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投資沒人愛,創投工會秘書長蘇拾忠:台灣得了「天使投資缺乏症候群」

編譯 / 藍凱柔

看看台灣的各項統計資訊,你一定會下意識地納悶:為什麼這個國家的新創企業這麼少?

第一,雖然台灣的人口總數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所擁有的電子工程師和電腦工程師總數位列全球最多,更是走過一段漫長的科技製造歷史。 再者,金錢看起來也絕對不是個問題。

幾個月前,馬雲才宣布阿里巴巴將在台灣成立非營利性質的投資基金,今年十一月時正式敲定計畫,成立「台灣創業者基金」,投入三億七百萬美元(約台幣一百億元),支持各個階段的台灣新創企業。在阿里巴巴集團電商生態系統中發展事業的台灣年輕企業家,可以申請此項投資資金,將產品和服務拓展到大中華區市場或全世界。

除此之外,台灣也有新創企業爭取募資到龐大的資金,成功將產品與服務拓展出國界之外。例如以台灣作為根基的人工智慧新創公司 Appier,在 B 輪募到兩千三百萬美元的募資額;Pinkoi,一個專給獨立設計師販售個人設計作品的文創設計商品購物網站,則牢握著九百萬美元的投資額。

然而,Appier 跟 Pinkoi 大部分的投資金都來自國外的資助者,像是紅衫資本以及日本的 GMO Venture Partners,而台灣新創企業向國外發展的例子也十分稀少。PicCollage,一個照片拼貼 app,便是台灣少數有辦法打入美國市場的當地企業。

有些人指稱,台灣缺少天使投資的原因,可以歸咎於新創團隊闖出國界的例子太少,同時另一派的聲音則反過來指責台灣的新創企業品質不齊、少有優秀的團隊,才無法吸引「天使」的青睞。

  • 什麼都是假的,市場價值的成長潛質才是真的

「如果你只是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創業家,你身後最好站了個有錢的老爸。」在創辦圖像辨識引擎「CliPpick」後,又創立代客泊車服務 app「呼叫阿福(Get Alfred)」,執行長余致緯 Ronald Yu 這麼說。(呼叫阿福也在 2015 年 12 月 28 日宣布終止營運

從身邊的親朋好友募資,靠著二十萬美元的資金創立「呼叫阿福(Get Alfred)」,他認為如果一個創業團隊只有產品概念卻沒有市場魅力,在台灣會很難獲得投資資金。「我聽說在中國,有些投資者會信任擁有高學歷背景的創業家。投資者很聰明,他們想要看見的是公司持續性的成長,產品獲利能夠越快回饋到他們身上越好。」余致緯表示,「因此,沒有令人興奮的市場價值成長潛力,你沒辦法那麼輕易就吸引到投資者的目光。」他身邊許多在 HTC、聯發科技或 ASUS 工作的朋友都問過他,比起單單替公司寫程式賣命,他 們是不是應該辭職、著手創業,而他回答,在尋找投資的路上總是步步維艱。

  • 說到投資,天使都不天使了

「Codementor(程式導師)」的共同創辦人兼 CEO 劉威廷對此再熟悉不過了。線上程式教學平台 Codementor 創立初期,劉威廷急需資金幫助他尋找一個共同創辦人跟擴展規模,最後靠著個人的人脈關係,他獲得 TMI 台灣創意工場的五位數投資資金。 得到資金之後,他從矽谷育成加速器 TechStars 畢業,從 TechStars、500 Startups 跟 Foundry Group 帶走了共一百二十萬美元的創投資金,然而他只是少數的幸運者之一。

過去的三年內,台灣的新創公司與投資天使的數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但是,我認為正確的投資概念在台灣仍然不太普遍。儘管在台灣仍有兩個聰明的投資天使,許多自稱為投資天使的投資者卻還是以傳統、過時的方式與態度投入資金。」劉威廷認為, 由於台灣成功的新創故事太少,普遍而言,台灣的投資天使都很小心翼翼,避免 做出風險較大的決定,不願意冒險投資

  • 政府的天使翅膀積極搧動創業生態圈

台灣政府一直在嘗試不同的動機跟方法,鼓勵國際投資者來台注資,並期望他們帶來國外的創業竅門、知識、指導與合作機會,刺激台灣尚在成長的創業圈。政府自身同時建立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於去年匯資四億三千八百萬美金,投入開發本土的創業圈。他們曾計畫將總資金的其中八千三百萬美元導進四個不同的風投公司,例如 500 Startups 跟台灣本土的育成加速器 AppWorks。

政府同時也施行了許多關鍵的新政策,像是開辦「創業家簽證」,從今年七月起,每年提供兩千張長達一年的居留簽證給國際人才來台創業,希望吸納來自各國的創業家。至於針對台灣創業家,為了鼓勵他們向外發展,台灣政府在美國加州矽谷建立了台灣創新創業中心。

台灣最積極活躍的投資天使大多是在本地創辦、成長,以 Y Combinator 為模板的育成加速計畫組織,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向國內新創提供一千萬美元資金的 AppWorks。

91App,一個 致力於替品牌與零售商開發、客製 app 的新創團隊,近期內便透過 AppWork 的幫助,在 A 輪募集到九百萬美元,供其於創業成長期運用。 一些類似台灣天使投資協會(Angel Club Taiwan)的組織已有在投入創業前期資金至本土的新創企業,例如 PCHome、VMFive 以及十分成功的線上餐廳訂位 app EZTABLE。然而,在他們決定投資之前,他們會實行三到六個月的投資風險評估,因此他們的 SOP 不太算是典型的天使投資模式。

「我們說台灣患了一個『天使缺乏症候群』。」針對這點,台灣天使投資協會秘書長蘇拾忠表示,「我們偏好進行早期階段投資,但一定是風投的方式,而不是天使投資的風格。」即便政府與本地投資天使正積極投入改善創業圈,台灣的新創團隊在種子投資上的選擇與機會還是很少,而且許多天使投資的機會都被保留給成功的創業家。

  • 好消息是,仍有天使遺留於凡間

黃耀文與黃耀明兄弟就是來協助台灣創業圈的。他們攜手創辦的資訊安全軟體公司阿碼科技, 被美國雲端郵件安全服務業者 Proofpoint 併購之後,他們現在致力於指導台灣創業家以及推廣台灣的創新產業。

他們兩兄弟皆是台灣新創競技場 TSS 的導師,與這個源自政府「創業拔粹方案」的國際科技新創工作園區合力打造一個台灣科技創新、創意與國際化的新興生態圈,教育台灣本土的新創團隊, 提供引導團隊申請海外加速器的訓練營以及帶領新創團隊參與海外會展的徵選活動。他們近期成功將 App 測試與使用者行為分析工具「UXTexting」的新創團隊送到 TechStars,也在同時間規劃將更多國外投資者引入這個小島。

然而,這兩兄弟對於台灣缺乏成長期資金(A 輪融資)的現象也感到十分困擾。他們認為造成此項資源匱乏的原因如下:

台灣新創企業的創辦人缺少商業相關的經驗,通常來自相似的工程師背景

有些團隊提出的產品缺乏特定的目標市場

沒有國際化思維

太多模仿、抄襲他人產品的影子

「我們需要帶給台灣更多成功的故事,給外面與國內的投資者看到,我們確實擁有能夠創造好 產品的、具有價值的人才。」劉威廷說道,「矽谷不是一天造成的。」要形成一個健康正向的新創生態圈,除了前人成功的故事不可或缺,也需要達成成就、公司高速成長的創業家們回歸投入一些天使投資 。台灣目前急需的,便是第一隻打破常規、顛覆現狀的「獨角獸」,而要生出這隻獨角獸,台灣創業家必須開始提升自己的創意、尋找正確的市場。

幸運的是,對台灣而言,那隻獨角獸可能已經悄悄出生了。

(本文資料來源:e27,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LBY|IMA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