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哈佛大學講座教授桑思汀是美國總統歐馬巴倚重的幕僚。攝影 / 黃耀徵

文/郭宏治

哈佛大學講座教授桑思汀是重量級法律學者,也是歐巴馬政府推動「開放政府」功臣。他接受本刊專訪,強調資訊自由開放的重要性,對代議政治充滿信心,也認為政府既要保障人民選擇權利,也要主動作為來增進入民基本權利。

十二月上旬,雷震民主人權基金以及中研院法律研究所,請來美國重量級法律學者、哈佛大學講座教授桑思汀(Cass Sunstein),他在台灣進行了四場演講,並出版了中文版新書《剪裁歧見》(Conspiracy Theories and Other Dangerous Ideas, 衛城出版)。

這場演講的內容,從言論自由、應用行為經濟學在法令與政策制定上以落實公民基本權利、審議民主,以及「共和主義」(Republicanism)等,內容涵蓋了他思想理論主要精華,也對台灣充滿啟示。

  • 公眾參與改變政府決策

這位法學權威也有著豐富實務經驗。他與太太鮑爾(Samantha Power)都是美國總統歐馬巴倚重的幕僚。新聞記者出身的鮑爾關注人權,如今是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桑思汀則在二○○八年歐巴馬當選總統後即參與政府交接工作,之後擔任白宮預算管理局(OMB)底下的「資訊及管制事務辦公室」(OIRA)主任到一二年。

OMB聽來像個庶務單位,事實上歐巴馬政府「開放政府」的重大任務,就是由這個單位負責。

OMB底下中有個「電子化政府與資訊科技辦公室」(Office of E-Government & Information Technology),掌握整個聯邦政府的資訊科技預算。歐馬巴為此辦公室任命了聯邦政府首位資訊長(CIO)康卓(Vivek Kundra)。桑思汀主管的OIRA則擔負資訊公開與規範的政策制訂。這兩個辦公室也成了歐馬巴推動「開放政府」政策的主力。

桑思汀高度評價歐巴馬推動「開放政府」的成效,尤其是白宮建構 data.gov 這個網站,把政府原始資料陸續搬上雲端並對大眾開放,讓政府資訊公開透明。桑思汀以親身參與的 regulations.gov 這個網站為例,說明開放政府對政策制訂的影響。

在 regulations.gov 上,可以找到所有管制法規,從空汙、食品到交通等等。而民眾可在此表達對管制規定的意見。桑思汀說:「你聽民眾批評這些管制錯誤,不論大或小,你就有機會去修正。聽取公眾意見才能讓你獲得資訊,這的確改變了政府的作為。」

  • 黨派政治與審議民主不相悖

對桑思汀而言,資訊自由開放是一個公民可以參與民主程序的基本條件,有了資訊,公民才有能力參與公共政策的「理性審議」(deliberation)。

「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在台灣除了被用在政府政策制訂上(如代理孕母),主張者也傾向以草根民主方式直接參與政策制訂。例如,三一八太陽花運動時,會場外就有不少學者、非政府組織(NGO)學生、群眾討論兩岸服貿、修憲等議題。

會傾向於草根民主,主要是對議會民主失望,尤其是認為黨派鬥爭既讓議會空轉,也不能反映民意。

桑思汀卻未對代議政治失望,他認為黨派政治與審議民主並不相悖。他舉美國國會為例,雖是黨派政治,但兩黨還是通過了許多重要新法案,包括對信用卡、食安、香菸的管制,以及醫療法案等等,「即使黨派政治存在,我們看到很多重大法案藉由理性審議過程而通過。」

  • 國家介入對付極端主義

對桑思汀而言,公民社會中與議會中的審議民主都很重要,前者是提出主張,例如對怎麼規範廢氣排放,不應該限制HIV陽性者入境等,政府再把NGO、私部門的主張、理念變成政策。

經由民主選舉出執政者、立法者,這樣的共和體制是桑思汀所信仰的,他認為共和體制下的代議政治是確保理性審議的重要機制。「共和」要成為可能,就要有共同基礎,兩個極端就不可形成共和。因此,他強調資訊不只要公開,也要讓社會立場不同的人、團體都能聽到不同聲音。若只是接受某一類資訊,就成了極端。

在《網路會顛覆民主嗎?》(Republic.com 中文版由新新聞出版社出版)就是在討論上述的問題。桑思汀認為網路時代,人們愈習慣接受協同過濾(collaborative filtering)後的資訊。表面上資訊愈豐富,實際上想法卻愈見封閉單一;各分眾族群間愈來愈缺乏互動,也無從建立社會的共識,極端主義也危害了民主社會。這種見解和強調鄉民力量、網路草根民主的觀點迥異,桑思汀也說,這本書出版時受到很多批評爭議,「不過美國民眾現在認為書裡說的是對的。」

桑思汀主張國家要介入打破這種極端分眾相互隔離的狀況,例如法律規定「必須刊載」、「近用權」(access rights)等,網路媒體要附上不同意見媒體的網址連結等。他認為,在維持言論與訊息自由上,國家不是被動而需要主動。

  • 政策推力增進民眾權利

同樣的,國家在制定政策保障公民權利上也要主動,他稱為「新進步主義」(New Progressivism)。透過民主的規範管理、藉由行為經濟學的分析,並透過各種誘因,引導民眾走向對自己權利較有利的途徑,但人民又保留自由選擇權。

這也是桑思汀與行為經濟學家塞勒(Richard H. Thaler)在《推力》(Nudging)一書中所詮釋的。例如,把民眾自動納入退休制度,自動提供符合條件的清寒學生補助,而非被動要他們選擇要不要加入,不過民眾也可以選擇退出。他把這樣的積極作為形容為民眾依GPS指引開車。

桑思汀此行拜會了馬英九與蔡英文,但不願談給了這兩位領導者什麼建議,也不想多評論台灣現實政治。不過,他釐清了共和體制中政府角色、決策以及民主參與的基本觀念,也提出可操作方法,足供在混亂中摸索前進的台灣參考。

(本文由合作媒體新新聞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政治事】政府要像GPS一樣引導人民!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