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導讀:資策會在成立之初,被政府、民間應許為一個可以帶領台灣資通訊產業向前走的領頭羊,但是隨著時間遷移,資策會在整個產業的角色卻沒有大家預想得這麼明確有力,也因此招受許多批判。前陣子甚至有批評認為,資策會這個角色應該要下台一鞠躬了。

在資策會內部奮鬥五年的副執行長王可言,在 2015 年末最後一天離職,並且在臉書寫下五年工作感言:「回首看來,這可能是我一生最沒效率的五年。」內文檢討資策會體系,以及回顧過往的耕耘收穫。以下內容轉自於王可言臉書,由作者第一人稱敘述。

2015 年 12 月 31 日是我在資策會服務的最後一天。這個旅程花了近五年我人生的 prime time。當初回國的目的是希望用我多年在軟體服務的經驗和能力,為日益惡化的台灣經濟貢獻一份力量。可惜的是一些在位的人只會使力讓你無法有效的推動改革,而不是深思該做什麼事才能促進產業發展。回首看來,這可能是我一生最沒效率的五年。

原因當然很多,個人高估了台灣資訊硬體產業、資策會、政府等轉型的決心;低估了抗拒轉變的人阻撓力量。高估了自己的影響力,低估了錯的領導人對企業文化的巨大影響。

不過這五年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帶出了幾個還不錯的年輕人。經常的演講,讓台灣有些人看到大數據、API 經濟與金融科技的機會。打了一些系統服務、雲端、大數據的基礎。雲端團隊得了很多獎,也賣到日本和新加坡,可是廠商還是抱著硬體思維去經營,又捨不得投資,價值觀不對,自然無法做出有價值的雲端服務。

最後決定自己帶幾個同仁去創業。希望能打造出一個台灣的金融科技生態圈,讓更多想創業的人能在我們的生態圈上成長。兩次募資,沒想到都被某些人直接間接的干擾。我們團隊決定從新出發。

資策會常被社會罵對資訊產業發展缺乏貢獻,其實是由來有自。其領導人一般來說,缺乏帶領台灣軟體服務產業取得國際競爭力發展的熱枕,決心或專業能力。如果政府把領導人位置用來酬佣,怎麼能只責怪法人的員工呢?

祝福與期勉資策會的同仁,要時時不忘社會與產業的需求與期許。深化技術,並聚焦於對台灣未來重要的領域,踏實的做有價值的技術和解決方案,而不是在後慢慢做慢慢追。永遠也追不上國際水準。
資策會有一些盡心盡力的員工,未能好好發揮,包括我在內的領導階層責任重大,要好好反省。

無業的第二天(編按:此文為王可言 1 月 2 日所發),聚焦於金融科技產業發展再出發之前,我也有一些自省。希望明年此已有不錯的具體結果。

敬祝大家新年健康快樂,事事順心如意,平安喜樂!

(本文轉自王可言 Facebook,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圖片來源:LendingM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