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TSS 黃蕙雯》新創後進者的逆襲,TSS 要做台灣創業家發展海外直通車

2014 年國發會發布創業拔萃方案後,政府力量才算正式介入創業生態圈。身為體現國發會政策的第一線執行單位,台灣新創競技場(以下簡稱 TSS)成為「帶有龐大政府資源的後進者 」。TSS 要如何聰明善用這些資源,並且與現有的生態系統、勢力做連結,甚至為台灣新創圈製造 1+1>2 的效果,也格外引人好奇。

成立半年多以來,TSS 積極參與國內外的創業盛事。不過,「做得多說得少」的低調精神,讓外界、媒體對於 TSS 的認知只停留在「略懂」階段。因此,TechOrange 決定專訪 TSS 執行長黃蕙雯 Anita,透過直接對談,了解全面 TSS 的運作模式以及目標。

anita

  • 身為後進者,TSS 本質上也是在「創業」

配合政府 打造台灣矽谷的政策口號 以「Go Global」 為核心經營精神,TSS 其實很像初起步的創業團隊,主要的產品服務就是「加速台灣創業圈的國際化程度 」。

作為 TSS 9 人團隊的 CEO,Anita 更像是一個產品經理,負責統合、串接所有管道。他曾在矽谷、中國,分別任職雅虎、Google、土豆網要職,累積深厚網路軟體產業知識,深諳市場行銷、商務發展、產品開發管理、數據分析,甚至協助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經驗。

因此,在他的帶領下,TSS 能從品牌經營觀點切入台灣新創圈,讓台灣團隊不需要再單打獨鬥,而是包裝成一個產品、品牌,有系統性的對外行銷。

Anita 說:

TSS 未來想扮演的角色,就是成為「台灣創業家往海外走的最後一站,海外創業家來台灣的第一站。

Anita 觀察,台灣人技術能力深厚,接下來需要從技術做成產品,再打向市場。可是台灣市場幅員有限,既有的育成、加速器絕大部分還是主攻台灣,沒有一個單位是有規模、有計畫的在做國際接軌,所以 TSS 希望有計劃地將台灣新創生態圈做延伸,加上政府資源把力量放大。TSS 目前在嘗試的,就是以系統化的方法,或先驗證幾條通道,讓這些通道可以成為台灣創業家的對外橋樑。

  • TSS 產品:系統化的海外管道全攻略

身為後進者,TSS 勢必得端出新策略,才能對外為台灣新創開創舞台;對內增加生態圈內自我定位的重要性。Anita 分享 TSS 目前的核心架構可以用四字英文縮寫「LEAP」(中文意指跳躍)來囊括,包含:

Learn:幫助台灣創業家學習,準備面對國際市場,讓技術變成產品,再演變成生意。

Exposure:幫助新創團隊在媒體、公眾面前曝光,打造台灣新創品牌。

Accelerate:加速台灣團隊準備期,讓創業家盡早進入市場,並且帶動新創圈的快速流動。

Promote:提升台灣新創在國際的地位,不只是空泛的口號,而是實際拿出創業團對的成果與往下扎根,顧好每個產業鏈環節,穩住新創動能根本。

在瞄準國際市場時,TSS 鎖定 美國與東南亞 ,作為快速進入國際市場的通道。

Anita 表示:「根據我們過往訪談過的團隊,發現大家最想去美國、接下來是東南亞與日本,最後才是中國,所以我們目前希望搭建的橋樑,比較放在美國與東南亞為重點。

與全球前十大加速器合作,例如 Y Combinator、500 Startups、TechStar、JFDI 等都有聯繫。這些加速器很像是創業家的 MBA,培訓期大約三個月,在這段時間內團隊可以做產品驗證、開發市場、尋找當地投資人、招募、設立海外分公司等等,如果可以善用這個跳板,降低文化、生活等各種跨國門檻,對於團隊很有利。」

  • 產品優勢:台灣首個全英文的海外加速培訓營

這也就帶到 TSS 目前的業務重點: 輔導團隊參加海外加速器,讓團隊藉由海外加速器迅速對接當地市場。TSS 在今年 6 月開辦第一屆海外加速器培訓營,兩個禮拜的培訓重點放在申請海外加速器的面試準備,包含團隊商業計劃、凸顯產品特色、模擬面試、資料準備,全部都用英文進行,堪稱台灣首次全英文的創業培訓營。

首屆海外加速器培訓營開辦,當時 54 組團隊報名,14 組入選, 10 組完成全部訓練,目前共有 組已經獲選海外加速器如 Founders Space、Tech Star、JFDI、其他團隊仍在 Final Interview 中,以首屆舉辦的成果以來,算是不錯的佳績。

此外,TSS 也舉辦各式國際新創交流活動、邀請講師開課、維護國際投資人、加速器、新創產業重要節點關係、提供共同工作空間給新創進駐、帶團到美國、新加坡、香港參加新創大會。積極打造台灣新創品牌的結果,TSS 就被外媒評選為「亞洲最酷的新創中心之一」。

  • 後進者的逆襲,從不同觀點為新創找出路

在 TSS 之前,台灣知名的孵化器、加速器創辦者都是來自新創產業界。但是,Anita 卻不是新創產業界的熟悉面孔,也因此她的資歷以及 TSS 的營運策略都曾受外界質疑,認為這個「外來者」、「後進者」如何能領導政府資源,甚至為新創未來找出路。

其實,Anita 也不否認自己與台灣新創圈脫節了 8 年,之所以接下重任,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私心,她說:「我在國外工作了 8 年、看過人家的發展後,不想要讓自己的小孩在台灣成長,卻覺得台灣未來沒有希望」。因此,便一肩扛下這個轉變台灣創業生態圈的重責大任,

Anita 表示:「TSS 目前的首要目標,就是透過海外加速器計畫,推送更多團隊往外,進入當地市場、拿到投資,藉此加速新創圈的生態循環。作為政府政策的推手,TSS 自己本身不經營團隊投資。投資這些已經有產業裡面的人在做了,TSS 能發揮價值的地方是找來更多資源,做連結。」

但她也不諱言,目前台灣團隊雖然數量上升了,但是「質」卻不穩定 ,她說:「要找到已經準備好面對市場的團隊真的有困難,目前每個孵化器其實都面臨這樣的挑戰。因此,這就是我們要補強的地方,未來也不排斥擴大地理限制,開始往台灣中部、南部尋找團隊。」

此外,Anita 認為新創圈迫切需要的是「成功故事」的出現,台灣新創業者普遍太過客氣,若能有新創團隊成功在國外站穩腳步,甚至開花結果,對於整個產業都會是很好的典範與鼓勵。

到底 TSS 能否從新角度耕耘新創圈,或是目前的策略有沒有效,其實短期內還看不出成果,但是以創業團隊的心態在耕耘,並且懂得在有限空間內開拓新路線,或許 TSS 能夠在 Anita 的帶領下,開創新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