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9306624_d40e7d2a49_z

互聯網視頻經濟將越來越有利於原創、高價值的節目製作。

格 雷 斯(Kathleen Grace)的 2015 年過得相當不錯。6 月,她的製片公司 New Form Digital 在 YouTube 上發佈了《單身而立》(Single by 30)的試播集,在這部劇集中,兩名主人公在少年時代定下誓約,如果到了 30 這個遙不可及的年齡還是單身,兩人就要結為夫婦。10 月底,YouTube 付費訂閱服務 YouTube Red 上線時推出了十部獨家原創劇集和電影,《單身而 立》就是其中之一。一個月前,威瑞森(Verizon)簽約 購買了 New Form Digital 的另外六部劇集版權,放在公司的 G090 移動視頻應用上播出,其中《#DoOver》 講述了一個女人不斷重新經歷可怕的 25 歲生日聚會的故事;而《學生會主席先生》(Mr. Student Body President)中的少年主人公們被宣傳成是 Ferris Bueller(電影《春天不是讀書天》[Ferris Bueller’s Day Off] 主人公)和 Frank Underwood(《紙牌屋》主 人公)的結合體。過去這一年裡,格雷斯向 10 家數碼視頻服務出售了 18 部劇集。

格雷斯的製片公司是 2014 年開始經營的,此後幾 年裡市場有大幅的增長。「當初根本不存在這麼個市 場,」她說。此後 YouTube、威瑞森等一眾大公司開始大手筆花錢買節目,它們大多希望獨家播放這些劇集或 電影,從而跟其他服務拉開距離。由於其中許多服務需要使用者付費,而不只是讓他們看廣告,因此這些公司 要加倍努力招攬觀眾。數碼視頻製片人,尤其是針對智 能手機製作內容的那些,現在享受著幾年前沒有的待遇:一個賣方市場。

這可以說是一種 Netflix 效應。這個串流媒體服務領導者在穩步進入原創劇集和電影領域,迫使亞馬遜 (Amazon.com)和 Hulu 等競爭對手跟進。Netflix 正 在製播的原創劇集大概有二十多部,包括喜劇、正劇 和卡通,另有 30 部定於明年播出,此外還穩定播出一 系列原創紀錄片、單人舞台喜劇特別節目,偶爾有全 長電影。亞馬遜通過《透明家庭》(Transparent)爭得了一些影響力。Hulu 今年製作了七部半小時長的喜 劇系列;此外還訂購了一些正劇,包括根據史提芬· 京(Stephen King)小說《11/22/63》改編的迷你劇集。 YouTube Red 和 G090 等新加入競爭的勢力得到了教 訓。獨家播出「給 Netflix 帶來的效果不錯,」顧問公司馬奈特數碼媒體(Manatt Digital Media)行政總裁恰 蒂(Peter Csathy)說。「其他公司正在努力達到這個目 標,不管是長片還是短片。」Snapchat 的視頻是短片 形式的表率。這些視頻是針對智能手機播放而製作的,來自 BuzzFeed 和喜劇中心(Comedy Central)等合作 夥伴,觀眾可以劃撥螢幕,連續觀看一系列短視頻,除非他們選擇看更長的內容。(Snapchat 最近停止了 一個製作自家原創內容的項目。)還有一些服務在瞄準 各種小眾市場。Refinery29 的短視頻是面向女性的; Vimeo 針對藝術片愛好者。Spotify 正在開發一些可以 用於製造「氛圍」的作品—就是當手機在口袋裡時用來聆聽的東西。

YouTube Red 的節目大多在迎合那些 YouTube 紅 人的青少年審美。業務總監金克爾(Robert Kyncl)很 不喜歡被人拿來跟 Netflix 作比較。「我們的投資首先關注的是那些在 YouTube 上成名的人,」他在 Red 發佈會上對記者說。「我們希望這樣能夠成功,因為這能讓我 們與眾不同。同時也解決了 Netflix 的問題,Hulu 的問題,所有問題。」

在所有進入這個領域的公司中,威瑞森似乎是最 能燒錢的一家。公司稱到今年底 G090 上將有 52 部原 創劇集,和約 100 家公司簽了節目協議。這其中包括 Viacom 等巨頭,以及像 Endemol Beyond 這樣製作 YouTube 名人節目的視頻網絡。Endemol 行政總裁薩 克斯頓(Adrian Sexton)說,和威瑞森等公司的合約 帶來了資金,可以提升製作水準,原本他們只能承擔那種老式 YouTube 視頻的攝製成本,而只有那些最熱 門的視頻才能靠廣告分享協定賺到錢。薩克斯頓說,對威瑞森來說,在 Endemol 和 New Form Digital 這 樣的初創公司上下注,還是要比福斯(Fox)或派拉蒙 (Paramount)等片廠要便宜。「製片價值正好達到一個 最佳經濟效率,」他說。「這可是花幾百、幾千美元拍一個劇集,而不是幾百萬。」

傳統的 YouTube 模式不是這樣,創作者通常不會得到定金,他們的收入來自廣告收入分成。低成本製作 能從這種模式中受益,但如果無法吸引到大量的觀眾就會很慘。網絡視頻製作、發行公司 Fullscreen 創辦人、行政總裁斯特羅姆波羅斯(George Strompolos) 說,訂閱服務能催生一些新型的內容。Fullscreen 正在 推出一個和 YouTube Red 競爭的訂閱服務。「『自己製作,獲得收入分成』那種模式還是有的,但現在已經不僅限於此,」他說。「現在人們買內容的方式,跟他們買電視劇集是一樣的。」

然而,就算人們每次在等紅燈或在藥房排隊時都看 YouTube 超級明星 PewDiePie 的視頻,一天的時 間終歸還是有限的。不是每個想做視頻服務的公司都能成功。微軟(Microsoft)、三星(Samsung)和雅 虎(Yahoo!)最近都停止了網絡視頻項目。在創辦 New Form Digital 之前曾在 YouTube 工作三年的格雷斯說,她之所以能獲得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矽谷在製作視頻服務方面的能力,並不能助它製作出有意思的 節目。她說那些想包攬兩個環節的公司大多處境不佳, 因為「很多東西不是想有就有的」。

(本文轉自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