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威士忌不在蘇格蘭,台灣子弟打拚七年創造紅透全球噶瑪蘭威士忌

82-800

30 年前,父親李添財把台灣咖啡賣到全球市場,寫下伯朗傳奇;如今,長子李玉鼎把宜蘭產製的威士忌,推向全世界。成立 60 年的老企業,如何走向百年之路?

文/陳彥淳

「You Won’t Believe Where the World’s Best Whiskey Comes From(你想像不到,世界最好的威士忌來自哪裡)。」這是美國《時代》雜誌在 2015 年在世界威士忌大賽(WWA)中,針對拿下世界第一單一麥芽威士忌大獎的品牌描述,還以「Sorry, Scotland. Nice try, Japan.(抱歉,蘇格蘭!辛苦了,日本!)的標題,調侃了過去比賽中的常勝軍。

  • 傳奇 噶瑪蘭威士忌拿大獎

《時代》雜誌會這麼驚訝,是因為這次的新科世界冠軍,竟是金車公司在台灣宜蘭所生產的噶瑪蘭(KAVALAND)經典獨奏 VINHO 葡萄酒桶威士忌原酒。大賽評審以「出奇的滑順口感」、「像波本酒加進巧克力牛奶」來形容這款威士忌;消息一出,引發全球瘋狂搶購,金車員工第一次接訂購單接到手軟,既有成品立刻秒殺,至今還在缺貨中。

「這些重要產品出去之前,一定要先經過我這關,像現在這批味道已經夠了,但顏色還不行,我馬上喊停,寧可不賣。」金車總經理李玉鼎擺著雪片般的訂單不接,「不急嘛,慢慢來,品質最重要。」

從金車宜蘭圓山酒廠產出第一道蒸餾酒開始起算,到二〇一六年 3 月 11 日時,即將屆滿 10 年;7 年前,接受本刊採訪的金車集團董事長李添財,站在酒廠前介紹第一批圓山酒廠所產威士忌,難掩激動地說:「國外的酒莊很美,但那是『他們的』,現在台灣終於有一個『我們的』的威士忌酒莊,我感覺很有踏實感。」

然而,10 年來市場質疑聲從沒停過:「價格太貴」、「口味太甜」、「做咖啡的怎麼會做酒?」、「威士忌就是要喝正統的蘇格蘭」等負評不斷出現,大家不太相信金車會做起來。「沒關係,我們就是大小比賽都盡量去,這樣才知道我們的水準在哪裡,要不斷學習;今天你不買沒關係,我們會做好等你來。」李玉鼎自豪地說。10 年來,噶瑪蘭拿到 162 面金牌,吸引全球買家主動上門,銷售超過 38 個國家。從懷疑、觀望,到產品秒殺,金車用成績說服大家,他是玩真的,也玩起來了。

「以前大家說,威士忌的故鄉是蘇格蘭或英格蘭,但以後,威士忌的故鄉還會多一個,那就是宜蘭。」李玉鼎日前在酒廠接受本刊專訪時感性地說,正巧就站在當年與父親相同的位置上,身分也是從原本的副總經理剛升任為總經理。

金車集團最早從生產清潔劑、殺蟲劑的志成企業起家,二〇一六年剛好是成立 60 年。35 年前李添財成立金車公司,33 年前推出伯朗咖啡走紅,事業版圖橫跨飲料、酒品、食品、蘭花養殖、水產養殖、咖啡連鎖店等事業,是年營收逾百億元、現金實力雄厚,卻不上市的低調集團,再加上李添財出身宜蘭,事業投資也多在宜蘭,成為宜蘭幫的代表企業之一。

  • 碰壁 長榮張國煒只喝可樂

7 年前噶瑪蘭威士忌剛推出時,李玉鼎還是副總經理,為了推廣自家威士忌,從品管到行銷都參與甚深。「我去外面吃飯一定自己帶酒,別人的酒我不喝,這是原則。」唯一一次推銷碰壁,就是遇上長榮航空董事長張國瑋,「他只喝可樂,人家是機長,有自己的堅持,我真的沒辦法。」十分欣賞張國瑋的李玉鼎搖頭笑著說。

比起李添財有著大開大闔的創業家性格,李玉鼎深入細節更擅於落實執行,「兩父子間的對話,有 99.9%都是在講公事。」旁人觀察,過去李玉鼎看到媒體就落跑,為了新事業親上第一線當起推銷員,接班態勢早已底定。

你要夠懂、夠清楚,否則人家也不會理你,只是空降部隊而已。」李玉鼎看到許多二代接班面臨的問題,相較於他一畢業就負責蓋工廠,一手打造金車的平鎮廠和圓山廠,「這些過程我都很清楚,也一直在學習。」李玉鼎說著,還不忘補上一句,「我應該沒有那種問題(沒經驗的二代)吧!」

進入公司 25 年,李玉鼎休假還不到 2 星期,週末假日還自己開車到工廠巡視,常常會和員工約早上 8 點見面,「要享受工作啊,很多第一代都沒有在休息的,二代都會嚇一跳。」他第一次請假是為了要去爬玉山,李玉鼎還問祕書:「我有假單嗎?」今年 2 月就滿 51 歲的李玉鼎說:「我至少還可以做個 30 年沒問題,好像是比較像第一代的 Style 喔。」

坐在金車圓山廠的酒堡裡的伯朗咖啡用餐,李玉鼎看著記者盤子上的兩球飯遲遲未吃完,皺了一下眉頭問服務生說:「這裡一般客人的飯都吃得完嗎?」服務生回說:「大概是一半一半。」李馬上說:「那從明天開始,飯量減少 2 成,客人要求再加,不然太浪費了,你在群組通知大家。」沒過多久,就看到李玉鼎拿著電話對相關主管交代相關事宜。「總經理就是很急,什麼事都要馬上做,而且看很細。」金車主管說。

前幾年李添財因為身體不適,休養好一陣子,長子李玉鼎順理成章升任總經理,次子李玉呈也升任為生技事業總經理。「創業者(董事長)的腳步我們永遠跟不上,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金車發揚光大,走向國際化。」李玉鼎表示。

  • 霸氣 砸錢投資不手軟

接班後的李玉鼎發展更為積極,去年首度登陸中國廣州設立食品廠,也到越南設立罐裝咖啡生產線,看好東協市場商機。在國內部分,威士忌生產線從二套增加至五套,明年底會再擴大至十套設備,光是酒品事業的投資就超過 30 億元,年產 400 億元;日前更大動作宣布進軍膠囊咖啡機,在台北市松江路買下一棟二樓,打造成頂級旗艦店,「未來咖啡機市場不能只有雀巢,一定要有 King Car。」他霸氣地說。

這兩年金車在海內外投資超過 15 億元,在市場十分少見,「我們沒有在編什麼預算的啦,有需要就馬上就投資。」李玉鼎笑著說,像用了 20 多年的製罐設備舊了,雖然還可以用,他卻再花 3 億元買新設備,強調設備該換就換,「這是我自己給自己的觀念,不能什麼都壞掉再換,就像車子一樣,不能等出車禍再來檢討,這除了有品質問題,還有安全問題。

部分食品廠巴不得設備折舊盡早攤提完畢,可以完全生產、完全獲利,「我最難理解,有些人願意花大錢買超跑,卻買二手的舊設備;我心想,拜託!」李玉鼎略帶不屑地翻了一個白眼,「企業如果連這個都在省,乾脆不要做算了。」話才說完,轉過頭,李玉鼎就提醒威士忌廠相關主管,「威士忌設備的銅壁會愈來愈薄,你應該去了解,像我們這樣的設計,可以用多久?何時該換?要換就要提早換……。」

除了敢砸錢投資設備,金車還有一個特色──掌握自有通路 。「靠自己、靠自己、靠自己。」李玉鼎一連說了 3 次,多數食品業把資源集中在品牌上,金車還堅持自營通路,「二〇一六年起我們在金門設立營業所後,掌握全台 8 萬 3000 個銷售點,其中包括 2 萬家雜貨店與檳榔攤,全部都是直營。」

相較於現代通路如便利商店、超市量販約 1 萬多個據點,近來增加數量已經有限,金車仍持續擴大在餐飲店等銷售據點的數量,二〇一六年目標是連同現代通路系統,總店數達到 10 萬店。「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便利商店可能看不到金車全部的商品,但其實還是很賺,因為它賣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而且毛利比便利商店更好。」市場同業分析。

尤其,日前全家便利商店更換咖啡豆,供應商從金車換成日商UCC,這讓李玉鼎很受傷,「影響很大啊,我不想多說什麼啦。」忍不住,李玉鼎接著說:「像我們伯朗咖啡館用光泉的牛奶,別人用低價來搶,我是絕對不考慮,要有義氣嘛!算了!靠自己啦!」

就連賣酒,金車也自己開設展售中心,二〇一五年達 30 家,2 年內要到 100 家。李玉鼎認為,自建通路培養商品的成功率比較高,因為一般通路比較喜歡賣毛利好、周轉率高的產品。

為擴大展售中心效益,金車積極擴大產品線,繼威士忌之後,一六年將推出琴酒。李玉鼎指著圓山廠的一隅,「那邊是葡萄園,已經種好幾年,採收 3 次了,還在研究而已。」但他其實已經大量買進葡萄酒桶,「總經理是玩真的。」酒廠員工透露,未來金車的酒品會愈來愈多樣。

當年外界不看好伯朗咖啡,李添財卻寫下傳奇,現在噶瑪蘭想再創奇蹟,李玉鼎成為最重要的操盤者,「英國帝亞吉歐集團年營收 6000 億元、法國保樂力加集團年營收 3600 億,LVMH 集團、三得利集團的酒品營收也都有上千億元,我們面臨的是世界級的酒商大廠,都是 100、200 年的公司,金車還有很大的空間,這是百年事業。」平常不愛講數字的李玉鼎,其實把數字都記得清清楚楚。

  • 心態 從樂觀角度找機會

問他會不會擔心全球市況不好,李玉鼎嘆了一口氣說;「哎喲,我們這一行,景氣好也不會多喝兩杯咖啡,人應該要從樂觀的角度去找機會,如果有人一直喊『夭壽,命不好啦。』我保證他一定歹命,要正向啦!」在李玉鼎心中, 企業沒有什麼大小,投資也不分快慢,事業其實是和自己競爭,「我們一直在進步,對自己負責。」這是金車少主最重要的使命。

(本文由合作媒體 財訊 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