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Google 奇點大學錄取台灣第一人,葛如均在那學到什麼事?

人類真能長命「千歲」?有可能!而且 Google 已經開始投資相關新創事業。由 Google 與 NASA 合辦,號稱「全球最聰明大學」的奇點大學,臺大資訊工程學博士葛如鈞是第一位錄取的台灣人。

奇點大學試圖集結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在 10 個禮拜提出能在 10 年內改變 10 億人的「射月計畫」,解決「人類即將面臨的重大挑戰」。奇點校長、也是知名未來學家雷.柯茲威爾曾經預言,人工智慧將在 2045 年超越人類擁有的能力,而這個交會點,他稱之為「奇點」。他認為這將是一股不可逆的趨勢,為了不讓進步的科技回過頭來吞噬人們的幸福,人類該預先做好準備,妥善應用這些未來科技。

在矽谷核心地帶裡的神祕地區:NASA 埃姆斯研究中心(奇點大學校址),葛如鈞目睹、參與、學習,這些世界尖端科技與創意如何撞擊出火花,提出一個又一個「放膽射月」的計畫。

這是他在奇點大學找尋台灣的機會和未來的取經之旅。他見識到的計畫、想法有多前衛呢?

‧人腦裡的記憶也能上傳雲端?不是天馬行空的異想,已經在研發!

‧應用 3D 列印技術「印」出漂亮又堅固的房子。

‧將衛生棉「智慧化」,為女性提出重大疾病的警示。

‧(讓中國民主化,也是討論課題。)

‧開發掃除邊界地雷的機器。

還有更多看似科幻電影才有的情節,在奇點大學也能放膽去試。

他們跨領域的學習範疇和夢幻的講師團隊,就是要讓學員探索未知的領域,Google 共同創辦人賴瑞.佩吉就曾如此評價奇點大學:「如果我還是學生,這裡就是我夢想的學習之地。」

所以說,活到 1000 年有沒有可能?
在這裡,不可能的任務就是可能!請看葛如鈞博士分享這聰明大學所教的一切。

一位剛認識不久、翹著鬍子的以色列籍學員亞隆,不知什麼時候坐到我身邊,突如其來又極為認真地對我說:「你知道嗎?能活 1000 歲的小孩已經誕生了。」對於我的驚訝與不知所措,他不疾不徐地說:「這是目前一些激進科學家的合理預測。」怎麼能說是合理預測呢?我疑惑著。

像是早就準備好答案似地, 亞隆將雙手枕在腦後往後方草地躺下,這正中午的艷陽對他來說好像不太構成威脅。「想想看,我們現在的科技讓一個新生兒活到 100 歲,不奇怪吧?那麼到了那個新生兒 100 歲的時候,可以說科技又更往前進步 100 年了,對吧?」我點點頭,他像是對著天上的雲朵,又好像是附和我的回應似地繼續說:

「很好。那麼 iPhone 是哪一年推出的?2007 年?現在的 iPhone 比 20 年前的超級電腦還厲害。許多在 1980 年代無法治癒的疾病,如今都能夠治癒了;許多很難動的手術,現在都因為器械精良而輕鬆、安全許多。那麼,再用這樣的速度,不,用比這更快的速度,而且是加速度,指數型態地發展 100 年,你覺得那個到 2115 年,屆時已經 100 歲的新生兒,還會因為當今這個時代的一百歲人瑞老去時的那些病痛原因,而失去生命嗎?」

我說出「不會」的同時,好像看到一張嬰兒的臉出現在我眼前,難道是曬昏頭了。亞隆繼續說:「對,不只不會,而且他還可能得到很先進的治療,延長個 20 或 30 年壽命可活,然後,在那 20~30 年間,又會再發生往年需要 100 個年頭才能發生的科技跳躍。接著,那個孩子(當時他已 120 歲)就可能再多活 40 歲,只要 3~4 次的科技跳躍,只須確保每次的科技跳躍,都能指數型地延長那孩子的壽命,那麼每次延長 40,80,160,320 歲,一路累加上去,要能活到 1000 歲,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嗎?」

在奇點大學,你很難對指數型的發展說不(可能),我看著天空中似乎不準備移動位置的太陽,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在結束了與亞隆的討論之後,我忍不住想著這個千年後還活著的孩子,現在究竟在哪個保溫箱,或是在哪個科學家的地下室裡,哇哇大哭或著沉沉睡去。

10 年相差千歲

劍橋大學醫學專家艾伯.得桂(Aubrey de Grey)在一場 TED 演講中,清楚說明為何人類能活 1000 歲。

他以「人體機械」(Body Machine)的概念,描述我們稱之為「皮囊」的這個東西。若人體是某種零件系統,那麼就有幾種大方向來延續這組機器的運作時間:一、初始的優化(基因改良);二、不間斷的修復(基因修復與基因治療);三、零件的更新與替換(器官移植或疾病治療)。其中,以第二項「修復」為核心的長生概念,成為他最重要的理念。

初始值一旦設定了,在老年期所發生的病痛,多半來自青壯年生活中所累積的基因破損/破壞,只要能夠透過系統性的管理或防堵這些破壞,人類就可以有效延長壽命,直到能讓我們活到 120 歲的科技來臨,然後讓我們活到 160 歲的科技也會來臨,接著 240 歲、420 歲……

根據他的計算,有幸能夠趕上一波又一波連續的科技突破,並順利活到 1000 歲的人,跟趕不上最後一波科技革命而活不到 1000 歲的人,兩者的出生日期很可能只相差 10 年!也就是說,目前 10 歲的孩子,便是那個活在「能不能活到 1000 歲」的邊界的人;而剛出生的新生兒,則很幸運地得以越過那個活到千歲的科技邊界,又或者說,搭上了足以讓人不斷延長壽命的科技列車。

覺得難以想像嗎?20 世紀的美國人,平均年齡只有 48 歲,而 19 世紀時更是低至 37 歲。那個年代的人們,大概很難想像我的外婆目前高齡 90 仍然勇健,那麼如今的我們,很難想像自己可以活上 300 歲,好像也是很正常的吧?

生物因為有死亡,所以交配、繁衍,並且試著演化出更好的生命型態。但若沒有死亡──或者說幾乎沒有死亡,那麼是否生命/演化本身,進化的速度就會變慢了呢?是否死亡本來就是造物者的設計之一?為了讓我們不斷地,更快地,變得更好?

活得長、活得久,是不是一種相對的概念呢?我們現在覺得活 1000 年久,每隔 1000 年,人類才會演化一個世代,好像很長、很遠、很慢,但相比能夠活上幾千年的大樹而言,是不是也是很正常呢?又如果與宇宙中云云眾星的壽命相比,人類幾千年的歷史,是否也僅只是曇花一現?就如同七日之蟬,難以想像我們的 70 年壽命是一樣的。

如果科技真的得以讓身體的細胞損壞降至最低,並且在老化過程中不斷高速修補,那這樣的系統真的也能夠套用在腦神經或腦細胞上嗎?如果腦神經修補了,防止損壞了,那麼我們的思考能力也就得以保持了嗎?我們的道德訓練也一樣維繫住了嗎?我們的靈魂和智識能力,又會不會老化或損壞呢?有沒有可能我們的肉體能夠存活千年,但我們的思考能力卻跟不上那樣冗長的時光考驗呢?我們的腦容量準備好 1000 年的回憶嗎?我們能夠繼續思考已經思考了 1000 年的疑惑嗎?

谷歌旗下的風險投資公司 Google Venture,其執行長馬利斯(Bill Maris)在接受《彭博新聞》的專訪裡,透露他們現在正投資許多與生命科學有關的新創公司,其中有些技術讓他相信,人類將有機會延長壽命到 500 歲。因為基因科技發展的速度,現在剛出生的孩子,都可以在變老以前獲得改良。Google Venture 看到的未來,即便不那麼誇張說人類能活到 1000 歲,想必也有 500。

你想活到幾歲呢?嗯,我大概永遠碰不到那「千歲邊界」,也搭不上那班「延壽列車」,但我還是私心期待,若能活到 150 歲,也不錯了。

(本文由圓神書活網授權轉載,內文摘自《放膽射月!全球最聰明大學「奇點」教我的事》;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TO 人物》葛如鈞:擁抱未知,將自己放到新高度去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