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3780246_bede77e52a_z

性別歧視、競爭、階級關係,以及當代學術認知,皆是從古至今的偉大研究者需要對抗的龐大力量。他們的堅持與研究造就了現在的各項科學和醫學進展,也讓最普通的學子有機會接觸到世界最重要的知識之一。

以下這六位女性皆是卓越的學術研究家及教師,卻只能隱身於男性同僚的名字後,或在論文中被簡短提及。人總說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位默默耕耘的女性,這些女性的貢獻卻不值得屈居幕後,她們不比男性愚笨、不努力,但鮮少為世人所知,現在就來看看她們的貢獻吧!

  • 埃米‧諾特 (Emmy Noether)

學物理的人一定都聽過諾特定理(Noether’s Theorem),這個自從被提出後,在去年滿一百歲的物理學理論,表達了連續對稱性和守恆定律的對應,和量子力學有緊密的關聯。

而提出此理論的,便是猶太女數學家埃米‧諾特。不過,由於她女性的身分,儘管提出了如此具有影響力的理論,她的職業生涯仍然充滿挫折。

因為二十世紀初,女性就學權尚未被廣泛認同,為了成為像她父親般的數學家,埃米‧諾特必須以非註冊學生的身分在大學中求學。畢業後,她在埃爾朗根數學中心(暫譯,原文:Mathematical Institute of Erlangen)無薪無職地教學了七年。1919 年時,她終於在哥廷根得到教學許可,然而職位名卻是「助教」。就算她領導了世界知名的研究團隊,她的學生們也被認可為研究者與教授,「助教」一職已是她能獲得的最高職稱了。1933 年間,埃米‧諾特更因自己的猶太血統,被迫逃離德國,前往美國任教。

埃米‧諾特對學術領域的貢獻之大,愛因斯坦曾於紐約時報寫下對她的讚美,稱她為「自女性開始接受高等教育起,最重要、最有創意的數學天才」。Google 甚至於 2015 年 3 月 23 日在搜尋引擎首頁放上 Doodle,紀念埃米‧諾特誕辰 133 周年。

  • 塞西莉亞‧佩恩(Cecilia Payne)

塞西莉亞‧佩恩是知名的女性天文學家,在劍橋大學求學期間,她受邀參加各大科學研討會,卻在畢業前被劍橋大學拒絕給予學位證書(在 1948 前,劍橋認證女性學生的學位)。1923 年時,她獲得哈佛大學的博士學位獎學金,並攻讀了她的天文學位,儘管她畢業時得到的是另一所聯合學校的學位(當時的哈佛是個男性大學),她 1925 年發表的博士論文仍被稱為「天文學史上最卓越的論文」。

也是在這段期間裡,她發現太陽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氫組成的。然而,這個論文結論在同事亨利‧諾利斯‧羅素(Henry Norris Russel)的說服之下,被她自文中刪除了。這個革命性的想法在當時並未受重視,大多數的天文學家,像亨利‧羅素,皆認同所有星球有百分之六十五是鐵,跟地球一樣。

直到多年後,亨利‧羅素從另一種研究方法裡得到了相同的結論,才相信太陽的確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氫。不過,他將此項研究結果當作自己的學術成就,僅在發表的科學研究報告中簡短提到佩恩的名字。許多年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是這項研究結論的唯一發現者。

這段時間中,佩恩持續研究星球的演化以及銀河的構造。她同時也被譽為哈佛的傑出教師,但她的實際職位只是個「技術助理」,她所教授的課程也未被列入正式課綱內。佩恩花了整整十五年,才被肯定為一名天文學家,又花了三十一年,才於 1956 年,被哈佛大學授予第一位女性教授的職位,也是第一位女性學院院長。

  • 瑪爾特‧葛蒂耶(Marthe Gautier)

現年九十歲的瑪爾特‧葛蒂耶,至今尚未得到應有的正義──她 1959 年對於唐氏綜合症的研究成就被同僚 Jérôme Lejeune 據為己有。

他們的研究團隊發現,唐氏症的病因出在染色體基因的異變。葛蒂耶指稱,她在發現唐氏症的問題出在第四十七對染色體後,由於自己的顯微鏡不夠強大,無法清楚觀察基因樣本,所以她委託法國科學研究中心的實習生 Jérôme Lejeune 把樣本帶回另一個實驗室拍照。在這項研究的論文當中,根據葛蒂耶的說法,Jérôme Lejeune 不只將自己列為第一作者,還完全忽視了她在團隊中的貢獻,「刻意將她排除於論文之外」。

論文發表之後,Jérôme Lejeune 於他的學術生涯中,繼續研究染色體的變異,還創立了一個基金會,該基金會在 1970 年後開始宣稱 Jérôme Lejeune 是該論文的唯一作者,甚至向第七屆人類醫學遺傳學大會施壓,阻止他們表揚葛蒂耶。2014 年間,法國人類遺傳學會(暫譯,原文:French Federation of Human Genetics)邀請葛蒂耶前往演講,並認可她對遺傳學的貢獻,然而在 Lejeune 基金會的控告下取消了活動。到現在,這個案例的官司還沒停止。

  • 莉澤‧邁特納(Lise Meitner)

奧地利物理學家莉澤‧邁特納,大概是史上最明顯被諾貝爾獎忽視研究成果的女性了。1938 年,她在合作夥伴哈恩(Otto Hahn)的實驗中發現核裂變,並提出了核裂變的理論基礎。令她錯愕的是,在 1944 年因此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居然是哈恩。

不過,她的成就雖然未被正式認可過,哈恩在他的諾貝爾獎致詞當中,提到了她的名字九次,並在之後的三十年繼續與她合作,直到哈恩幫助她逃離德國納粹的威脅。莉澤‧邁特納持續在瑞典以遠端的方式跟他一起進行研究。

儘管她一直肯定哈恩的研究成果,《自然》雜誌第一次提到核分裂以及可能的連鎖反應時,她很快地察覺了其中暗指的意義。美國嘗試雇用她參與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時,她嚴厲地拒絕道:「我不想跟任何炸彈扯上關係。」

  • 約瑟琳‧貝爾(Jocelyn Bell)

儘管引發輿論,約瑟琳在她的研究成果風波中維持低調的態度,她表示自己不認為未受諾貝爾獎肯定是種性別歧視,而是因為教授與學生之間的上下關係。

攻讀博士期間,約瑟琳幫助劍橋大學建立了一組無線電望遠鏡,開始研究自宇宙深處接收到的訊號。1967 年的某天,她注意到一個快速而規律的訊號。起初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直覺這會是極為重要的發現。她跟她的指導者安東尼‧休伊什(Anthony Hewish)將之命名為「小綠人一號(Little Green Man)」,開玩笑說這是來自外星人的訊息。

後來,她們發現這些訊號是由一顆中子星發送的,稱為脈衝星。諾貝爾獎協會為了此項發現,授予安東尼諾貝爾物理學獎,卻忽略了約瑟琳的貢獻,引發爭議。約瑟夫‧什克洛夫斯基(Iosif Shklovsky),1972 年布魯斯獎的獲獎者,在 1970 年國際天文學聯合大會上表示,約瑟琳做出了「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天文發現」。

  • 羅莎琳‧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

享年三十七歲,羅莎琳‧富蘭克林是唯一一個確定不為性別歧視而不得諾貝爾獎的女性。在她過世的四年後,她的同僚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競爭對手華生(James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Crick)被瑞典學院授予獎項,表揚他們對 DNA 結構的研究發現。

可惜的是,諾貝爾獎並不頒發給過世的人,而這三位獲獎者在致詞中也從未提起羅莎琳的貢獻。事實上,最關鍵的照片 51 號,也就是讓三人得以觀察到 DNA 雙股螺旋結構的照片,是羅莎琳的研究結果,但因當時證據未足,她沒有率先公開發表該照片。

就算她因此獲得諾貝爾獎的可能性備受爭議,她另一個被授予 1982 年諾貝爾化學獎的可能性更大,卻也更少人知道。那個獎項最後由她的學生艾倫‧克拉格(Aaron Klug)接受,以表揚他開發了測定生物物質結構的模型,然而這項研究被認為是羅莎琳著手進行的,在她過世後才由艾倫繼續研究。

羅莎琳最終在十分年輕的年紀死於癌症,歸因至在未受保護的情況下,於實驗中大量曝射於 X 光之下,引發了病變。

這六位女性科學家啟發了諸多後起的女性學生,更是證明女性能力的先驅之一,儘管當年未受諾貝爾獎等官方組織重視,值得慶幸的是,在社會觀念逐漸開始提倡女權之時,她們的成就也一一被媒體和科學學會認可。

(資料來源:OpenMind圖片來源:Walt Stoneburner CC Licensed,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