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74698766_50e9dfa4a0_o

.估值下降導致基金經理持觀望態度,甚至撒回資金

.「現在,我們真的不知道企業的價值。」

由於擔心錯失投資下一個 Uber 或 Airbnb 的機會,風險投資者開始坐擁現金,等待觀望科技市場會跌得有多慘。估值下降通常會引發新一輪的 融資交易,但是上市新股表現乏力, Snapchat 和 Dropbox 等公司估值減少 數十億美元,已經導致風險投資更廣泛撤回投資。

「現在,我們真的不知道企業的價值,」指數創投(Index Ventures)合夥 人沃爾皮(Mike Volpi)說,這家公司已經向初創企業投資 13 億美元,「當你無法確定企業的價值時,你就不知道正在達成的交易是合算還是虧本,所以合理的做法是,別投那麼多錢。」 初創企業投資的撤回始於去年底。研究機構 CB Insights 估計,2015 年第四季度,風險投資公司在美國的投資金額比前一季度減少了 30%,交易量減少了 15%。這家公司表示,今年第一季度的初步資料表明,投資者仍然不願意進行交易。

Top Tier Capital Partners 公司董事 總經理湯森(Dan Townsend)表示,對 於大多數風險投資者來說,這只是暫停 或調整,而不是危機,這家組合基金通過投資 20 多家風險投資公司,為數千家初創企業提供了種子資金。他說, 「有些私營企業很高的估值也許會縮減,有些商業模式將受到質疑。」

風險投資公司的投資期限通常為 7 至 10 年,所以暫停一兩個季度似乎不算什麼。但是初創企業通常每隔幾周就要發佈產品或達到增長目標,在很大程度上依賴發展勢頭。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再等待三到六個月的時間才能得到資金,可能意味著死亡。

過去幾個月裡,多家初創企業因為缺乏資金而倒閉,其中包括比特幣公 司 Bonafide 和新聞網站 Pixable。幾年前,投資者可能會注入更多的資金來扭轉局面。現在卻恰恰相反,這些初創 企業只有死路一條。矽谷銀行(Silicon Valley Bank)行政總裁貝克爾(Greg Becker)說,現在不再是獲得多少資金 的問題,而是公司能否繼續支撐下去的 問題。美國 65% 的風險投資公司和半 數有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都是矽谷銀行的客戶。

Foursquare 和 Jawbone 這樣的公 司能夠吸引新投資者,但是只能接受苛 刻的交易條件。兩家公司都經歷了低谷 期融資,意味著新一輪融資對公司的估 值低於此前的價格。除此以外,這還減 少了員工和早期投資者持有股份的價值。Foursquare 和 Jawbone 公司都拒絕回應此事。 即使成長型初創企業也在收斂他們的野心。去年 9 月,工作發佈網站 Thumbtack 完成了 1.25 億美元的融資,該公司的估值為 13 億美元,比最初的價格低大約 40%。去年 11 月,線上零售商 Jet.com 以 14 億美元的估值完成了新一輪融資,低於去年夏天推介 活動中提出的 30 億美元。1 月,二手車交易平台 Beepi 宣佈在新一輪融資中獲得 7000 萬美元資金,該公司估值約為 5 億美元,遠遠低於行政總裁雷斯尼克 (Ale Resnik) 去年預計的 3 億美元融資 和 20 億美元估值。「在 2015 年下半年 嘗試融資的許多企業也遇到了我們經歷的情況,」雷斯尼克在 2 月份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說。

當然,一切皆有例外。上個月,中國打車應用軟件滴滴快的完成了一輪超額認購融資,至少籌集了 10 億美元資金,讓該公司估值提高到 200 億美元 以上。通信初創公司 Slack 有望完成一 輪大規模融資,條件比該公司去年獲得的 28 億美元估值更優厚。Uber 也繼續以更好的交易條件籌集資金。芝加哥 大學布斯商學院的風險投資和創業教授 卡普蘭(Steve Kaplan)說,「如果你有資金的話,就有把資金投入運作的實際壓力。」

對於規模較小的企業來說,風險投資公司保持謹慎態度,反而促使他們盡快建立盈利模式。「要是你每筆生意都虧本的話,(交易或用戶)量再大也沒用,」Canvas Ventures 合夥人納拉辛(Ben Narasin)說,「不惜任何代價 增長不是有效的模式。這種模式有段時間得到了回報,但是那個時代已經成為過去。」 — Lizette Chapman、 Selina Wang;譯 孟潔冰

總之大環境不佳,風險投資公司的投資金額大幅縮 水。不少急需資金的初創企業,等不到風頭公司的 救援而倒閉。

  • 延伸閱讀:

投資很勤快》AppWorks 每出資 1 元,就帶動 4.2 元創投資金到台灣網路公司
沒人投資沒人愛,創投工會秘書長蘇拾忠:台灣得了「天使投資缺乏症候群」
1 次網羅全球 40 位創投!MOSA:不為賭一次投資,而是建立長期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