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桌遊創世神 Matt Leacock 的內心世界:「失控」是遊戲創作的核心

Pandemic(瘟疫危機是一款備受歡迎的桌面遊戲,有著簡單的規則和難以預測的謎題。自 2007 年發佈以來,它吸引了大量的業餘與專業玩家。 與其它桌面遊戲不同,Pandemic 是一款強調合作而非競爭的遊戲。 在遊戲中,玩家需要合作對抗病毒在全球的傳播。最近,遊戲創造者 Matt Leacock 接受 Eurogamer 網站採訪,談論了 Pandemic 的開發故事。

Matt Leacock 的遊戲設計經歷可以追溯到童年時期。過生日時,他收到的禮物常常是桌面遊戲。與其他孩子不同,Leacock 對桌面遊戲的要求很高,因此,他常常不滿足現有的遊戲。「我生日的最大亮點是得到一款遊戲,但是,當我開始玩的時候,總是會感到沮喪,」他說,「因此,我經常與叔叔一起打亂它,試著設計一款更好的遊戲。」

Pandemic-1

每年,他都會與自己的叔叔一起設計兩三款遊戲,後來,他開始單獨創作。在他的童年作品中,有一款主題為核裂變的遊戲。玩家扮演核反應堆里的亞原子粒子。這些粒子不斷碰撞分裂,試圖在數量上超過對手。「我喜歡這樣的想法:一些東西快速運動,逐漸脫離控制,」他說。多年後,這種想法影響了 Pandemic 的「病毒爆發」機制。

Matt Leacock 一直在創作遊戲,但直到 2000 年,他才嘗試去銷售自己的遊戲。在此過程中,他受邀參加了 Ticket to Ride 開發者 Alan Moon 組織的桌面遊戲聚會 Gathering of Friends。事實證明,這個聚會是《Pandemic》的關鍵實驗場所。多年來,Leacock 數次把遊戲原型帶到聚會上,獲得了許多有益的反饋。

Pandemic 還受到了 Reiner Knizia 的《魔戒》的很大影響。那款遊戲基於托爾金的奇幻史詩。「我非常驚訝的是,一款合作型的遊戲能夠擁有精彩的劇情和非常強的吸引力。」Leacock 回顧說,「我想要知道的是,我是否能創作出這樣的遊戲。我將其視為一種桌面遊戲算法,一種激發玩家感情的方法。而且,它僅使用了紙張和卡片。」

pandemic-2

 

Pandemic 最初的發行並不是很順利。當 Leacock 向發行商推銷遊戲的時候,聽到了許多反對的聲音。「一些發行商說,他們永遠不會銷售一款名為 Pandemic 的遊戲,因為這個主題太讓人不舒服了。因此,有一段時間里,我把遊戲的名字改成了 Global Outbreak(全球爆發)。不過,當我向 ZMan 公司推銷遊戲的時候,那裡的人說,‘你想給它起個什麼名字?’ 我說是‘Pandemic’,然後他說,‘好,我們就這樣命名它吧。’」

2007 年,Pandemic 的第一版發佈,立刻獲得了很大的成功。隨後,Leacock 又設計了一系列的擴展包,其中「On the Brink」很受歡迎。那個擴展包增加了一名「生態恐怖分子」,任務就是對抗其它的幾位玩家。當 Pandemic 的發行商 ZMan 被收購後,Leacock 又接連設計了幾款 Pandemic 的衍生遊戲,包括備受好評的 Pandemic Legacy。這些遊戲均取得了不錯的銷量。

pandemic-4

雖然在遊戲設計上獲得了成功,但 Leacock 一直沒有放棄自己的工作。直到 2014 年,在創作 Pandemic Legacy 的過程中,他才決定成為全職的遊戲設計師。如今,在創作 Pandemic Legacy 第二季的同時,他還與 Pegasus Spiel 合作開發賽車遊戲,並且給另一款合作型遊戲 Thunderbirds 開發了三個擴展包。

(本文獲《ifanr》授權刊登轉載,原標題為 〈桌游《Pandemic》开发者:我喜欢构思以失控为主题的游戏 〉 圖片來源:Eurogamer CC Licensed,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