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台灣硬體新創困境:大廠總為了量產改我們設計,是要怎麼合作?

catfi

作者:朱宜振 Lman Chu南星創業加速器(SSX) 創辦人兼 CEO。自 2008 年開始創業的冒險旅途,年屆 40 還是繼續努力學習如何失敗與快速失敗。希望為了兩個可愛的孩子打造出更美好的世界!

本文已獲原文作者授權。

前陣子台灣的新創社群很熱鬧,大多在討論這個之前在 Indiegogo 也一戰成名的 CatFi(過去叫 Bistro)目前無法交貨的問題。而現在出了狀況似乎都在印證這一類軟硬整合的新創團隊產品不容易產出的現象。

有許多人開始要求退款及出來給膠帶 (交代)。我想從另一個觀點來探討。

  • 我們是否認為未來不是只有軟體或者 Internet,因為這世界依然由原子構成?

如果認同的話,那麼表示本來就會持續的有硬體創新和硬體創業的出現。否則我們大概就是在加速 Matrix 的出現,大家都準備插插頭過活了。

而回到 CatFi,面臨到的挑戰真的挺大,一般做軟體新創或者過去的硬體公司組成都相對單純,顧名思義,僅需要軟體人或者硬體人即可。而對於做跟硬體新創有關的團隊,因為未來確實一切都會連網,一切都會智慧化,但是初創團隊往往一開始是掌握了自身的某個優勢和特色而選擇創業。而接著找到值得解決的問題時,開始發現自身團隊能力上的不足,於是就得開始建構相關團隊。

回顧我最後參加的新創公司, 一開始我們只是想建立個美國 + 台灣可能不到二十人的核心團隊,而想將硬體交給最擅長硬體的台灣夥伴。但卻發現因為要解決的問題太難,而台灣的生態並不善長於解決沒解決過的問題,而是承接你已經找到的答案協助你把這答案做的更完美。所以現在的團隊長到美台兩地將近 200 人。

從 CatFi 募集的金額 US$ 240,680 來看到其陸續幾個樣品照片到現在網站上的 CatFi Pro 照片。

其實很容易知道這募資金額如果知道這募資金額應該是遠遠不夠的,還沒考量到:

1. 本身群眾募資的募資成本

2. 團隊成本

3. 投入時間

4. 硬體 NRE(Non-recurring engineering),以及後續打樣和生產相關的成本

而原本的團隊是否能夠因為要去做軟硬整合的產品有所調整,我相信是有的,只是人的變數有太多。

而 CatFi 團隊提到需要 US$ 1.2M 的 NRE 才能完成,這部份我持保留意見,但可以想見的是團隊對於處理硬體的部份確實是沒經驗的。同樣的例子可以參考正在募資中的Blocks智慧手錶的例子,截至目前為止他們跟台灣的仁寶就有比較好的合作模式。

問題和挑戰來了,不是每個團隊都可以很快找到像 Blocks 的例子,而可能更多是處於像目前 CatFi 遭遇的挑戰。有沒有解決方式呢?

其實這就是我們為何會在標題寫下硬體加速器的原因。目前世界上最知名的硬體加速器 HAX 所主要運作的模式,正讓硬體新創團隊從帶到深圳利用當地的硬體生態圈,搭配群眾募資網站來驗證其產品或服務。

或許會有人問,為何不直接找到對的供應商就好了?

這學問就在於,硬體新創大多具備做概念性驗證(Proof of Concept,POC)的能力,但做硬體產品的能力卻是另外一種人。這樣做硬體產品 / 商品能力的人,在硬體新創中可以說是屬於必要但可能不那麼重要的,因此,在一個硬體新創團隊中,也不見得那麼適合一開始就把硬體團隊建構其中,但要培養出這樣能力的人是必然的。

單純的讓硬體新創團隊跟一般的硬體公司直接接觸,不管是台灣的電子五哥或者只是中型甚至小型的硬體公司,很容易是災難一場。

圖:電影《顛倒世界》(Upside Down)

如同此圖,你要兩個世界的人溝通,這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而這件事情其實正是硬體加速器的價值之所在。單純的 MatchMaking(好像是目前在台灣有的模式)就像是我介紹了你們兩個啦,剩下就交給你們了,成了都有我的功勞,不成,是你們不爭氣跟我無關啊!

或者有人會提問,那麼這硬體加速器讓大企業做就成啦!有資源有會做硬體的人明顯是對的。

這就是單純用資源來論述的盲點,由大企業直接做有幾個政治不正確點。

資源排擠,做這些新創一開始都是投入但產出不知道何時, ,而傳統硬體公司必須優先填滿產能和賺錢。這一類做新創的單位,若老大後台不夠硬或者不是由最高主管來做,一般很難壓下來執行往前走。 但問題來了,老大的任務是新創嗎?

設計包袱,台灣的硬體公司我們都很清楚,在做這一類類似 ODM/OEM/JDM 的模式中,我們都會想辦法去影響對方的設計。盡量用我們已經用過的方案,不管是為了降低設計風險,成本或者其他,這都是為了硬體公司本身利益極大化出發的。嘴巴會說跟客戶共贏,能真的做到的是絕對少數,但這樣往往就會失去新創團隊本來想解決問題的價值。而若透過硬體加速器,其利益和價值是與新創綁在一起,透過解決問題傳遞價值,才有辦法把新創的利益極大化。這才是真正的全體利益極大化,而非只是硬體公司。

語言不通,現今的硬體新創其實大多具備的核心元素是軟體及網路,而非硬體設計製造,也就是前面提到,硬體新創其實擅長於做 POC,但該 POC 甚至連硬體公司的新產品開發流程(NPDP)的樣品階段都不到。期待硬體新創能夠做到接近量產可能是緣木求魚,因為一般硬體新創的價值,並非在於懂得把其創新做到量產而在於「創新」,而硬體加速器也就是在解決這一類的落差。

這也是為何另外一個美國知名的硬體加速器 Highway 1 是由 PCH 所支持,但卻不在 PCH 內而獨立運作的原因之一,而 HAX 則選擇跟硬體生態連結但本身卻又沒有工廠在其中。

在台灣我們很容易用「硬體資源」來分析和解讀,探討為何我們都有這麼好的硬體生態,但卻沒有辦法有太多好的硬體新創,其實也正是因為我們太過看重「硬體資源」,卻忘卻新創的本質和重點其實在於 Entrepreneur(創業家)。而 HAX 和 Highway 1 等,其實正是用以人為本以團隊為本的方式協助其把價值做大,進而讓自身受益的方式。看起來都跟台灣有的資源很像,但運作本質不同。

我們很期待也正在試著把一個以人為本的硬體加速器運作出來, 也很期待硬體廠商能夠一起來探討(不要期待直接就是答案,而是得探討出來)一個真正的硬體新創生態圈,這時我們才能夠真的有更多好的硬體新創從台灣誕生。

(本文由作者授權,原標題為〈從 CatFi 看為何需要硬體加速器〉;圖片擷取自Catfi;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延伸閱讀:

南星創速器創辦人:從自造者到新創,為什麼台灣做不好硬體加速器
Kickstarter 是夢想國還是騙局圈?歐洲最成功眾籌 Zano 破產,爛尾再添一樁
【台大洪士灝】200 塊台幣有找的樹莓派 Zero,告訴台灣硬體廠的事
踩到硬體創業最大生死關,智慧貓咪餵食器 CatFi 交貨延遲 9 個月

【橘子學院】:

IOT 不只是口號》軟硬整合台灣新出路,新舊共享催生未來產業

台灣硬體廠如何放下身段,跨界海納百川尋找新出路?軟體新創如何謹守行銷承諾、即時出貨?當 100 片的初生之犢遇上 100 萬片的老手巨人,大廠與新創真的可以合作嗎?直接投資、業務合作、策略夥伴關係,哪一種合作模式最適合?
要讓台灣趕上 IOT 不可逆的時代浪潮,從零到一,用軟硬整合催生科技新產業,合作的契機從哪裡開始?

邀請第一線職人經驗分享,精彩活動千萬不要錯過喔!

活動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