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陳仁彬談產業轉型》台灣產業要改革,南進政策不是唯一解藥

eje

文 / 陳仁彬 Installments 創辦人暨執行長

日前見到台灣網路社團邀請到新任總統主持交接, 並且信誓旦旦要前進東南亞等新聞,我的內心是憂慮的, 或許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所以我把我對網路產業的理解以及我所見到的一些問題大致整理跟朋 友們做點分享。

第一個想法是,一般來說, 傳統產業的特色是厚本薄利以及人力密集, 所以只有傳統產業才會需要往開發程度及人力成本較低的地區移動。 從這些特色來看,台灣的電子商務其實已經有明顯傳產化的特徵。 或許因社團前理事長所領導的公司是從台灣還沒有真正的電子商務時 期就開始耕耘,到現在市場成熟後成為領導者。 所以台灣業者才會認為可以在東南亞複製這樣的成功模式。

網路的真正威力在於顛覆力與破壞式創新。當創新出現時, 常常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對舊產業帶來革命性的影響。

但它所要顛覆跟破壞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就是舊有勢力 (incumbent)(見圖一,圖片來源:MIT 網站)。比如說 email 的出現顛覆了傳統的書信, Skype 的出現顛覆了過去的電話產業,Airbnb 顛覆了過去的旅館業,Uber 顛覆了計程車行業。而舊有勢力的存在一般來說一定是在高度成熟的市場, 也就是經濟與科技最發達,也是資本最密集的地方。

創新固然不易,但由於創新成功所可能帶來的價值是巨大的, 所以舊金山縱然房租及人力成本居高不下, 世界各地的人才還是持續不停跑來。但其實只要創新存在, 發生地並不是重點。事實上, 今日的矽谷其實已經因為居住成本及人力成本過高, 而變成了一個不利創新的地方。

往較落後地區發展的產業一般不是創新,而是複製。 但歷史已經證明在熟悉的本地市場複製容易成功, 往不熟悉的市場複製容易失敗。 全世界最成功的複製公司叫做 Rocket Internet,他在德國或是歐洲主場複製美國的成功公司, 如 eBay 及 Groupon,有幾次成功的被收購出場。但只要戰場一轉移到他不熟悉的亞洲, 比如在中國複製 Groupon,甚至與龍頭騰訊合資,或者之前在台灣試圖搶灘的 Zalora, 都是鎩羽而歸。

給台灣的建議:走創新的路,不要走複製的路。

我最近常喜歡以創新見長的以色列為例, 如果台灣應往東南亞發展的地緣理論成立的話, 那麼以色列應該優先發展的絕對是相對落後但地緣較近的北非與中亞 市場,但從歷史來看, 這二十年來以色列就是能夠不停地用創新直接瞄準以美國市場為首的 國際市場,從 90 年代的 ICQ,到最近的 Waze,一直有源源不絕的成功出場案例。

台灣業者往東南亞以及往歐美發展,所面臨的語言及文化隔閡其實是不相上下的,但只因複製跟創新比較起來似乎相對容易掌握,因此大家似乎比較喜歡走複製的路。但是也不要忘記,東南亞國家並不是沒有自己的人才跟資本,他們比我們更熟悉自己的市場胃口,而且從已經相對成熟的市場過來,資本也可能比台灣業者更雄厚的歐美業者,例如 Rocket Internet 也是不停試圖插旗東南亞,像他們旗下的 Zalora 就宣稱在東南亞的八個國家已經站穩陣腳,成為領導廠商 。

複製看似低風險容易掌握,但其實它的真正風險是高的,因為成熟產業比較的常常是資金規模跟營運效率,只要對手能夠承受比你更長期的虧損,你就沒戲。而創新看似高風險難以掌握,但由於可以以小搏大,給你一個支點就可以撐起整個地球,其實真正風險是相對低的。台灣網路界該對創新二字做更深入的理解與更廣泛的嘗試,因為這兩個字是真正關係台灣未來競爭力的關鍵,可千萬不要不小心走錯路了!

(本文為作者投稿,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延伸閱讀

終於有個懂網路產業又不講空話的總統了!蔡英文承諾為台灣網路產業打造發展戰略
Google AlphaGo 主要開發者黃士傑:台灣人才技術不弱,就是缺乏信心
盧希鵬談 Fintech:沒有踩在法律線上的創新不叫創新


科技報橘 2019 全面徵才 ── 跟我們一起找到台灣在國際中的創新產業定位

我們正在找「社群編輯 3 名」、「資深採訪編輯 2 名

來信請將履歷與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信件名稱:應徵 Tech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