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77705406_b6bbf82542_z

Skype 共同創辦人 Geoffrey Prentice 認為,亞洲科技業在移動裝置上稱霸全球,現在他鎖定亞洲市場,要找出下一波商機。

「在矽谷你隨時都被做大事的人圍繞,」香港創投基金 Oriente 合夥人、Skype 共同創辦人 Geoffrey Prentice 告訴《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可能隨便坐下來喝杯咖啡,左邊一看是 Google 主管、右邊是 Facebook 創始團隊,身處在矽谷讓人感覺自己能改變世界,這是矽谷的一大特質,「但在矽谷之外的公司 也該如此:你要相信你也可以有偉大的夢想,可以做出偉大的事。」

Prentice 過去在 Skype 擔任策略長及亞太暨拉美地區副總裁,負責全球佈局及尋找策略夥伴,2006 年和 Skype 的多位創辦人共同成立創投公司 Atomico,投資全球超過 50 家新創公司逾 6 億美元,對象包 括芬蘭手機遊戲公司 Supercell(後以 15 億美元被日本軟銀收購)、瑞典第三方支付公司 Klarna。

觀察大陸、日本、台灣、韓國等亞洲市場超過 13 年,Prentice 今年在香港成立 Oriente,鎖定亞洲市 場,目前已投資四個團隊,包括西 班牙二手商品交易 App Wallapop 及大陸線上理財網 Lufax 等,各個投資金額在 500 萬到 2.5 億美元之間。 「現在目標是要找出下一波亞洲 網絡商機,」Prentice 分析,在移 動裝置為主的應用領域,亞洲創業 家或消費者都走在歐美前面,是亞洲科技業稱霸全球的機會(globalwinner),十分看好 Line、Kakao Talk 或 WeChat 這些以手機介面為 主的即時通訊軟件表現。

Prentice 現在鎖定亞洲市場, 並正與一家台灣團隊洽談。他表示,創業家不該對在矽谷或北京創 業有迷思,「成功跟你從哪裡來沒有 關係,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專注在自己的優點上。」以下是《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專訪紀要:

  • 投資前會考量什麼?

團隊能力、市場反應,還有就是我 喜不喜歡,因為未來要合作五到十 年,團隊和我合不合得來很重要。

  • 怎樣的公司吸引你?

吸引我的公司通常在創業第一天就 以全球市場為目標,而且產品在其 他市場也的確有發展的機會。 如果概念是抄來的,我就不會考 慮。十年前亞洲很多新創公司喜歡 模仿國際上已經有的產品,引入自 己國家內市場,等有朝一日,這個 國際公司來了再賣給它;但靠複製 是不可能在全球市場成功的,因為 其他市場已經有人在做一樣的東西。現在亞洲情況改變非常多,大部份的創業家都想走自己的路,只要它 們的產品是要拓展到全球、而不是只做一個市場,我都有興趣投資。 此外,我也比較少投資電子商務、銷售實體商品的公司,因為它們全 球化門檻較高,須克服國際物流等 挑戰,我感興趣的是提供數碼化服務的公司(be digital in nature)。

  • 亞洲哪間公司較具有國際 市場?

Line 做的很好,它們的產品很特別, 即時通訊結合角色、遊戲、購物等, Facebook 在貼圖上都要學它。Line 如果繼續往西方發展,會很有機 會成為全球市場上的贏家(global winner)。

  • 西方沒有類似的產品嗎?

我在西方沒看過這種商業模式,在移動裝置為主的應用軟件(MobileFirst Application)領域,亞洲發展 的比西方國家快。 像 Line、Kakao Talk 或 WeChat 這些以手機介面為主的即時通訊業 者,成功地把人們生活各種層面整合在一起,讓我們幾乎可以用 Line 和 WeChat 作任何事,未來他們繼續 往全球發展,「很可能」成為國際領 導者。我認為這是亞洲移動商務進軍全球市場的第一波,而我現在的工作是找出第二波的商機。

像 LINE、KAKAO TALK 或 WECHAT 這些以手機介 面為主的即時通訊業者, 成功地把人們生活各種層面整合在一起,讓我們幾 乎可以用 LINE 和 WECHAT 作任何事,未來他們繼續往全球發展,「很可能」 成為國際領導者。

  • 為何亞洲在行動裝置的應 用(Mobile-First)會有 優勢?

亞洲人使用手機程度比歐美高。 過去十年,手機對亞洲生活的影 響比對歐美來得大,現在亞洲生 活幾乎是以手機為中心(Mobile centric),不論看電影、上網、或買東西,亞洲人透過手機上網的時 間比用電腦的時間長,這樣的生活 習慣已經是亞洲創業家和消費者的 DNA。 在亞洲,創業家有更多手機應用的 點子,消費者也更願意嘗試新的手機產品;美國和歐洲,他們用電腦 的歷史比使用手機長很多,手機對歐美的生活影響相對比較小。

  • 哪類商業領域的產品你認為最有發展潛力?

沒有人知道。現在所有產品與服 務都轉往網絡,O2O、金流、物流、社群等市場都在成長中,雖然 我現在投資很多在金融科技(FinTech),但我盡量不限制自己只看某些領域。

  • 台灣、香港、中國大陸的創業狀況有何不同?

大陸創業家非常積極,這可能跟大陸有騰訊、阿里巴巴這些非常成功的例子有關,激勵了很 多創業家,我看到的大陸人做事不會猶豫,有想法就行動;但台 灣、香港的創業家身邊還沒有 這些創業例子,有想法,會不斷考慮,設想很多困難。

香港在過去十年間創業並不多,有一些金融科技的創業, 但大多數香港人還是想在金融業工 作。相較之下,台灣則是一直有很多人想創業,宏碁、HTC、鴻海等這些企業都是台灣創業精神的代表,而且過去十年間,台灣創業環境是三個地區中是成長最多的,包括台灣政府做了很多事支持新創團隊,這幾天我參觀育成中心,也看到從創業家的簡報能力、產品的全球性,都比過去進步太多,想法也 更大膽創新。

台灣和香港創業家成功的重點在於想不想進入全球市場。當內需市場很小,就算成為第一,也沒有多大的厲害之處;我們在愛沙尼亞創立 Skype 的第一天就目標全球市場,這是台灣人也可以做的事,愛沙尼亞只有台灣的一半大,但我們心態成就了 Skype。

  • 你會給台灣和香港創業家什麼建議?

大膽想像(think bigger),這永遠是最難的事。 台灣人腦子裡大多只有台灣市場, 而且很怕失敗,他們一直去想怎樣 才能不虧錢,而不是怎樣才能成 長;有些公司起初有很偉大的夢 想,但一直想怎樣才不會虧錢,最後往往把公司廉價出售,和台灣人合作最困難的是要怎樣讓他們相信 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很多台灣人把心思放在缺點上:為什麼台灣市場上創投基金這麼少? 工程師不夠多?但事實上,即使你在矽谷,和矽谷的人談過,它們也會抱怨相同的事,我們剛開始在愛沙尼亞創業時,客戶連愛沙尼亞在哪裡都不知道。

不要專注在你缺乏的東西,而是專注在你有的東西上,你一定要去想 怎樣才會贏,這是最重要的。如果 你有好的產品,就相信你的產品, 並持續告訴自己,不論怎麼樣我都要成功,要非常固執,堅持下去。

(本文轉自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