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不了團隊內耗,Nest CEO 從業界人稱下一個賈伯斯變成失敗領導人

Screen Shot 2016-04-01 at 6.35.56 PM

去年十一月,位於美國加州帕羅奧圖的 Nest 總部全體大會上,聯合創始人 Matt Rogers 坦言: 看到員工數量約 1000 的 Nest 公司在短短 6 到 12 個月離職了將近 70 人,他一度陷入到每日失眠狀態。

當時公司 CEO Tony Fadell 打斷 Matt Rogers,指出離職員工中很多都來自 2014 年收購 Nest 的 Google,或者來自 Nest 在 2014 年中收購的 Dropcam。Fadell 說起員工離職,並沒有表現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他說:「受害者並不受世界青睞。」

  • 下一個「賈伯斯 」到失敗的領導人

在接收在相關媒體採訪時,不管是 Nest 的現任還是前任員工都表示:Nest 之所以在過去兩年中在新產品推出方面表現得非常失敗,是因為 Tony Fadell 不斷糾結於設計方式和新功能。Dropcam 共同創始人 Greg Duffy 也透露他在決定離職時,指出 Fadell 在公司表現得像個專制暴君。

Nest 的前任和現任員工都認為這位網路連接恆溫器和其他智能家居締造者已經止步不前。據 Google 以 32 億美元收購 Nest 已有兩年,但是 Nest 沒有推出任何硬體產品。相關人士透露,2014 年的業績更是低於 Google 和 Nest 的預期。

在 Nest 收購網路連接安全相機製造商 Dropcam 時,公司內部在領導人職責和新產品發行方面發生了一些爭執。公司誠然會推出一些產品,比如能進出家中跟踪人體的傳感器和連接各種傳感器和家用設備的系統中心,但是在過去的三年中,公司在代碼為 Flintstone 無線核心系統上修改過多次方案。

相關人士透露:Nest 的主公司 Alphabet 曾不斷給 Nest 施壓,以在今年秋天發行新的網路連接安全系統。Nest 的首席運營官 Ana Corrales 表示:Alphabet 和其主要子公司 Google 採取不干預措施,不給予 Nest 產品發行方案。

Fadell 在矽谷可謂名聲大噪,主要原因是發開發了蘋果產品 iPod,而在 Google 收購了 Nest 之後,Fadell 更是登上各大頭條,很多人都說他是下一個賈伯斯,他的名聲吸引了很多才華橫溢的員工。

在接收 The Information 的採訪時,Fadell 承認他遇到了管理上的困難,原因是公司成長的速度太快了。他坦言:公司增長的狀態和他以前工作的過的蘋果和飛利浦不太一樣。

他表示 Alphabet 正在施加財政壓力,幾乎影響到了整個公司的運行,同時 Alphabet 對所有子公司都拉緊了褲腰帶。 對此,Google 和 Alphabet 發言人都不加評論。

  • 即使同套方法在蘋果成功,也無法直接套用到 Nest 身上

Fadell 說道:在 Nest 創造新產與在蘋果截然不同,蘋果需要每年推出一個新產品以保持競爭力。「我們需要承認這並不是一個消費者驅動個人設備,因此與蘋果產品並不一樣,我們不需要不斷推出新產品來提高競爭力。」

一位 Nest 發言人表示:2015 公司一共更新了四款產品,發行了搭載恆溫器的新 app,同時與其他智能家居開發者進行了合作,努力拓展公司平台。

根據過去兩年對 Nest 前任和現任員工的採訪,Nest 在推出新產品上的掙扎很多都來自於 Fadell 的決策。與他的前任老闆賈伯斯一樣,Fadell 在工程和設計上為 Nest 產品注入了太多功能,同時不斷對新產品吹毛求疵。

但是這種不斷追求完美的態度有時也會事倍功半,會阻礙產品的發展。Dropcam 的發展史正印證了這一點。.

在被 Google 收購的幾個月之後,Nest 收購了 Dropcam。彼時,Dropcam 正發展得風生水起,銷量每年增長 300% 到 500%。在 2014 年春天,Dropcam 表示將發行了一個叫做 Tabs 的新型安全產品,它能傳感到所有開放的門窗,同時它也配置了一個室外安全相機。很多人都表示想購買此產品。

Dropcam 共同創始人 Greg Duffy 表示當 Fadell 這位產品引領者想要收購 Dropcam 時,他有點舉棋不定。當 Duffy 和他的共同創始人 Aamir Virani 與 Fadell 談論收購一事時, Fadell 表示公司的產品地圖長遠而繁複。Fadell 還表示如果不收購 Dropcam,Nest 也許將推出一個具有競爭力的新相機。後來,Nest 以 5.55 億美元價格收購了 Dropcam。

在收購完成之後,雙方討論 Nest 也許會扼殺 Dropcam 即將推出的產品 Tabs,表示 Nest 推出的 Pinna 傳感器相比 Tabs 更勝一籌。 但是兩年過了,Pinna 還是沒有發布,Nest 拒絕談論此產品。

Pinna 在設計方便經歷了很多改變,同時因為代碼為 Flintstone 的安全系統中心斷斷續續的發展阻止了前進的腳步。Flintstone 可以連接 Pinna 傳感器,同時也能讓家中的非 Nest 設備連接 Nest 設備。但是 Fadell 在是否引進一個系統中心或者怎麼設計系統中心上一直在改變主意。整整三年,130 設計師都在著手此產品,但是最後 Flintstone 並不見成品。

  • Dropcam 的不滿

在完成收購之後,Duffy 著手推出新型相機產品。Dropcam 計劃推出一個室外相機,但是 Fadell 執意在 Dropcam 已推出的備受青睞的室內相機上做出新意。這就意味著需要具備在 Nest 的 app 上控制相機、並結合 Thread radio(Nest 開發的一個無線交流標準)的​​能力。

Duffy 認為需要花九個月來完成此產品,但 Fadell 認為只需三個月。

辯論之後,Duffy 輸了。但是一整年之後,產品才正式推出,在頭一年六月份推出的 Nest Cam 的基礎之上加入了一些新改變。最初,亞馬遜上的用戶評價表示產品差強人意。Nest 發言人表示原因是用戶不喜歡相機加入 Next 的新 app。但後​​來,此產品成為了亞馬遜上的銷量佼佼者。

還有一些事情讓 Duffy 很是洩氣,他記得一個包括總裁們在內的會議,他們花了幾個小時讓每一位工程師來討論一些細枝末節又無關緊要的問題。Duffy 覺得是在浪費時間,像是「有人開著車去汽車修理廠,告訴修理師引擎的哪部分要修」。

在一個會議上,Duffy 目睹了 Fadell 嚴肅斥責一位前任 Google 工程師,他曾參與 Nest Cam 工作。這位工程師開始解釋相機設計之中面臨的種種挑戰。

而此時,Fadell 卻當著 20 多人的面斥責這位工程師偏離主題,他告訴工程師修改 Photoshop 算法,並當面質問工程師之前做出的成績。

Duffy 表示,Fadell 對於 Photoshop 的建議暴露了他並不懂他要打交道的技術,而他手下的員工在 Fadell 出錯之時並不會當面指出。

Dropcam 的 100 來名員工之中,超過一半都已離職。Fadell 說很多員工並不滿足他們的期望,他們力量弱小,經驗薄弱。」

Fadell 表示在收購 Dropcam 之後他暫停了公司某些項目的發展,重心轉向重塑品牌之上。「我們正在起飛,我們需要捨棄一些東西來迎接一個更加光明的明天。」Duffy 確信把自己的公司賣給 Nest 是個天大的錯誤,他說:「我感覺自己辜負了所有工作人員和客戶。」

  • 內部衝突的加深

Duffy 是一位來自德克薩斯州的軟體工程怪才,現在是 Dropcam 領導, Fadell 與他截然相反,是一位精明的企業高管。在 Dropcam 工作人員說在這個公司裡,無論地位高低,每一個人都能自在地表達他們對產品的看法和公司前景的擔憂。不過, Duffy 知道對表現不好的人必須不留一點情面。

在 Nest 任職了大約八個月,2015 年初, Duffy 給他的直屬上司 Rogers 發送一封電子郵件說他要辭職。於是 Fadell 的助理開始瘋狂地給他電話。

Duffy 找 Fadell 報告情況,他的辦公室在帕洛阿爾託的一個商務花園的頂樓。當 Duffy 過來的時候,Fadell 在陽台上一邊踱步一邊打電話。電話裡的談話結束後時, Fadell 喊了一聲 Duffy 的名字。

Duffy 說即將面世的 Nest Cam 和其他尚未發布的產品令他顏面掃地。Duffy 回憶起當時對法德爾說的話:「最重要的是, 在我眼裡你像個暴君一樣管理著這個公司,一事無成」。

Duffy 認為自己應該擁有相機部門的全部領導權和相應的操作自主權,並在不放棄決策否決權的前提下聽命於 Fadell 而非 Rogers。

據 Duffy 的回憶,Fadell 說他可以更多地參與決策,但絕不會讓他掌管相機部門。事實上, Duffy 連直接向 Fadell 匯報情況的許可都沒有得到。「很多員工的表現都不盡如人意,」他說,「團隊雖小,但很不幸,經驗不足。」

Nest 證實了交易的消息。Fadell 的一位發言人透露,Fadell 曾對 Duffy 說:「你還不夠向我匯報的資格」。

這場談話終於讓 Duffy 離開了 Nest。

Nest 的高管們表示 Duffy 才是造成 Dropcam 某些問題的罪魁禍首。比如,首席營銷官 Doug Sweeny 認為,讓 Dropcam 員工適應在 Nest 工作是 Duffy 的本職工作。「作為一個公司的創始人兼 CEO,如果要另尋高處,你必須先照顧好你的人,」他說道。Sweeny 稱 Duffy 滿腹牢騷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Duffy 說,幾乎在離開 Nest 的同時,他給谷 Google 聯合創始人兼 Alphabet CEO Larry Page 發了一封郵件,他也是 Fadell 的密友。「我認為產品開發停滯不前的原在於 Tony,」Duffy 寫到,「如果需要幫助請告訴我。」Duffy 把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介紹給 Page 的代表,即他本人取代 Fadell 擔任 CEO。Duffy 始終未能得到 Page 的回覆,但代表告訴他,Page 曾考慮過但最終拒絕了。

Duffy 又在谷歌工作了七個月,希望在此期間能完成一個新項目。可去年秋天他還是離開了。

  • 員工這樣說

一些員工說,有時候,Fadell 所施加的那殘酷壓力也是很有必要的。當 Nest 公司在探索家用設備難題的解決方案時,Fadell 執意讓該公司提出一個全新的無線通訊協議,而不是在現有的設備上再安置一個無線通訊裝置。

Fadell 硬體產品市場部的負責人,Maxime Veron 說到,「我記得他當時在看這樣一份很大的電子數據表,上麵包含了協議的所有優缺點。他好像在說,還不夠好,還不夠好!我們現在就是極力地推廣副產品,而你想讓我們發明出一個新的草案來,將之付諸實施對嗎?簡直崩潰了。」

日日夜夜連續工作六個月,該團隊構建了 Thread 這一系統。當時是極度痛苦的,但 Veron 認為那對於消費者來說是一個正確的抉擇。他說「我們不可能輕而易舉就搞定這項任務,我們需要認認真真地完成。」

Nest 的總經理說他們正在提高公司的管理水平。然而公司的座右銘是「Step Up(勇往直前)」,這是一個在各部門都被謹記的理念,這是對底層員工的鼓勵,鼓勵他們採取行動而不是坐等來自上級的批示。

Veron 說到,「最開始,Tony 會做出所有的決定,我們漸漸得到成長。」在早些年間,Nest 的員工可以擠在一間屋子裡討論事情,並且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將 Fadell 的建議與實際工作聯繫起來。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Veron 和其他的經理注意到即使在公司不斷發展的情況下,將 Fadell 的指示落實到每個細節之上的計劃還是甚是困難。Veron 說,「很多年前我們必須堅決地拒絕那樣做。」去年年末,公司有了很好的發展勢頭,其主要訊息便是「step up」。他還說道,「我們必須讓人們真正意識到我們信任你,你可以發表自己的見解」。

但是進步卻很緩慢。部分員工認為一些小的事情仍然需要由 Fadell 做決定。在那些時候,當員工們建議改變一種產品時,其他同事的反應是:Fadell 已經署過名了,我們不想再走程序讓他審批了。

  • 員工紛紛離職

去年開春伊始,不滿的情緒開始在在員工之間醞釀,最終導致了全體會議的解散。許多擁有公司股票期權的老員工正考慮在兩年後 Google 收購前離去。

Fadell 認為員工只是對公司的急速擴張尚未做好準備而已。再次回憶起他在其他公司工作的日子時,他說到「現在公司就如同一艘有船長的船,但並不是所有人真正了解他們到底應該做什麼。這正是我們與其他公司的區別。」

Nest 的法律總顧問 Chip Lutton 說 Fadell 是鼓勵員工去融入公司文化的,他說:「Fadell 鼓勵員工與他面對面溝通,去了解他的想法,去了解 Nest 是如何運作的,讓他們真正成為公司的一份子。」Nest 發言人介紹 Fadell 在公司成立一個小組創辦雙周刊「lunch and learns(午餐與學習)」,致力解決員工的難題。同時他也會在全體員工會議上解答匿名問題。

  • 高處不勝寒

Fadell 和 Rogers 的關係可以追溯到他們蘋果的日子。Rogers 說,對於人人避而遠之的單調工作,他仍能不知疲倦地堅持,正是這樣的職業素養博得了 Fadell 的尊重。

在公司默默無聞的日子裡, Rogers 是運作支柱,員工們把 Fadell 稱作「珠寶商」,因為用寶石名給一些產品起代號是公司的一個習慣。

在如今的一次採訪中, Rogers 坦言由於工作的壓力他的身體狀況下降很多。即使有 Rogers 在場,會議中的 Fadell 仍會時不時提到 Rogers 應該為產品發布延遲等問題負責。

Project Goose 是一個能跟踪 Nest 手機客戶端用戶的地理位置和其他指標的新功能。根據這些信息得知人們是否在家,從而控制恆溫器打開或關閉,節省更多能源。

負責 Project Goose 團隊遇到了問題,這消息慢慢傳向了管理層。就在 Project Goose 原定發布的最後一刻, Rogers 決定推遲。據一位會議中的知情人士透露,當該消息在一次會議上傳到了 Fadell 耳邊,他大發雷霆。他告訴 Project Goose 的負責人,他的團隊解散,需要新的領導。Goose 團隊已經想出一個推遲發布新功能的應急計劃,但 Fadell 置之不理。他堅持新功能必須要按時發布。

在採訪中,作為工程副主席,Rogers 說,「按時完成任務是我的責任。但由於各種原因,我必須推遲發布,採集更多的測試數據。我沒做錯,我堅持我的決定。 Fadell 應該推動整個計劃,高處不勝寒,他並沒有當執行官的能力。」

Fadell 也承認他喜歡暴怒,這點與賈伯斯一樣,但是他們也有不同。他表示他也鍾愛優秀的點子,每當有優秀的點子,他都欣喜若狂。

Fadell 去年參加了 Rogers 的婚禮。之後, Fadell 下令 Rogers 取消他長達一個月的蜜月。Nest 的發言人說,這是公司的一個關鍵時刻:Nest 即將宣布整個產品線的更新。但 Rogers 拒絕了, Fadell 警告,如果他去度蜜月的話,那就沒工作了。但羅傑斯還是去了。Fadell 後來妥協了。

Rogers 將他們的關係比作婚姻。「所有的關係都充斥著矛盾,但我們是可以解決矛盾的。」

(本文獲 雷鋒網 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延伸閱讀

iPod 和 Nest 之父會成為 Google Glass 救世主嗎?
Larry Page 一封信告訴你:這都是為了找回當年創業改變世界的初心
為什麼「學生」創業就容易失敗?溝通失能、團隊內耗都是致命理由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