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程式設計視為國家戰略,中國掀起一股幼兒學 Code 風

吳佩今年開始教她 6 歲的兒子學編程。她覺得在這個日益數位化的世界,讓孩子學一門可能對未來職業規劃有幫助的技能比較好。現在,她在南京開了個課外班,幫一百多個家長教他們的孩子編程。

這位 35 歲的前富士康技術部工程師摸到了一塊需求越來越大的市場。由於牛津大學研究人員曾預測將來有的國家一半的工作都會被機器人和電腦取代,家長們都打算讓他們的孩子從學前班就開始學編程。

現在中國各地都有這種課。北京的羅納德教過 150 個小學生用 Scratch,一個由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和 Arduino 平台聯合開發的兒童編程軟體,可以用它來做一些簡單的人機交互的東西。在香港,2500 個學生參加了米歇爾孫開的課外班——第一代碼學院。

來自西安的王玖林說,「教下一代編程的重要性需要被提升到民族戰略高度。現在,中國大部分工程師都只能完成非常基本的任務,頂級工程師的需求依然巨大。」他是 Kidscode .cn 網站的創始人,這個網站主要分享一些免費的信息和課程。

圖為香港一個電腦課外班上,孩子們在用筆電編程

吳老師思考了好幾周如何向學前班的小朋友介紹編程的基礎知識。他們才剛開始學語文和數學,怎樣才能讓他們理解呢?

她試著先在黑板上給他們展示一個 3*3 的單元網格,然後邀請他們做遊戲,讓每個人用簡單的上下左右來識別位置。然後換到一個數字系統,讓孩子們用坐標系準確定位。當孩子們熟悉了 x 軸和 y 軸的概念之後,她教他們玩 Scratch 上關於飛機的簡單遊戲。一旦他們上癮了,她鼓勵他們學著自己做簡單的遊戲。

「通常,你要用一個遊戲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然後再介紹新知識,」吳老師說。南京媽媽張敏妍看了一段影片講一個美國小孩寫了個論壇 APP,供朋友們討論對小賈斯汀的看法,之後就決定讓五歲的女兒跟著吳老師學編程——在那之前張媽媽沒覺得孩子一定得學這個。

32 歲的張媽媽回憶說,「那令我十分震驚,既然我的孩子也每天都在 iPad 上玩遊戲,為什麼不加以引導讓她在這個過程中學點東西呢?」既然外國的小孩都在學編程,張媽媽覺得自己女兒也不能落後。

鼓勵孩子們學習編寫電腦程式可以完善國家的技術驅動鏈,發明出更多軟體和數位化工具,而不是大量的製造業和原材料供應商。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編程課時的設定上滯後於至少 16 個歐美國家。

吳老師說,「中國的學校有訊息技術課,有些也教編程,但是這些課和其他決定學生成績排名的科目比,不太受重視,他們意識不到編程教育在未來會多麼重要。」去年 12 月,歐巴馬在電腦科學教育周啟動儀式上寫了一行代碼,成為第一個會編程的總統,他認為孩子們應當學編程。今年 7 月他還說,「沒有人天生就會編程,孩子們應該從小就開始學,這樣才能深入骨髓。」

2012 年全美有 102 萬個軟體開發的崗位。根據勞動局統計,在「電腦軟體需求的巨大增長」的刺激下,這個數字在 2022 年會增長 22%。

你的孩子完全有可能在 12 歲的時候創造出一個價值百萬美元的 APP——這並不需要碩士學位,Wayne Xiong 說道。他所在的華創資本,是北京的一家風險投資機構,管理著 5 個億的資產。他也說,開發一套教育系統需要至少 21 年才能測出回報率,這種投資高風險不合理。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為會編程就能讓孩子未來有飯吃。自動化很可能在下一個十年裡使得機器接管了大部分的編程任務,麻省的巴布森學院訊息管理系的教授 Tom Davenport 如是說。9 月的世界經濟論壇上提出,預測未來哪個專業更有市場很有風險的事。2012 年 90% 的工作崗位在 2003 年根本不存在。吳老師說,她並沒有指望編程一定讓孩子成功,而只是把這當作「展示自己的一種工具」,也是未來十年全世界的人民都可能會需要的數位化工具。

吳老師說,「我父母那代人的很多工作都不復存在了,我也在思考這 20 年意味著什麼。當我們的孩子長大後,他們會與全世界競爭,到那時,編程會像英語一樣普遍。」

吳老師感到欣慰的是,通過編程,兒子的邏輯推理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

她的兒子馮一然,課後花 10 分鐘做自己想玩的遊戲。「我真覺得這很有趣,一開始是媽媽讓我學,現在是我自己要學。」馮同學最近做了一個戰鬥恐龍騎士的遊戲。

____________________

不開始寫 Code,想再多都是枉然!意志力不夠,省錢自學 Coding 也沒用!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渴望抓住科技時代潮流不被淘汰,請不要錯過超紮實 24 小時的開發訓練。

臺北 Google 開發者社群共同發起人、資深安卓 Coder 手把手教學, 快點來報名吧

app_600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