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Uber 一直「致力於」與世界各地的出租車行業發生衝突,而發生衝突的根源,就是 Uber 的共享經濟模式。儘管 Uber 會在宣傳時強調人們可以利用業餘時間成為 Uber 司機,但是那些真正能從 Uber 中賺錢的,還是每天早出晚歸的全職司機。

為了保障 Uber 司機的權益,西雅圖市議會在 12 月 14 日以 8-0 的結果高票通過了一項新的法令,允許 Uber、Lyft 以及其他汽車共享應用的司機成立工會。根據紐約時報報導,西雅圖市長 Ed Murray 事後發布聲明,表示擔心這一法令通過後,司機工會與企業之間的談判會產生未知的社會成本,所以拒絕在議案上簽字。不過這並不影響法令的生效。

  • 誰可以組建工會?

除了允許司機聯合成立工會,保護自己的權益以外,該項法令還有另外更深層的意義。在了解這層意義之前,我們有必要解決一個問題——「僱員」和「合同工(約聘工)」,誰有權利組建工會?

1935 年 7 月 5 日,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了《國家勞工關係法》(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簡稱 NRLA),該項法案的目的是保證私營企業員工擁有組建、加入工會的權力,允許勞動者與雇主進行集體談判,維護自身權益。美國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也於法案生效的當天成立,該組織的目標是負責管理企業工會代表選舉,並對企業涉及勞動關係違法的行為進行調查和賠償。

NLRA

(《國家勞工關係法》的簽訂瞬間)

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在其網站上對《國家勞工關係法》的解釋如下:

(針對僱員)這部法律保護員工參與目的是提高薪資、福利、工作條件的群體活動,以及參與支持和參與工會活動的權力。

(針對雇主)這部法律的不公正條款給雇主、機構與僱員之間的關係施加了特定的限制。

(針對工會)這項法律保護僱員(Employee)接受或拒絕工會代表的權力。它也保護和限制工會代表僱員的勢力。

從上述官方解釋中,我們不難理解,《國家勞工關係法》認為工會應該是由僱員(Employee)組成的,並不涉及「合同工」(Contractor),因此在美國,有權力參加工會活動、加入工會或組建工會的,都應該是企業的正式僱員。

  • Uber 司機——僱員還是合同工?

現在回到 Uber 的案例。在以 Uber 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模式快速崛起後,有一個問題是一直沒有解決的——那些為 Uber 工作的司機究竟是僱員還是合同工?

與中國不同,美國採用的法律體系是英美法系。英美法系的法律淵源包括各種制定法也包括判例,其中判例所構成的判例法在整個法律體系中占主導地位。所以在美國,一個特定地區中曾經出現的典型判決先例將可以影響到其他地區日後的判決決策和立法依據。

在西雅圖市議會通過新法令之前,曾經出現過一些司機身份的爭論和糾紛。比如 2015 年 6 月 17 日,加利福尼亞州勞工委員辦公室表示 Uber 司機是僱員。不過在加州的案例中,並沒有產生具體的法令條款,因此仍然無法對日後的判決產生影響。

Uber driver Barbara Ann Berwick is seen at her home in San Francisco

(加州案例的當事人 Barbara Ann Berwick,她在訴訟中獲得了 Uber 的賠償,圖片來自:JP Updates

相比之下,12 月 14 日西雅圖市議會通過的,是一項明確的法令(Ordinance),這意味著西雅圖政府成為第一個將 Uber、Lyft 等共享用車應用平台下的司機從法律層面上定義為僱員的城市,這也是我在上文所說的,允許共享用車軟體的司機成立工會背後更深層的含義。

2015 年 1 月 22 日,Uber 政策研究部負責人 Jonathan Hall 和普林斯頓大學經濟與公共事務學教授 Alan Krueger 聯合發布了一份僱員調查報告,這份報告展示了 Uber 的部分司機數據,其中一部分展示了有多少人作為全職 Uber 司機提供服務:

Uber 司機可以被粗略地劃分為 3 個規模相近的群體:沒有其他工作,只擔任 Uber 司機(38%);擁有自己的全職工作,只在業餘時間以 Uber 司機身份兼職(31%);以 Uber 為全職,並有其他兼職工作(30%)。

從這個數據中我們可以推斷,對於 68% 的 Uber 司機來說,Uber 都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然而一直以來,Uber 憑「共享經濟」一詞,否認與司機有僱傭關係,僅僅將他們定義為「合作夥伴」(Uber driver-partners)。

3.pic

(美國 Uber 的月活躍司機數量增長趨勢)

美國工會的權力之大,相信不少人都有所耳聞。2015 年,美國的工會勢力在經過了金融危機的數年沈默後再度崛起。9 月 18 日,美國聯合汽車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UAW)與菲亞特 – 克萊斯勒簽訂協議,為美國汽車工人爭取了 10 年以來首次加薪,雖然這次加薪限於菲亞特 – 克萊斯勒,但也為福特、通用等汽車廠商工人加薪起到了示範性作用。即使是汽車製造商這樣財力雄厚,擁有政治力量的財團都要屈服於工會的力量,更別說 Uber、Lyft 之類的共享經濟公司了,更何況現在這些公司並沒有對司機負擔起足夠的責任。

在被法律賦予了組建工會的權力後,這些曾經被共享經濟全職為共享經濟公司開車的司機,將可以藉助工會的力量,要求 Uber、Lyft 與他們建立僱傭關係,同時提供相對穩定的工資,固定的工作時間,以及超出法定工作時間的「加班」補償。由於一直以來,這些司機都需要自行承擔車輛保養成本,所以未來也不排除司機工會向共享經濟公司施壓,轉移司機的養車​​負擔。司機地位得到提升後,這些共享經濟公司也不能再隨心所欲地「根據市場需求」調整給予司機的補貼、獎勵。

用一句話總結,西雅圖的新法令將會讓共享經濟公司承擔更多的責任。雖然這樣的勞動關係可能偏離了「共享經濟」的概念設定,但更加符合社會發展狀況的需求。

不過西雅圖的新法令目前還不會對中國的共享經濟市場產生實質性的影響,因為中國的法律體係為大陸法系,不存在判例法。但我們也相信市場和輿論的力量會讓 Uber、滴滴等共享經濟公司自覺重視保護司機的權益,讓他們真正從共享經濟商業模式中獲得好處。

  • 如何區分僱員和合同工?

僱員與合同工這兩個概念有什麼區別?為什麼不僅是司機和市民這兩個主體,就連很多普通大眾也認 ​​為他們應該屬於僱員?法律服務公司legalzoom 的一篇文章簡述了分辨合同工的方法:

·是否自行負擔工作所需的裝備、材料、工具?

·工作必須的生產材料不由雇主提供

·企業是否可以隨時解僱這一員工?員工是否可以無需擔心被辭退,自由選擇上班與否?

·員工在聲明自己合同工的角色後,是否掌握決定僱傭時間的主動權?

·工作是暫時性的,還是永久性的?

曾在法律服務公司 LexisNexis Applied Discovery 擔任產品經理的 Cliff Gilley 在問答社區 Quora 上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Uber 對司機的工作行為和績效提出了很多的要求; Uber 對車輛種類、車況有限制; Uber 向沒有 iPhone 的司機提供用來接單的 iPhone(注:Uber 司機端應用現在​​也可以在司機自有的 Andr​​oid 智慧手機上運行)。……這些對司機工作表現的控制已經足夠認定司機是 Uber 的僱員而非合同工。

ubernihao

(廣州 Uber 的司機獎勵政策及五星司機服務標準)

所以僱員與合同工的區別,說白了就是企業對員工的工作行為有何種程度的控制。

  • 如果 Uber 司機是僱員,那麼 Airbnb 呢?

2015 年 8 月 4 日,酒店媒體HotelNewsNow的一篇文章表示法院對 Uber 司機關係的認定可能會對 Airbnb 產生影響,不過事實是,日後社會輿論和管理部門都將矛頭指向了 Uber,而非同屬共享經濟的 Airbnb 甚至是 Uber 的直接競爭對手 Lyft。

maxresdefault

(圖片來自:Youtube

如果我們按照上文的評判標準去思考,A​​irbnb 的房東是否能夠算作是 Airbnb 的僱員?

Airbnb 的特色在於能夠給遊客提供區別於酒店的旅遊住宿體驗,所以在「幫助中心」的「房東義務」中,Airbnb 只有以下的要求:

房源僅用於住宿用途。如果房源是活動房、帆船、遊艇或其他類型的船隻,那麼在預訂的住宿期間,房源必須半永久性地固定在一個地方。房源必須準確描述,且位於房東聲稱其能夠出租的地方。

相比 Uber 對司機車輛型號、使用年限、駕齡、商業保險保額的嚴格限制,Airbnb 的要求比較寬鬆,這也讓用戶能夠通過 Airbnb 獲得獨特的住宿體驗。

Airbnb 對房東資質的要求也不高:

幾乎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房東!註冊 Airbnb 帳號和發布房源完全免費。Airbnb 網站上可供出租的房源和發布房源的房東一樣風格各異。

Airbnb 從房東義務待客標準兩個方面規範房東的行為。待客標準很好理解,房源、個人資料、價格的準確性,與租客的溝通,房屋清潔度、基礎設施等服務構成了「待客標準」。Airbnb 在待客標準中通過具體示例說明了怎樣的服務能夠讓租客有最滿意的體驗,但並不會做太多強制性的要求,這個特點從以及中可以有所感受:

雖然所有 Airbnb 房東都應考慮為房客提供香皂、衛生紙、床單、毛巾等基本便利設施,但重要的是要記住,旅行者往往會對其他便利設施感興趣,如電吹風、熨衣板或 Wi -Fi,或者確切要找適合家庭入住這樣的便利設施—— 便利設施

要讓您的房源看上去光鮮亮麗,請在房客到達房源前採取以下措施:清掃房客住宿期間可以使用的所有房間,並特別關注衛生間和廚房。……我們知道,清潔是房源準備過程中比較具挑戰性的一面,尤其是如果您自己也在旅行。如果您自己無法清掃房源,可以在房源價格中加上清潔費,用來聘請專業清潔服務公司。—— 清潔度

房東義務中,Airbnb 規定了房東有確保或了解房屋安全、周邊環境管理、法律法規、保險的義務,不過這些「義務」其實也是很多人在自己生活中的常識和習慣。

除了這些服務規範以外,Airbnb 平台上多樣化的服務體驗也與 Uber 日趨標準化的服務和管理有很大的區別。

Uber 共享的是車輛,以及司機的勞動。在提供良好服務以外,Uber 司機還需要提高服務效率,爭取獲得「衝單」補貼,Uber 任何一點涉及金錢利益的政策變動,都會對司機行為有很大的影響。相反,Airbnb 真正共享的只是房東的房屋資源,以及清潔、溝通等勞動,Airbnb 與房東的相對地位也更加平等。

綜上所述,Airbnb 對房東行為的控制、管理遠不及 Uber,因此在尚無法律案例對 Airbnb 房東角色下定論之前,這一群體並不足以被看作是 Airbnb 的僱員。

  • 共享經濟服務者,應該是什麼角色?

創業者眼中的共享經濟可能是這樣的——我有一台車,在不用車的時候我通過應用程式把車借給別人,並收取一定的費用,這樣就可以利用社會上的閒置資源創造更多的價值。雖然很多從事共享經濟服務的網路公司都在突出自己「社交」、「共享」的特性,但是他們仍然無法躲避那些全職在自己平台上工作的勞動者。

然而一直以來,這些勞動者並沒有成為共享經濟公司的僱員,公司也拒絕向他們提供更合理的報酬、福利,導致他們更像是互聯網時代的臨時工。《財富》的一篇報導甚至用「臨時工經濟」指代共享經濟公司。這樣的定位對於那些希望通過共享經濟養家糊口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這些企業也會利用共享經濟的旗號,為自己規避經營風險,逃避應有的責任。

在不久的將來,共享經濟是一個規模龐大的行業,有的勞動者把自己 100% 的工作時間交給這些公司,成為全職的共享者,當然也會有不少的人利用業餘時間參與共享經濟服務,利用閒置資源參與社交活動,賺取零花錢。對待前者,任何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都有義務給予他們相對完善的職業保障以及對等的報酬、福利,也就是賦予「僱員」的角色,畢竟全職服務者付出的時間、精力以及為共享經濟公司創造的價值足以等同於一般的「僱員」。

  • 延伸閱讀

共享經濟加深的不只是零碎勞動效率,還有勞動階層的不公

從一位父親的死亡,看見 Airbnb 快速成長背後的隱憂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ifan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