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幾人能如此?為三大金融打下江山,37 年沙場老將選擇裸退

96-800

文/洪綾襄

接手元大人壽僅 2 年,但在王正新積極搶市布局下,元大人壽營業規模成長暴增,前景一片看好;但他卻無預警請辭,消息曝光一週後,王正新首度公開分享他的心情。

「我這一個 62 歲的糟老頭,自我放逐,是有什麼新聞性值得報導啊?」一身輕便,在自家大廳接待來客的元大人壽前董事長王正新笑著,為自己與來客各倒了一杯咖啡。

年假一結束,壽險業界便傳出兩個人事震撼彈,一是南山人壽產品發展暨精算資深副總王瑜華據傳已請辭獲准;更令外界訝異的是,正值業務推展高峰的王正新竟然說辭就辭,而且不只交出元大人壽董座帥印,連策略長職位也一併辭去,看來是準備要從元大金控「裸退」。

2 月 15 日開工,其他同事看到董事長辦公室清空,嚇了一跳,消息才傳出去,業界一片惋惜與猜測。但當天回公司拿先前送洗衣服的他,仍一派從容地辦理交還公司用車的流程,然後用悠遊卡坐公車回家。「不趕時間,幹麼坐計程車?我現在可是沒收入的人,」他說,兒子 3 月才能上班、女兒王寶萱也沒選上立委,全家吃飯錢都靠當老師的妻子,要省點用!

  • 三大金融家族都想搶的戰將

王正新曾為台灣三大金融家族打下江山,但往往都在完成階段性任務便離開。功成身退、說走就走,似乎是他刻意為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

回顧王正新的金融職涯,稱得上是一帆順遂:他大二便考上高考,一畢業就有鐵飯碗可捧,卻獲中信金控創辦人辜濂松提拔,38 歲就當上中信總行經理,年紀輕輕就膺任中信銀資深副總經理、中信金執行長。

第一次轉折,則是在中信少主辜仲諒引入花旗幫,他與吳一揆等一批中堅幹部,陸續離開服務多年的中信。但才離開,旋即獲日盛金控創辦人陳國和夫婦延攬,擔任日盛金控總經理。

只是僅 1 年 1 個月,他為陳家引進殷殷期盼的外資後,便以完成階段性任務請辭;當時他還準備去念台大金融所博士班。卻因當時辜濂松與辜仲諒捲入兆豐金事件,老東家一句話請託,他便銜命回巢中信金救火。

但花 2 年時間安內攘外後,王正新又是衣袖一揮,退休也沒辦,便轉往元大金赴任。先接任策略長,後接任金控總經理,雖不改直言不諱的性格,仍深獲馬家兄妹及老臣申鼎籛等的信任。

銀行出身的王正新擅長併購與策略,但 2014 年元大金併入紐約人壽後,他也甘願從頭學習轉任接掌元大人壽。

去年,王正新力排眾議,重金打造企業形象微電影《照顧你的愛》以及徵才拍攝微電影《為生活拚命吧》,不但引發業界熱議,兩部合計瀏覽次數超過 400 萬次,獲得 YouTube 第一季「台灣最成功廣告影片排行榜」大獎;主力商品六年期儲蓄險以及類長看險也積極搶市,讓元大人壽以後進者之姿,將營收從 1 年不到 10 億元,一舉做到超過 180 億元,僅 12 月分單月業績就高達 50 幾億元,平均每天有 700 件入帳,業務員團隊超過 600 人。

然而,王正新卻已在此時萌生退意。 畢竟元大剛跨入壽險市場,接下來恐面臨負利率時代,同業大多保守以對,他若繼續大刀闊斧拓展業務,新契約盈餘侵蝕勢必衝擊金控獲利,阻力隱然浮現;加上女兒王寶萱去年參選立委,有好事者以此大做文章,致使內外雜音不少,讓個性耿直的他「不太舒服」。

  • 完成階段性任務就萌生退意

農曆年前,他自覺完成年度業務後,時候到了,便遞上辭呈,也不管董事會何時通過,他就自行捲鋪蓋打包,「所以不是突如其來,是醞釀很久了,」王正新如釋重負地說。

外界對銀行家的想像,理應八面玲瓏、長袖善舞,但王正新在業界卻是出名的大膽直率,於公於事絕對不假辭色。據說,曾有人提醒辜濂松「王正新不太有禮貌」,辜濂松只淡淡回說,「他對我都不太有禮貌了,你還指望什麼?」

但熟識王正新的人就會知道,他是對事不對人,因此,外傳和馬家失和、將與老友合作創業、甚至轉戰王道銀行等傳言,王正新都一笑置之,認為謠言止於智者。

他相信,奠定基礎規模後,元大人壽業務會愈來愈好,只是由於今年新契約做得太好,初年度盈餘遭侵蝕虧了 20 億元,但只要撐著、繼續增資,第二年之後情況就會好轉,「這是必要之痛,但往後就可以等待回收。」

「像我們這種胡作非為的人,就會覺得低利率時代才應該去搶市占,」他舉例,○八、○九年許多保險公司蒙受利差損,但富邦卻在此時買了ING安泰人壽,並且大量吸收保單,把成本壓低,現在壽險反而成為金控的支柱。

「而且低利率時代的戰略又不一樣,要用儲蓄型、類定存保單吸引客戶,長久經營客戶關係後,再輔以保障型商品的銷售,策略才能長久,」王正新連元大人壽業務員未來的話術都想好了,「您買儲蓄險存退休金,那要不要搭配一張類長照保單?按殘廢等級就可以領殘福金,比長照險還實用!」

儘管年逾耳順的王正新言談中仍有壯心,但氣度上更顯灑脫。「在元大我沒有不愉快,但的確與馬家有經營理念研判上的不同之處,因為如果完全一樣,這就不是我了。」

  • 樂當無業遊民、無車階級

以「烏鴉」自詡的他強調,環境在變、公司在變,「我相信被人家雇用的價值就在於,我能、也敢於提出和老闆不一樣的看法,在中信如此,在元大也是如此。但如果我發現我這隻烏鴉對公司沒有貢獻了,那我會覺得我不該占著這個職位、不該拿這份薪水,就會想揮一揮衣袖。」

絕大多數的人花大半輩子競爭上位,下台時卻顯得氣度不足;但王正新倒是落落大方。他坦言,以前要離職都會先準備好下一步,例如最後一次離開中信前,他就先去台北市繞一圈,回來口袋裡就有三個 offer(職缺),他便能大方遞辭呈。但這次沒有去台北市繞一圈,也就沒有其他 offer,連金融圈老友羅聯福也是消息見報後才知道。「其實我是刻意想讓自己沒事幹,享受一下失業與流落街頭的感覺,」在競爭激烈的金融圈打拚了 37 年的王正新笑說。

王正新笑說,現在的他不喜歡給人管,脾氣又差,很難找工作,要走狗屎運,才會有人敢找他再當將軍,所以退休的機率很大,從此遊山玩水、當志工,「或是看有沒有人願意找我當獨董或顧問,讓我有錢可以付房貸了。」

再不然,王正新從口袋中掏出筆來,「其實我也可以靠筆吃飯,」他說,外界很少知道,30 幾歲時他曾與當時的中興財稅系主任陳文龍合作寫過《經濟日報》的專欄,到中信之後,他擔任辜濂松特助,辜濂松所有致辭稿都由他執筆;轉任中信銀人力資源處處長時,每個月也都在內部刊物《人與事》上寫散文,半詩半文的特殊筆風,在當時中信內部很是出名。近幾年他回中信銀談通路時,才知道當年很多理專都把王正新的文章剪下來,壓在櫃台的玻璃墊下和客戶分享。

王正新談笑間透露的是已決的心意,但他的舉動,卻是低調到家。他擔心拖累同仁失業,事前只告訴了祕書和司機;連妻子鄭燕華都坦言,她是春節前才知道。「我問他 2 月 5 日何時要去機場接親戚,他說他要先去公司打包後才能趕去,才知道他已遞辭呈。」

不過,她也支持老公退休,忙了大半輩子,也不捨王正新再奔波辛苦,尤其小孩都長大了,他想怎樣就怎樣。「不過,我上班前會刻意交代他一些事情做,像是叮嚀他記得把飯放下去煮,給他一點功能性和成就感。」

對於未來去向,王正新談了很多可能,但都沒有定論,也許真的重拾最愛的歷史與文學筆耕不輟;也許和老婆當起背包客到處遊歷;也許,老驥伏櫪, 還有很多也許?
(本圖文為《財訊》授權刊登,原標題為: 王正新閃辭元大金控首度告白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創新與傳統拉鋸,科技與金融交鋒!世界資金運行的軌道正進入下一個翻轉週期,想要搭上 Fintech 火箭船,玩耍金融 API × 開發者 × 創新應用!點我報名:

再不做,就沒有機會!台灣 Fintech 最後登船機會,第一手商機怎麼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