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拍張照片,6 年前的路人就能找到你!一款太強大的人臉辨識 App 嚇壞了俄國社會

4545786174_8c13ebcfe3_z

上月,一位名字叫做 Andrey Mima 的俄羅斯軟體開發者宣佈,他可以僅憑 2010 年自己拍攝的一張照片上的兩位女士的臉而跟蹤到對方。Mima 在俄羅斯的 Facebook—Vkontakte 上面發表文章稱,他是借助了一款名為 FindFace 的臉部識別 app。他所需要做的只是輸入那張照片,然後 FindFace 的臉部識別軟體就能做完剩下的事情,掃描 Vkontakte 上面公開的照片然後找到那兩位女人,讓他最終得以把自己拍攝的那張照片發給對方。

Mima 把這款應用稱為「找人的 Shazam(聽音樂辨歌名的應用)」。

在文末 Mima 簡要概括了這項服務對隱私的潛在影響並提出了一點小小的警告。不過總體而言他還是推薦 FindFace 的,並且讚揚了它的效率。

當時 FindFace 大概才推出 1 個月,但結果證明,在此期間這項服務變成了一場十足的隱私災難。

比如說攝影師 Egor Tsvetkov 在聖彼德堡拍攝了陌生人的照片後就用 FindFace 去搜人,結果表明,這款應用以圖找人的成功率達到了 70%。Tsvetkov 沒有正面回覆自己的這個項目是否引發潛在危險,只是說「我覺得我應該看看事情會如何發展。」

到了 4 月 初的時候,這款應用變得更加危險。俄羅斯版的 4chan(言論自由度很高的公告板)Dvach 的會員瞭解到 FindFace 開始用它來找俄羅斯的色情演員。

表面上看,FindFace 似乎可以幫助大家找朋友。它的邏輯是這樣的,只要你找到了某人的一張照片,你就可以找到對方的社群網路檔案,然後瞭解到對方更多的東西,在做好功課之後再想辦法跟對方交朋友。這種基於社群網路公開資料的商業模式似乎沒什麼恐怖的。

FindFace 創始人 Maxim Perlin 說公司會竭盡所能保護 Vkontakte 用戶受到譴責惡意行為的侵犯。但是他也承認,對於服務被惡意使用他們實際上並不能做什麼。

FindFace 令人擔憂的地方在於它的匹配的有效性,而這個實際上跟 FindFace 團隊關係並不大。識別陌生人臉部的高成功率是由於 FindFace 使用的臉部識別技術演算法,那是由一家知名度不高的莫斯科初創企業 NTechLab 開發的。

NTechLab 是由 Artem Kukharenko 和 AlexanderKabakov 在 2015 年 成立的,前者是一名電腦科學家,後者則是一位前數位通信顧問。Artem 進入深度學習領域已有超過 10 年的歷史,曾經為三星和莫斯科國立大學電腦圖形和多媒體實驗室工作過,後來他遇到了 Alexander,兩人覺得,開發技術通過看臉來找人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他們似乎已經成功。去年 12 月,在華盛頓大學舉行的 MegaFace 臉部識別挑戰賽中,NTechLab 的演算法擊敗了 Google 等參賽者。這項賽事的資料集很龐大,有超過 2 萬名用戶的 50 萬張照片—NTechLab 的識別成功率大概是 73%,而 Google 的 FaceNet 是 71%。

挑戰賽的負責人,Ira Kemelmacher-Shlizerman 和 Steve Seitz 兩位教授此前從未聽說過這家公司。他們對這家新創企業做得那麼好感到驚訝,但因為競賽的規則要求,沒人知道 NTechLab 是如何取得這樣的結果的。

當詢問 NTechLab 其演算法機制時,他們的回答也是毫不奇怪的含糊。

我們發現了神經網路一種特殊類型的內部結構,這種結構十分適合於臉部識別任務。然後我們還發現一些特殊的技巧可以簡化網路的訓練過程,最後我們用 200 萬張照片訓練了我們的演算法。

FindFace 是作為先行者,因為其創始人跟 NTechLab 的創始人是朋友。據稱 FindFace 已被下載了超過 40 萬次。現在,雙方打算進一步深化合作關係。

但是 NTechLab 未來如何篩選潛在客戶、或者提供安全措施卻仍然是個只能得到抽象回答的問題。

「我們打算退出臉部識別的雲平臺,讓所有企業都可以接入並執行自己的識別任務。不過我們會密切監視其使用方式,並且屏蔽那些試圖以不合適的方式使用服務的組織和個人。為此我們正在開發演算法來説明我們檢測不合適的使用。」

從目前情況來看,針對臉部識別這項技術還沒有制定出多少監管規則,可以想見,臉部識別這種技術會導致許多騷擾事件的發生。

不過 NTechLab 的發言人 Drovoka 也舉了一個積極的例子:

聖彼德堡的兩名縱火犯籌畫了一棟建築的縱火,攝影機記錄是唯一線索,其中一位前大樓住戶把影片上傳到線上社區 Pikabu 請求幫助。很快,一名用戶建議用 FindFace 來追蹤罪犯,通過把影片記錄的畫面截取出來發送到 FindFace 上,最終他們成功地找出了那兩個人並把對方的檔案放到俄羅斯最大的社群網路 VK 上。然後居民把相關資訊提供給了警方,所以說我們的演算法已經在説明人了。

所以說技術本無所謂好壞,其使用效果完全取決於是誰使用以及怎麼用。但是隨著技術不斷發展,監管措施也必須跟上形勢才能抑惡揚善。

(本文獲《36 氪》授權刊登轉載,原標題為 〈這家看臉找人的初創企業在俄羅斯引發了恐慌〉,圖片來源:daniellehelm CC Licensed,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