樣的,QQ 從山寨 ICQ 起家,然後逐步完善,在易用性上超過 ICQ,最終成就了騰訊帝國,也說明瞭這樣的情況,人們可以容忍山寨,但是無法容忍垃圾產品。

Facebook 也是類似,溫克萊沃斯兄弟聲稱祖克柏剽竊他們的創意,才有了 Facebook,現在的情況是,祖克柏如今家庭美滿事業成功,又轉型成為慈善家,幾乎成為一個無缺點的公眾人物。

不僅是《皇室戰爭》,Supercell 之前的神作《部落衝突》在國內也是有不少的山寨作品,不過兩三年之後,《部落衝突》依舊堅挺,而那些山寨貨都混不下去了,無不是開發能力和遊戲素質使然。至於那一批福建晉江產品的山寨鞋,之所以惹人生厭,除了山寨之外,還是因為質量不佳,設計拙劣。

某種程度來說,山寨的問題,和盜版類似,看上去是價格問題,或者道德問題,本質上是個「服務問題」,或者「產品問題」。在沒有監督的消費者選擇中,買好的產品,要比買「不山寨」的產品來得更為普遍。

日本走過了山寨的歲月,成為製造業尖端國家,這時常被認為是中國製造的樣板,不過面對無法預期的未來,愛範兒還是希望當下少一些不思進取的 Uncle Martin、《汽車人總動員》和《臥龍傳說》,多一些 Under Armour 逆襲阿迪,Facebook 來借鑒國內應用特性的故事。

(本文獲合作夥伴ifanr 授權刊登轉載、調整標題,原標題為〈其实山寨没那么讨厌,你讨厌的其实是这个〉,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