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工程師的血淚教訓:當了 35 年工程師,讓我後悔一輩子

Posted on

 

《TO 導讀》:工程師做到一定程度以後,應該走管理路線還是繼續技術路線?這位有 35 年經驗的工程師在 20 年前本來可以走管理路線,跟賈伯斯共事,當上 CTO/CIO/ 工程副總,但是當然他卻選擇繼續做工程師。看著工資是自己 10 倍的妹妹,他現在後悔了。一輩子當工程師真的是人生最大的遺憾嗎?以下當事人第一人稱描述。

大概 20 年 前我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由於 Deltagraph 專案開發了 5 年之後中止,我的第二家公司快要做不下去了。那時候我已經有了 13 年 的工程師經驗,同時也有大概 9 年經營公司的經驗了(同時)。

我不再想這兩樣都做了。我的第一家公司 85-87 不僅開發了一種新型的試算表程式而且還自己負責發行。公司由我來領導,從媒體採訪到投資者管理等一切日常商業事務都由我來打理,而且我還是其中的 3 名工程師之一,同時還兼任 UI 設計師。1987 年初,在產品推出後我就累到住院了。又當領導又做工程師實在是太累了。

於是到了 1994 年我面前有兩條路可以走, 要麼做技術管理,要麼繼續當工程師。我選擇了當工程師,因為這項工作更簡單 。到了今天我終於意識到這個決定是多麼的糟糕,儘管過去 20 年 我做了那麼多很棒的東西出來。走當時還相對新鮮的 CTO/CIO/ 工程副總路線本該是一個好得多的計畫。

1995 年 左右我曾在灣區住過 1 年,有半年時間是在蘋果幹的。蘋果當時看起來快要分崩離析了,所以我又回到了德州,因為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公司倒掉 。這個錯誤太大了。

1 年後,蘋果不僅因為賈伯斯的回歸而出現巨大逆轉,而且還出現了.com 的集體大爆發。同時身為有經驗的工程師和領導的我(我們總共發佈了 9 版應用,我做的那些從來都不用做過 hotfix,這在當時是很難做到的)明白,自己本來可以多受歡迎。一旦你爬到前面提到的任何一個位置,再往前走就很容易了。

30 年 前我妹也是從做工程師開始的,但是第 1 年她就轉到了管理職,過去 15 年她一直都擔任一家大公司的 VP。幾年前我工作的一家旅遊公司的母公司也有一位 CEO 是 15 年前從工程師轉過來的。當然,這些類型的工作是有難度且不愉快的,但是收入也要高得多。我妹的資產是我的 10 倍。

這些年我目睹了身為工程師的擁有的能力是多麼的弱,不管你程式設計、創造不同或者修復破壞的東西表現得有多出色。我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身為工程師(或者架構師之流)你的進步空間有多狹窄。你就是一個螺絲釘,根本沒有那種改變現狀的能力。除了少了財務方面的好處以外,更高份額的 IPO 參股的可能也更低,能接觸到的東西更少,作為工程師你的對有機會開發很酷的東西感到滿意。

這 5 年 來我作為顧問工作過或幫助過的最糟糕的地方,幾乎都是因為徹底無能白癡的技術管理。這種無能多到罄竹難書,本文難以一一贅述。

在銀行當工程副總裁意味著他不需要理解技術,因為他管理的是人,但技術決策還是由他來做出。同樣地方的 CIO 從來不相信自己員工告訴他的任何東西,但是卻相信供應商告訴他的一切。當然我們知道他在拿回扣,因為我們不斷買自己不用的東西,而他卻不斷替供應商寫文章稱讚對方的產品對我們如何的有用。可是我們幾乎都不用。我離開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被炒魷魚了,但是馬上又能在別處找到類似的 CIO 職位。

我幹過最糟糕的工作,一開始時我一度認為是非常棒的。一家後初創企業在所做的行業有一個成功的利基業務,包括他們和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做另一個利基業務)都想上市,然後市場開始變熱起來。我被招過去成為他們的第二名工程師。另一位工程師和經理則負責開發一個新的範圍更廣的線上商店,因為原來的那個太不靈活,跑得太慢了,不適合大市場的需要。而這家公司的技術領導力是空白,CEO 和另兩位創始人都沒有技術經驗或知識。那位工程師不斷地吹噓自己的後端代碼是如何的出色,經理也支持他。而我則開發前端,做演示,每天都檢查自己的代碼。等到我認為是進行集成的好時機時,我才發現另一位工程師整整 10 個月都沒有檢查過任何東西。我向經理指出這一點時經理卻說「他從來不檢查任何東西。」但是除了我以外沒人認為這是愚蠢的話。接下來的 2 個月我絕望地想讓那 3 位創始人招能幹實事的人進來(我認得幾個),但他們儘管承認招錯了人,卻害怕做出任何改變。最後我放棄了,離開了那家公司。

1 年後那家公司還是什麼都沒做出來,最後他們把那兩人都炒了。他們試過雇一些諮詢機構但仍然一無所得。到此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競爭對手已經變成了一家 10 億美元級的上市公司,我還在電視上見過他們的商業廣告。每每看到電視上出現他們的廣告,我就想脫掉自己的鞋扔過去。我們什麼都有,但就是沒有一個該死的商店和實際的技術領導力。如果我是哪個角色而不是工程師的話我本該有這種履歷來把那事兒給做成的。但我卻只是一名工程師。

我還可以繼續做事,但關鍵是你沒法從技術角度改變別人的做事方式 ,除非你有那種機會和權力。一旦你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並且找到了合適的地方去發展,講真,只有天空才是極限。

1987 年 初,我上電視(電腦編年史)展示我們的產品 Trapeze 時,另一個簡報者是 Mike Slade,當時他是 Excel 的產品經理。那時候年輕的我認為他只是一個做推銷的無名小卒(誰沒年少輕狂過對吧)。但是後來他創辦了 ESPN,加入過蘋果擔任各種領導角色,他還是賈伯斯的好友,並且還創立了自己的 VC 機構。

但到現在我還只是一個工程師。現在誰是無名小卒?我都懷疑自己能不能退休了。謝天謝地現在我還能做東西(一位前經理雇了我去做他知道我能做的事情),但是我也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了。

作為一個有將近 35 年 經驗的工程師,值得欣慰的是我現在還能做東西,還能找到樂趣,這些年還能做一些令人驚豔的東西。但我還是對沒有直面當領導的挑戰感到後悔。從某種程度來說變成是容易的選擇。由於我曾經一度離在網路時代弄潮那麼的近,甚至還有機會回到賈伯斯身邊,並且當時也曾有過領導經驗,我本來可以成為任何想成為的人。

所以是的,我後悔沒有做出那個選擇,後悔沒有看到它本該可以引領我去到哪裡,但我也可能會失去寫代碼所帶來的所有樂趣,體會不到那些讓人精神枯竭的工作完成後修復任何東西帶來的成就感。

我站在岔路口時選了一條走的人少的路。可能現在我意識到為什麼了。

(本文獲《36 氪》授權刊登轉載,圖片來源:Wiki CC Licensed,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延伸閱讀:

別管學寫程式難不難了!學程式不會保障飯碗,更不會創造工作機會
工程師生涯 30 年:真希望在菜鳥時期就懂得的這些事
這篇一定要給客戶看!資深工程師分享:開發估算純屬浪費


你對製作這些科技趨勢內容有興趣嗎?
想從 TO 讀者變成 TO 製作者嗎?
 對內容策展有無比興趣的你,快加入我們的編輯團隊吧!

TechOrange 社群編輯擴大徵才中 >>  詳細內容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TechOrange 職缺名稱: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