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連續創業家溫明輝:創業可以學,但成功教不來

 5669185_4aedac659f_z

作者 溫明輝 ,在中國科技大學擔任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助理教授,同時也是一位有連續 5 次互聯網創業經驗的網路創業者,現任新創公司 Vivianfit.com 執行長 (CEO)、xBacon 策略長、member of IEEE Systems, Man, and Cybernetics 等職。

台大教授發表的一篇「社會不該盲目鼓吹年輕人去創業!」內容在擔心年輕的創業者「沒有準備好」就開始創業,也期待社會不要推著這些沒有準備好的年輕創業者,蒙著眼睛就的開車上了這條所謂「九個失敗一個成功」甚至是死傷慘重 相對困難的路

這幾年創業者們應該有一種壯志難伸的一口氣悶在心裡。國家用力推文創,電視觀眾聽的是中國好聲音、看的是花千骨、琅琊榜;連我們一向自豪的半導體科技業,也深深感受到紫光霸氣外露的強勢。特別是當對岸已經一堆互聯網公司上了 Nasdaq 敲了鐘,甚至還開宗明義的把「互聯網+」定為國家經濟推升的引擎,我們現在有的只有一家十五年前上市的互聯網公司,股價 $1 塊多美金的 Giga 和信超媒體。我認識的一些台灣創業者,創的業不是開民宿、咖啡店,他們想的是世界戰場的格局,對自己的項目懷抱的夢想很大,為的是也幫國家爭一口氣。

今年,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變成中國的國家級戰略,想像一下,強國人都已經是強國人了,還那麼積極 把資源投在年輕人身上 ,無怪乎馬雲敢直言「台灣沒希望了」,不止如此,對岸企業家以行動來表示,直接 伸出援手 提供資金來幫助 敢於冒險,不怕夢想被嘲笑 的台灣年輕創業家。若說資金是 外國人 ( 中國人韓國人 ) 來幫忙創業者那也就算了,但是如果連供應企業人力資源的大專院校,在培養和鼓勵創業的思維與態度都不能和創業家真正期待的方向一致的話,我想創業者們心裡的感受大概就是「我在前線拚搏戰況吃緊,後勤火力不給補給就算了,還在糧草上放火幫倒忙」。

我猜大概也是如此,教授的一篇文章會引起創業者們在網路上的一陣討論。我相信應該沒有人只是想要打臉教授,只是真的感覺「創業的道」,傳播的不夠真實、不夠快速,然後創業者心裡有些話不吐不快。

  • 創業準備再多也不保證你能成功

陳嫦芬 教授主張「不要隨便鼓吹年輕人沒準備好就創業。」和創業家馮彥永(Yenwen Feng)主張的「創業這件事,沒有所謂準備好了再上」的這兩個論點其實是在討論對 創業的「準備程度」,準備程度的高與低是一種連續的概念,是多和少的問題,準備的成本投入的愈多、知已知彼,固然可以對自己創業主題在掌握度與理解度相對的提高,但真實情況告訴我們,就算是有所準備,也不代表新創公司就能夠順利存活下來,更別說是可以創業成功。

什麼叫所有準備?在台灣,的確許多創業競賽或是政府研發補助,多是看創業者是否有一份規劃完整且面面俱到的商業計畫書 (business plan),評審委員們用這份報告來評比創業者是否在自己的項目上做了準備。

但是,上過戰場的創業者其實都明白那些所謂創業聖經、教科書上教的創業計畫書,就算我們寫得再完整,都很難趕得上真實市場變化的節奏。數據告訴我們,就算是連美國排名第一名的創業大學 Babson College (註:培養出台灣 創業甘道夫 -T.K. Tai-Ku Chen 的一流創業教育學校) 調查 919 位校友,其中有 55.8% 的人在創業時,其實都沒有撰寫商業計畫 (Esquivel, 2011)。

寫一份商業企劃書本身沒有什麼不好,因為計劃書至少可以幫助創業者把制式的問題從頭到尾想透徹,但是與其花時間去完整一份難以對應創業實際情況的報告書,還不如早一點讓自己的產品進到市場中,讓產品在真實的創業情境中裡去找到答案。

許多實戰過的創業者們多信仰 精實創業 (lean startup) 的觀念,我們用最小的可行的產品 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務實地從用戶的回饋中學習產品到修改的方向。我也深信 創業的成功是教不來的,只有從挫敗中學習,才有機會可以導引到成功 。所以創業者不能只是想,只是花時間在寫企劃書紙上談兵,總覺得自己沒準備好而遲遲不肯行動。創業者應該愈早 / 愈快用最低成本 (錢、人、時間) 的方式讓自己的產品去碰撞市場和用戶,因為不論市場回饋的結果是好或壞,都可以 幫助產品找到調整的方向

就這樣再經過幾次 Pivot 過程之後,產品才可以愈來愈靠近市場,在那個時間點錢沒燒完,團隊沒垮的,才有機會靠近成功。

不論是紙上談兵寫好計畫書的前置準備,或是把 MVP 放到市場裡去收取市場反饋。都是創業過程中的「準備」功課之一。但是有所「準備」的創業者都不見得能夠成功了,所以根本沒有準備到「好了再上」這件事。

既然「準備」不能保證成功,那是不是代表年輕的創業者就可以不用準備?

我想大家的理念應該是一致的,有準備都不一定能成功了,沒準備就上大概只能失敗。只是在這裡我說的「準備」是個程度的概念,依著創業者自身的能力 / 知識和創業的主題而有所不同,這裡的準備不會只是「有」、「無」或是「好」的問題。

我支持在創業之前,年輕的創業者其實還是應該要具備一些知識?那麼,如果要準備的話,應該要知道哪些事?至少要準備到什麼樣的一個程度?不教而戰謂之殺,如果上戰場時連拿槍的基本動作都不會的話,那跟自殺有什麼兩樣?在這裡的,失敗和自殺不一樣,有準備了上戰場失敗才能知道為什麼而敗,才可以夠有所領悟成長,確保下次不在同樣的決策上犯一樣的錯誤。

  • 創業者還是得有上戰場前的「準備」

影響創業成功的因素很多,矽谷創業教父 Bill Gross 說 影響創業成功最大的因素 是「時機」,其次還有「團隊 / 執行力」、「創意的獨特性」、「商業模式」、最後才是「資金」。這五大面向一樣都是市場中的動態變數,環境一直在變,所以永遠不可能「準備到好」。但是創業者在上戰場之前,對這些重要的面向,還是得做準備,除了至少要俱備基礎的觀念與理解外,更得要將自己的創業主題代入思考。創業者應該要全面性的在這幾個面向中 找到至少能夠說服自己和團隊投入創業的理由和規劃 。舉例來說,首次創業的創業者能不能有邏輯陳述自己創業的點子和回答創業三個面向的簡單問題:

1. 用戶面向:東西賣給誰、他們為什麼要買

2. 技術面向:產品怎麼做、製作成本負擔?有沒有獨門的技術?

3. 商業面向:透過什麼賣、怎麼賣、賣多少、怎麼收錢。

初創者必須對至少上面的問題能在自己腦子中清楚描繪,才可以有信心的進入市場拚搏。如果創業的題目及模式連創業者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話,那又要如何拿這個創業的夢想說服其他伙伴加入團隊,更別說是要說服投資人或其他企業合作夥伴了。

  • 創業是可以學的

我會說創業是可以「學」的,但我不會說創業是可以「教」的 。「教」是別人給你的,是教的人認為你需要什麼才給你什麼;「學」不一樣,「學」是你知道你自己想要知道什麼事情,才去要到這個知識來的。這是為什麼創業這事「教」不來的,因為每個人創業路上遇到的風景都不同,創業者比其他人更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所以得要靠自己去找到答案來幫助自己的事業前進。 學什麼關係著那顆創業的初心,就是 創業者的思維 (entrepreneurship mindset)

創業者是怎麼想自己創業這件事?就知識層面的創業準備而言,一個人創業者有了創業的決心後,會遇見方方面面的問題,不能自我解答的,便會起了對知識的渴望,創業者會主動的去探求外部的知識來解答你對創業的種種疑惑。

這些知識在互聯網的時代裡,大學裡教育、書本上的知識,其實只會是創業知識的其中一個環節,這些較結構化的知識在網路上都有優質且免費的內容,例如「矽谷頂尖創投的創業教育課程」、「Coursera 創業系列課程」等,且多數都比學校裡教授可以傳授的創業知識更為完整與務實。除了課堂上的知識,創業者也可以參加實體的聚會、論壇活動、短期密集培訓課程等獲得更多實戰的心得並且結識創業的同好;也可以每日閱讀諸如 36Kr、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數位時代等科技新創公司的新聞,幫助創業者掌握產業界動態的風口,因為風口就直接影響創業最關鍵的因素 – 時機 (timing),如果創業者連風口都不知道的話,那要如何掌握風向?這些都是我認為創業者應該做的基礎準備。

但是,創業家也不要落入一直學習,不開始行動的盲點,因為對創業家來說 「學習」是好事,但「不斷學習」則可能是一種阻礙 (洪大倫 )。 因為終究創業的答案是在實踐的過程才會領悟。

  • 創業這事兒,教授不懂就別亂發言?

如 Bill Gross 講的,影響創業成功的因素至少就有「時機」、「團隊 / 執行力」、「創意的獨特性」、「商業模式」、「資金」五大面向。

要一個教授同時「深入地」掌握創業的方方面面,的確是有先天上的難度。因為絕大部份的教授在學術生涯裡的確是僅專注追求「特定的領域」上的頂尖知識,教授們從研究計畫中摸索、研討會與學者們交流、或從研究論文中提升和領悟自我在特定領域知識的程度,這過程較接近所謂的 book smart。

相反的,創業者們除了在創業主題領域的基礎知識之外,幫助他們知識成長更會是創業過程中與用戶打交道、研究產品增長、與競品拚搏、與盟軍談判等實戰過程中所獲得的 street smart,甚至還有從項目失敗 falling on the street 後用切身之痛所換得的深刻領悟。白話來說, 兩種知識就是正統的學理知識以及社會實戰後所領悟的江湖知識

以知識的掌握程度來看,大學教授可以很輕鬆的上完自己熟悉領域的整本的教科書,對與學理知識的來龍去脈也都能清楚掌握,這是一種比較由上而下 (top-down) 的知識結構,但教授們並不一定有機會親身體會到書本上理論或方法在實務應用後上所產生的結果;相反的,創業家 (特別是創辦人) 在商場上繳了許多學費,對於創業各個面向的知識獲得累積與增長,是一種由下而上 (bottom-up) 的知識結構,創業者甚至能夠一次分享前述五大面向中血淋淋的實戰心得,但卻不一定能夠通徹的理解領域主題的知識結構。

你要問我教授的 book smart 和創業者的 street smart 哪一個比較厲害?我認為兩者在管理方面的知識其實都是要解決企業的問題,只是定位上有所不同,book smart 知識含量高且深入;street smart 涉及層面廣,而且含涵有更多的智慧。兩種知識在不同的創業階段、不同的企業規模分別扮演不同的角色。當然,部份硬底子生意的企業,非得要有深厚的學理知識基石,才可以建立技術門檻。許多博士級的創業家像是國內 VMFiveAppiercacaFly 等,在專業領域上的技術絕對不輸大學實驗室裡的研究能量,這些創業者過去已花很多時間在 book smart 中鑽研厚植實力,在 street smart 中領悟並啟發商業模式的建立。

其實,不管哪一種知識,我想說創業這件事可以有財金專家、行銷專家、技術專家,但很難有所謂的創業專家,因為即便是連續創業家也不敢保證未來的每個項目都可以成功,就連風光的 獨角獸企業 都可能因時代的變化而淘汰了,怎會有人敢說自己是創業專家?

第一次初創企業的創辦人非常需要及早獲得 street smart 廣而全面性的知識,這會讓創辦人更能夠全方位的思考創業在各個面節的執行策略 。對於一個初創的創業者來說,第一次創業時最缺乏也最難體悟的便是這方面的知識,這時候團隊成員在專業知識上的互補性就非常重要。等到公司慢慢步入成熟階段,規模建立後,新創企業會開始需要更深入完整專精在特定領域的知識,讓分工更專業。

也因此,許多新創公司漸漸成長後,營運長、財務長等重要的崗位甚至會找尋外部的專業經理人來擔任,為的就是專業分工,讓對的人辦對的事,所以就算是創辦人不兼執行長了,在科技業也是正常的事。後面的企業經營,就比較像商學院傳授的企業管理、經營方面的課程,教導上軌道的企業如何永續經營。但邏輯上是這樣思考的,一家新創公司如果連活都活不下來了,根本沒有本事擴張,也不會用得上後面針對成熟企業的高階管理知識,這也是創業者發文主張大學教育和創業教育之間主要的落差。

  • 風不起就造風   正面鼓勵 vs. 盲目鼓吹?

去年一整年除了各大學和民間團體針對學生超過 15 場次以上的創業競賽, 科技部教育部 也都大力推動面向學生的創業的輔導計畫,部份教授們過去即便有業界工作的實務經驗,但多數是在大公司服務的經驗,教授們甚少有從無到有親身參與新創公司的創業經歷,其中,有創業成功經驗者更是少見。

最近因為「青年創業」這個國家的政策風向球來得太快太猛,對創業領域有興趣的教授們也得要 開始學習 什麼是創業教育,思考如何將調整過去在教學上的內容與教學方式來適性於大學生的創業課程。最近, 國內大學也開始嘗試設立 衍生企業 ,試著協助 教授 實驗室的研發能量 進行創業。在硬體環境方面, 中小學開始創客 (maker) 教育 ,創業基地、 共創空間一間一間設立, 各大學也都廣設育成中心,甚至是加強版的 創業加速器

整個社會開始吹起了創業的風,風氣形成之後,能創業的、不能創業的;想創業的、不想創業的,都被風向推著走,知道為什麼創業而創業的人,就是找到自己熱情發揮之處;不知道為什麼要創業還去創業的人,就是所謂受到鼓吹而盲目的跟隨。

大學生的創業競賽太多,學生得了創業的獎項就以為自己就是在創業,卻無法理解創業競賽本身就是「創業」和「競賽」的組合, 大部份的校園團隊還是抱著「競賽」的態度在創業,我想這並不是政策造風者的本意 。當然,創業的風氣也同樣鼓動了更多優秀青年創業者的冒險和嘗試,諸如 Flux 3D、VMFive 等校園團隊,不論是透過群眾募資或是商務融資,目前都順利的在國際的舞台中努力。有創業過的 大學教授像 葛如鈞(Ju Chun Ko),也正嘗試發展 新創項目 讓創新品牌產品,有機會站上國際。

我自己從 2008 到現在,分別參與過五次互聯網的創業項目並擔任創辦人或合伙人,我切身感受到的就是台灣的創業環境真的在加速的向前進。風氣盛、速度快都沒關係,我們不要停下來,政策造風者下一步該思考的,是這樣讓這部愈開愈快的火車,能夠有效率的到達目的地。

我所理解的大學,在這個創業風潮中應當是扮演「創業教育」的角色 。而創業教育最重要的是幫助學生了解創業的 真實性 ,讓課程、活動、實習都貼近創業的真實的創業情境。有教育理念的大學思有中心思想,不要僅是跟風盲目地衝刺教育政策下,上位者所訂立的 KPI 指標。

大學創業教育的主題太新,大多數的大學還不知道如何著手,只能看著頂尖的大學怎麼做,然後有樣學樣的在自己學校的創業教育行動方針上一步一步試誤 (try and error)、逐步的調整 Pivot 找到適合自己學校、科系學生的創業教育作為,發展屬於自己大學的創業特色。樂見的是許多大學在創業教育上,開始不找那些非常成功的企業家來演講創業,反而是找來正在社會上冒險嘗試的青年創業家和學生們分享創業的經過和心得,好處是一方面青年創業者可以更貼近在校同學的現況條件 (年紀、背景、學經歷、可用資源) 之外,另方面也讓在學學生除了學習書本上的知識外,也可以及早透過青年創業者們分享的街頭知識,及早瞭解真實創業情境的樣貌與生態。

在大學創業教育方面,我相當明白大學教授的擔憂,因為強如美國創業第一學府的 Babson College 整個學校學生都是為學習創業而來就讀,但在畢業後立即投入創業的也僅有 7%-10%,直到畢業十年後,創業校友的比例才能夠接近 50%。因此大學在創業教育上的角色應該定位在 幫助青年創業者更貼近真實的去認識創業是怎麼一回事,正確理解、嘗試才能讓青年們判斷自己適不適合創業,也才不會盲目的跟風追隨。

不管創業或是就業都是人生職業的選項之一,我深信人們要追求讓自己感到熱誠的事,才能有機會成功,創業也是。創業和人格特質息息相關,套句流行話來說就是「有些人適合有些人不適合」,如果學校在創業教育上發掘了充滿熱情的學生,大可將學生對接到公、民營的專門的創業輔導單位,讓專業的創業輔導資源來幫助青年創業者加速將想法落地且務實的發展。當然更重要的是創業者自己的覺悟,創業是創業者的選擇,所以自己得要有創業家的精神。那種精神是 燃燒自己也要去改變一些什麼的夢想作為,真正的創業者會朝著目標前進,自我鍛練和成長,且能承認與接受錯誤

最後,創業這事其實和年紀無關,就算是 90 後的小屁孩 也可以幹一番事。很高興在假日聽得見來自教育界與企業界談論幫助年輕人創業的主題,也期待台灣青年創業也可以在國際上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創業家們請繼續加油,投入創業教育的大學教授們也請加油!

創業就是追求著前方未知的風景所以才美麗。

(本文為作者溫明輝投稿刊登,原文刊載於 作者個人臉書 ,圖片來源:Thomas Edwards,CC Licensed,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