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04792652_8a7a5967d3_z

本文由 wired 作者 Klint Finley 撰寫,TO 特約 / 曹議文編譯

你知道嗎?在我們平常瀏覽的網路之外,存在著另一個網路。它是一個沒有廣告、沒有滑也滑不完的頁面、也沒有跳出視窗逼你訂閱的網路。你甚至不用裝瀏覽器擴充套件或用特殊的軟體才能找到它。你需要的僅僅是在你瀏覽器中稍稍的更改一個設定,把「Javascript」這個選項取消勾選就可以了,就這麼簡單!

JavaScript 是一種程式語言,幾乎適用於所有現行的瀏覽器。網路發展初期,這種語言其實是被用來撰寫一些像是同意書下方的「已閱讀」這類簡單功能。但隨著資訊爆炸網路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各種瀏覽器支援的功能也越來越多,JavaScript 就成為了在錯綜複雜的網路架構下,寫網頁程式的工具了。

最有名的例子像是Google Doc,它甚至還威脅到了文書處理軟體。但其中有個問題,當你到訪一個網站時,鑲嵌在網頁上的JavaScript即自動啟用。對我們來說,很難知道那些程式碼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很可能我們就因此被病毒攻擊。

JavaScript 同時也是檯面上、檯面下的那些討人厭的網路廣告不可或缺的關鍵。近年來不管是因為覺得隱私受到侵害、有安全的考量,或者單純的只是覺得網路廣告很芭樂,很多人陸陸續續安裝了ad blocker (廣告阻擋器)

就在上週,國際知名的金牌間諜史諾登(Edward Snowden)與《The Intercept》雜誌訪談時提及:只要是人都有權力和義務去阻擋廣告,至少在網路服務提供者或是廣告商能保證沒有使用者會受到「惡意廣告(malvertising)」和「殭屍病毒(zombie cookies)」攻擊之前,都應該要這麼做。

  • 關掉 JavaScrpit 一週,世界和平了不少

已經有少數人漸漸開始重視阻隔網路廣告這件事情,並且已經進一步開始關掉JavaScript了。這個月初,我決心要加入他們的行列,我告訴自己:「至少要撐一個禮拜」,去看看沒有JavaScrpit的世界。一週後,果不其然,我已經對當今雜亂不堪的網路,心生畏懼。

testing

圖片來源:wired

說真的,我一開始也很難離開沒有JavaScript的世界。

–Netflix不能用;

–Youtube也不能看;

— 當然也要忘了有Google Doc這回事,因為它也Out了;

— 進入Facebook頁面時,也因為JavaScript 而無效,但他同時也指引我進入手機版本瀏覽 — 這是一個不用 JavaScript 的無塵世界。不過,當我實際打開時,發現功能相對的簡陋;

–Twitter倒是可以的,只不過打字的時候少了字數計算功能,似乎讓我有點不安,不知道我有沒有寫超過了;

–WIRED可看性算是不錯的,不過沒辦法看到評論,也不能留言,少了一些參與感;

— 有些網站甚至根本打不開。

不過,不用 JavaScript 整體來說,網頁開啟速度之快,就好比把一顆充飽的氣球瞬間刺破一樣,啪!就開好了。我的筆電的續航力也因此大幅提升,我現在不需要為網路上那些林林總總的東西分心了。

  • 「關JS」大法好!

最讓我驚喜的是,不僅很多東西都還能用;而且很多時候,效能甚至更好。我享受頁面開啟的飛快、續航力的躍升、網頁瀏覽干擾的微小,並且再也不用去擔心是不是連Ad Blocker 本身也有問題了!我想告訴大家,關閉JavaScript不是駭客的行為,更不是要去規避什麼事情,這只是瀏覽器中的一個功能罷了,不想要自然可以關掉,而那些沒辦法配合這個需求的廣告商,當然沒有辦法用這類不安全的廣告來騷擾我們啊,就這麼簡單!

當然,關閉JavaScript 並不能完全保證你不被追蹤,因為大部份的使用者還是會留下Cookies,這也可能會涉及隱私保障的問題。

想想我們光是造訪一個網站,就足以留下多少數據資料;如果那個網站還援引了其他網站的字體或是圖片等等的,當然也能獲得關於你的資訊了。Mozilla (火狐瀏覽器)公司的首席資安工程師Daniel Veditz指出:「 近年來最大的資安問題,並非來自於Javascript,反倒是Adobe FlashAcrobat 更容易出問題。」不過,關掉JavaScript可以把曝險的部位縮小,進而減低第三方可能擷取你資料的可能性。

當你在工作,非不得必須要瀏覽「全JavaScript網頁」的時候,其實只要打開一個新的視窗,然後把設定暫時打開就好了,非常簡單。你其實也可以選擇像是Google Chrome商店裡的「NoScript」擴充功能,去篩選哪些網站你要打開Javascript哪些你選擇關閉。

不過站在「網路自由(Internet Freedom)」的立場,大家不應該接受來路不明的JavaScript,這是一個明確的信念,建立自己的網路主體性不受他人操控,請幫忙分享這個理念。

  • 網路解放運動:JavaScript程式碼透明化

自由軟體基金會(FSF)不提倡捨棄Javascript,反之,它希望的是將JavaScript程式碼透明化,進而讓使用者更容易掌握它。

基金會創辦人Richard Stallman(早期的GNU免費作業系統就是由他設計的)幾十年來一直都在提倡,要軟體商釋出它們商產品的程式碼,讓使用者能夠檢驗甚至是做出些許修改來發布屬於他們自己的產品。對Stallman等人來說,「瞭解」並「使用」程式碼,是使用者的「自由」,這個自由不僅是「實用主義」的體現,更是一種「道德的高度」。

可想而知,FSF自然是反對Adobe Flash平台進入網頁的。但消息指出,Adobe已棄Flash轉而投向JavaScript了。FSF基金會在2013年舉辦了一場「Free JavaScript(解放JavaScript運動)」,提倡「所有網站皆應使用免費且公開的原始碼,至少讓網站在沒有JavaScript的情況下還能運作。」目的是為了幫助使用者,擺脫那些「受權Javascript」編碼。

為此,FSFFirefox (火狐)開發了一套叫做「LibreJS」的擴充功能,來阻隔大部份的JavaScript。除此之外,基金會還跟Reddit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組織)的工程師合作,攜手降低了他們網站對JavaScript的依賴性。不過,說到目前最成功的案例,就非 Crowd Supply莫屬了,他們是新創募資的典範。

Crowd Supply 的合夥人Joshua Lifton說,在Stallman來信邀請他參加「解放JavaScript運動 」前,「授權JavaScipt」早就已經在他的黑名單內了 。從Crowd Supply 最暢銷商品中不難發現,其中很多都是使用NovenaPurism這兩種開放原始碼編寫筆記型電腦。很多的買家,也都是關閉JavaScript的支持者。「每天都有人來信響應這個運動,所以非常確定的是,參加人的絕對不會是還在使用JavaScript的那些人。」有些響應的人士,非常贊同這樣的理念,有些則還沒發覺JavaScript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不論如何,Lifton認為「授權JavaScript 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把公司裡絕大多數的「授權JavaScript」產品,一掃而出。他們的網站,雖然是使用Google Analytics (網頁分析),但顧客們依然能夠從進來到出去,擁有完全無JavaScript的購物體驗。Lifton說,無JavaScipt網站變得更快更容易使用,他覺得就是因為這樣,銷量才會提升。他告訴我:「商業行為不是道德的反義詞。」

至於我嘛我在週末再度打開了JavaScript。迫使我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了avaScript, Google Chrome瀏覽器裡面有很多擴充功能不能使用,再加上我很愛上網瀏覽影片,點閱設計精美的互動式圖片,所以….

不過,這次的嘗試,讓我更想知道如何在網路的世界裡,透過瀏覽器設定,掌握自己主體性。這次經驗告算我,網路上有多少我們不需要但卻被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內容,而要抵制這些內容,我們只需要一個按鍵就夠了。

文章來源:wire ,圖片來源:dot Con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