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導讀:ISIS 崛起的很大一個因素,是因為它不僅征服實體的國土,也開始專注經營網路戰。深知網路是接觸年輕世代的最佳觸手,ISIS 堪稱最會用網路進行行銷的恐怖組織。從一開始的砍頭影片、社群吸收,到後來 ISIS 甚至會開始透過社交媒體說故事,展現出這個組織的多樣行銷力。例如寵物相關照片在 Twitter 上面很紅,ISIS 甚至創造出一個生活在基地的 ISIS 聖戰士貓咪帳號。這樣的創意與高度動力,的確讓歐美在防堵網路戰上,吃了不少苦頭。

巴黎暴恐事件,再次吹響了全球反恐力量的集結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指出:發生在巴黎的系列恐怖襲擊事件再次表明,恐怖勢力的能量和危害不容低估,恐怖主義已成為我們當前面臨的最嚴峻和急迫的安全挑戰。

ISIS這個比歷史上任何恐怖組織都更為極端的團體,能量之大、手段之殘忍、信念之「堅定」,這幾天已經廣為人知。他們宣揚上千年來不變的傳統主張,但除了 AK-47 等標配武器外,他們對 21 世紀的新式產物同樣玩得極為熟稔,利用一切有可能利用的新媒體管道,在全世界範圍內招募服從於它的「恐怖鬥士」,堪稱全球最會玩新媒體的組織。

與恐怖組織的鬥爭,已經不僅僅是在戰場,在街頭,也在無處不在的網路上!

  • 與新媒體一起爆發

早在 2006 年,ISIS(「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簡稱「伊斯蘭國」)的前身「伊拉克伊斯蘭國」就已作為「基地」組織的分支建立,但到了 2011 年敘利亞內戰以來,ISIS 才得到一個大幅擴張自身規模、做到「夢想」的機會。直到 2014 年 6 月,ISIS 占領了伊拉克的摩蘇爾,直至發展壯大到控制面積超過英國國土面積——在此次巴黎暴恐事件之前,它發展到這個程度恐怕很多人都沒有想到,也就是說遠遠超過其母體「基地」那種「獨狼」式團體,儼然成為一個類國家組織。

在一部關於中東的頗受歡迎的美劇《暴君》裡,編劇借劇中美國大使之口說出了一個政權建立所需的三要素:軍隊(Military)、媒體(Media)、金錢(Money)。這個 3M 理論在 ISIS 中,通通都在按部就班地踐行。

ISIS 崛起的這幾年,正逢新媒體社交網路、移動互聯網爆炸,雖然他們的主張極端保守,但ISIS 依舊使用現代化的傳播手段來宣傳極端保守的觀念,以此吸引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加入 ISIS。利用 Twitter、Facebook、YouTube、WhatsApp、Ask.com 等,ISIS 建立起了一個擁有廣泛的官方帳戶和高調的支持者的龐大新媒體陣營,巧妙地利用互聯網來傳播其致命的想法。

去年, 他們在推進東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部分地區戰爭時,用斬首和刑罰的畫面無情地淹沒了 Twitter!回顧一下社交媒體發展史,2004 年,Facebook 成立,社交媒體開始進入鼎盛時期。同年成立的 Flickr 直到現在依然是異常活躍的圖片社區。兩年後,2006 年,ISIS 前身成立,誕生僅一年的 YouTube 以 16.5 億美元的價格被 Google 收購,同年,Twitter 成立,由於它內容限制在 140 字以內,迅速成為方便的交流工具和強大的自媒體平台。

隨後,2007 年,輕博客平台 Tumblr 成立;2008 年,國際上最大的團購網站 Groupon 上線;2009 年,Foursquare 上線,以「簽到」(check-in)組建基於地理位置的社交網路;2010 年,Google 推出微博客和溝通工具 Google Buzz,很快以失敗告終,2011 年被它的繼承者 Google+ 取代;2012 年,Pinterest 呈現爆發式增長,成為網站史上最快達到 1000 萬獨立訪客的網站。

這是社交媒體前所未有的繁榮時期,ISIS 緊緊抓住 Media 這一要素,同時擴充其 Military 和 Money。如果仔細研究一下 ISIS 無孔不入的玩法,就會發現它在全世界新媒體玩家中稱「最」,一點兒都不為過。

  • 無孔不入的恐怖玩家

一個恐怖組織不把自己藏在陰暗的洞穴裡,反而大搖大擺地在新媒體平台上主動曝光自己,難道只是為了「炫耀」?那你想的就太簡單了。

「拉攏周圍的年輕人」,這才是 ISIS 的戰略目的。

這一老套的策略從 70 多年前大獨裁者希特勒時代開始,一直被沿用至今,當時,在那個連網路都沒有的年代,希特勒就通過傳統的教育來給孩子洗腦,借助特定的文學和藝術,讓所謂「被選中的」優秀血統的孩子從小在充滿謊言、暴力和恐懼的極權制度下成長起來,以這樣的方式來獲取和保存權力。


IS 成員在社交媒體炫耀自己的 Yazidi 性奴隸

而 21 世紀 ISIS,這個極端組織正在以更「開放」、更「潮」的方式拉攏年輕人。

  • 利用新媒體的力量,全面滲透進入年輕人生活

在過去的一年裡,這個組織在社交媒體上每一次瘋狂的舉動,都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轟動。它製作精美的招募影片,開發在線遊戲和活動,通過 Twitter 為用戶的聯繫人發送信息,並且將每款社交工具中能夠推波助瀾的細節全部最大化利用!

1、曬暴力

1 月 13 日,ISIS 公布的一段處決影片中,遭指控為俄情報機構工作的兩名間諜被射殺,劊子手是一名 10 歲的男孩。他朝兩名跪地的男子頭部各開一槍,在兩人倒地後,又分別開了好幾槍,還自稱希望長大後殺害「異教徒」。


更令人髮指的是,據《每日郵報》6 月 16 日報導,ISIS 公布的一段影片中,數名 8 歲左右的兒童觀看了一場處決活動。整個過程中,孩子們顯露出驕傲的神情,並揮舞著手中的自動步槍等武器。

《紐約時報》稱,ISIS 的隊伍中充斥著情緒無常的年輕人,其中很多都是對暴力比對治理國家更感興趣的外國人。這樣血腥刺激的畫面令他們興奮,有些年輕人覺得這是個從充滿束縛的家中逃離出去冒險的機會。很多年輕人就是這樣通過互聯網和 ISIS 建立聯繫,離家逃亡敘利亞。

2、貼標籤

對於垃圾郵件發送者來說,引導網上輿論最簡單而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標籤劫持——發送者在推文中加上特定的話題標籤,來吸引讀者就某一話題搜尋相關言論。


據《以色列時報》,ISIS 通過運用這樣的策略,在去年 10 月份美國 Great American Pastime 錦標賽中通過加上 #worldseries 標籤來發送有關伊斯蘭「聖戰士」和反美國的推文。

同樣的例子,據英國《獨立報》報導,ISIS 在發推時加上「2014 世界盃」、「曼聯」等標籤,以保證球迷們搜尋時便能看到,還開發阿語 Twitter 應用宣傳 ISIS 的動態。

推特的受眾主要是年輕人,通過選擇年輕人願意談論的話題標籤, ISIS 得以確保他們的目標人群可以接收到他們的信息。

3、深互動

更為誇張的是,ISIS 成員甚至還在青少年問答社交網路 Ask.fm 上回答了有關自己的數百個問題,其中包括了諸如「我是否應該帶上鞋子和牙刷加入 ISIS」等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回答者通常都會鼓勵孩子們通過智慧型手機的即時通訊應用同自己取得聯繫,並展開進一步私聊,從而更深入地溝通和引導。

4、全覆蓋

ISIS 並不只會發文字,圖片、音影片一個都不落,甚至還開發了自己的 APP。

如同上市公司一樣,ISIS 會發行年度報告,發布今年打下幾個城市、各分部的斬獲等數據,並將其製作成不賴的數據圖,以增強傳播效果。


此外,ISIS 還通過諸如在線文本編輯平台 JustPaste 這些工具來總結自己的戰鬥情況、通過在線音頻分享平台 SoundCloud 公布音頻報告,並通過 Instagram 和 WhatsApp 這些社交應用來發布圖片和影片內容。

ISIS 也向以西方世界為導向的 YouTube 進軍。據阿語新聞網站介紹,ISIS 製作了十幾個阿拉伯語招募影片。

美國網路安全公司 ZeroFox 稱,ISIS 還有很多其它運用社交媒體的手段:「通過社交網路組織了一個高級有效的網路宣傳活動,該組織請行銷、公關和視覺產品專家共同出力,保證信息以合法形式出現。」

5、多語言

據 Technews 報導,ISIS 具有很明確的社交媒體策略,會通過好幾種語言傳遞訊息。ISIS 官方控制數個 Twitter 帳號,讓他們的戰果、招募訊息能大量流傳。盡管有多個 Twitter 帳號因貼出血腥照片和影片被停權處置,仍然阻止不了 ISIS 的宣傳機器,新的帳號紛紛誕生。除了 ISIS 的官方帳號以外,在不同地區的 ISIS 分支也有帳號,形成綿密的訊息網。


6、模擬遊戲

據《以色列時報》,去年 9 月,ISIS 在 YouTube 上為一款新遊戲「聖戰模擬器」發布了預告片。遊戲中,玩家劫持軍用車輛並將其引爆。他們開著上面印有美國警察局標識的警車飛馳而過,槍擊學校或商業建築群。錄像上的犯罪嫌疑人並非戴頭巾的恐怖分子,而是留著長髮的美國少年,身穿風帽上衣,頭戴針織羊毛帽。當然,玩家每成功射擊或引爆炸彈,都會加分。

通過這樣的方式,給玩家一種心理認同感,同時,也在暗示他們,「聖戰」只是像遊戲一樣「好玩」,它並不可怕。


日本甚至為了把 ISIS 搜尋結果裡的恐怖元素刷掉設計的卡通人物,相當於馬賽克的效果

7、獨立 APP

ISIS 同時還使用 Twitter 轉 PO 軟體來用成員的帳號以 ISIS 組織的名義發推文。一款名叫「The Dawn of Glad Tidings」的應用在幾家 Google Play 商店售賣,它不僅可為用戶實時更新有關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新聞,同時還可以令用戶自動轉 PO ISIS 相關的推文。ZeroFox 公司稱開發這一應用的目的是讓推文被幾百個甚至幾千人看到,推文的內容可以比看上去信息量更大,也更受歡迎。

8、「蠅蛆網路」

據《以色列時報》,ISIS 也使用「蠅蛆網路」來傳播信息。蠅蛆網路是一大批被黑客攻擊的電腦,被暗中通過使用電腦主人的帳戶信息來轉 PO 郵件和社交信息。它們通常被用來發送垃圾信息,但 ISIS 是用其來在阿拉伯地區發送招募信息。內含鏈接,點開就可以看到圖像和影片,主要是用來吸引年輕人。

馬薩諸塞大學盧維爾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lowell)心理學教授約翰·霍根(John G. Horgan)認為:「ISIS 非常善於煽動年輕受眾,並向他們不斷宣傳‘有比你自己更為重要的事業正在發生,你必須參與其中’的理念。」

  • 集結正義與理性的力量

通過全方位、多管道無孔不入的宣揚,越來越多歐美國家的年輕人加入 ISIS 的報導見諸報端。這些年輕人偷偷從家中跑出去,幾個月後,家人們在臉書或 twitter 上看到他們長滿大鬍子,一手拿著槍,另一手食指指向天空的照片。女孩們裹著黑色長袍,露出一張稚嫩的臉,她們宣布自己愛上了 ISIS「戰士」,願意成為他們的新娘。

如果你單看他們一臉的「幸福單純」,你如何來定義這樣的人群?這也是為什麼倫敦大學國王學院高級研究員西拉茲·馬赫說:「對於極端分子來說,社交網路比清真寺更能夠有效招募年輕人。

他們手中武器不只有槍支和匕首,還有手機和自拍桿

當年輕人更多地活在網路為其構築的虛擬環境中,在他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他們的親人、朋友的言論反復衝擊,直到有一天被潛移默化,這就是今天越來越多來自歐美非穆斯林國家的年輕人正在加入 ISIS 的原因,他們往往沒有極端的遭遇,只是普通的青年,有的成績優異,甚至家庭富足,生活簡單幸福。

據統計,目前有至少 500 名英籍青年到敘利亞加入激進組織的隊伍參戰。而美國戰略安全情報咨詢機構蘇凡集團一年多前的報告顯示,大約有 3000 名西方人前往中東國家參加包括 ISIS 在內的極端組織。報告稱,他們大都年紀很輕,甚至是青少年,涉及至少 15 個西方國家,其中以英法居多,也有一些人來自美國、加拿大和紐西蘭等國。

對於 ISIS 利用精準的宣傳手段,引誘在西方國家長大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年青一代加入極端組織。世界各國首先要構建起一座足夠堅固的輿論防火牆,用同樣的方式,讓 ISIS 的謊言不攻自破。

一家美國網路安全組織稱,「我們將社交平台看作是虛擬世界中組織基層活動的管道。在這裡,幾百萬人的聲音匯聚成一個可行的計劃。ISIS 將這個平台的功能又升級一步,它使得幾個人發出像幾百萬個人的聲音。

新媒體已經是一個戰場,有人用它作惡,但理性和正義的一方也可以用它來救人。

11 月 14 日凌晨,當 ISIS 血洗巴黎的時候,巴黎市民在 Twitter 上啟用了 #PortOuverte(法語:開著的門)話題,讓街上受驚的人們找到就近的避難所;Facebook 即時推出了安全核實工具,用戶可以知曉他們親朋好友是否安全;Uber 用戶只要打開應用,就能看到「緊急情況」消息,提醒用戶哪裡發生了襲擊,不要出門;影片直播軟體 Periscope 成了人們了解事態的第一線。

讓我們一起為巴黎遇難者祈禱,集結起正義、理性的力量!

附:2015 年 ISIS 瘋狂的網路攻擊

2015 年 1 月,ISIS 的支持者入侵了美國中央司令部的 YouTube 和 Twitter 帳戶,並從其移動設備上竊取了大量內部文件並泄露到了網上。

2015 年 3 月,ISIS 支持者向 Twitter 創始人發出死亡威脅:將追殺所有 Twitter 員工。「你們針對我們的虛擬戰爭將會給你們帶來一場真正的戰爭」。

2015 年 4 月,法國電視台 TV5Monde 遭到來自 ISIS 擁護者、黑客組織 Cyber Caliphate 的大規模網路攻擊,攻擊者入侵了電視台的廣播傳輸管道,劫持了 TV5Monde 官方網站和社交媒體帳號。

2015 年 5 月 11 日,ISIS 在其社交網站上發出了對美國政府的恐嚇,並隨之放上了一個影片——影片中男子穿著連帽衫,帶著面具,坐在電腦前。說道:我們是伊斯蘭政府黑客,電子戰爭還未開始,我們時刻關注著你們的舉動,不久的將來你們將會看到我們是怎樣控制你們的電子世界的。

2015 年 7 月,ISIS 攻破北約網站 eu-nato.gov.ge。官網頁面被塗鴉,留下了 ISIS 的 logo 和一段文字

2015 年 9 月,ISIS 劫持了英國政府的機密郵件,內閣中多名部長的郵箱均遭到攻擊。

2015 年 11 月,ISIS 的黑客組織 CyberCaliphate 侵入了成千上萬的推特帳戶,其中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的一些官員的帳戶。

延伸閱讀:

ISIS 自製網路安全指南:Dropbox、Facebook 資安被恐怖份子嫌到脫褲

撒下「天網」當網路諸葛亮,Palantir 用 AI 算出 ISIS 自殺炸彈攻擊模式

俄天才富豪領軍神秘工程團隊:不畏強權,打造最安全 App 捍衛言論自由

(本文轉自微信上的中國,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