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看過這麼情緒溢於言表的採訪對象。一會笑、一會怒,彷彿他最要好的朋友,以及最痛恨的敵人,同時都坐在他身旁似的。

他是麻吉大哥、影音直播 APP「17」創辦人黃立成。廣為人知的是,不論喜怒哀樂,英文髒話一直在他嘴邊!這已經遠超過口頭禪的程度了。

在他口中,與 Knowing 採訪團隊碰面的這棟信義區辦公室,是他在紡織界的好朋友,無償供他使用好幾年的。剛剛從矽谷回來的他,不僅見到了紅杉(Sequoia Capital)等全球一流創投,懷裡還順利揣回一千萬美金,成就了台灣新創公司歷史上最高的 A 輪融資與估值

還有一路支持他拍電影、做 APP 的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想到這些貴人,黃立成臉上滿是笑容。

「我就一直都是大哥啊!」在他口中,除非年紀比他大,要不然就算是在中國最有名的富二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獨子王思聰面前,他也還是大哥。王思聰是「17」的天使投資人,A 輪也跟了上來,顯見他對於「17」後勢確實看好。

除了在 L.A.Boys 裡當大哥,黃立成現在還要在創業圈當大哥,但也因為直播 APP「17」成了出頭鳥,各種惡意攻擊與評論,總惹得他大罵。特別是台灣政府,讓他怒斥好比是肩膀上扛著的搗蛋大猴子。

回想被檢方約談那一天早上,黃立成生氣的說,警察到辦公室來拘提 17 另一位創辦人陳泰元。還在睡覺的他,一起床就趕到派出所去,結果遭到許多不合理對待侮辱性言語,甚至連律師都不能見陳泰元。這都讓他非常不爽!

「政府非但沒有支持創業團隊,還一直打壓我們!」黃立成說得直接。

當時「17」因為受到用戶直播不雅視頻而被下架,如今「17」在全世界各地有 20 位監管人員,24 小時監督用戶直播動態,也會透過 SkyEye 軟體技術來做監管,「只要看到誰的流量突然莫名其妙飆高上去,我們就會去查嘛!我們也都通過蘋果公司與 Google 的審核,證明沒問題嘛!」

如今萬事俱備,黃立成期許「17」要超越 Facebook 與 Instagram!他認為,台灣正在被 Facebook 殖民,因為「你發現你的照片被使用時,你卻不能告他侵權,因為在他們的使用條例裡面,你已經同意他們使用你的照片了。」

黃立成強調,透過 17 的分潤制度,現在已經有十多個直播用戶,每個月可以拿到將近一萬元台幣的獎金,「你在這裡可以獲得一些小錢,就當作是像老人年金嘛!如果有很多追蹤者,那可以拿到更多啊!」

黃立成確實有這個本錢發出豪語。「17」在四個月內就擁有 600 萬下載規模,在他口中,雖然遭遇下架風波,但要創造 1000 萬量是指日可待,而且肯定比 Instagram 花了九個月才達到千萬下載來得快。

在黃立成口中,他在矽谷與投資機構洽談時,被定位為「連續創業者」(serial entrepreneur),雖然他不是完全同意與理解這個創投界的術語,但是他開過夜店,拍過電影,幫人出過專輯,也當過經紀人,更先後做了五個 APP,確實值得這個名號。

雖然在黃立成口中,他不是真的很懂移動互聯網(Mobile Internet)產業,但是他確實在三年前就押寶手機軟體與服務就是趨勢,算是台灣移動領域的先行者。例如「好麻吉」是一款交友 APP,黃立成採用「男來店、女來電」的商業模式,也就是女性免費使用,但男性收發交友訊息卻要付費。目前「好麻吉」雖有一定忠實用戶數,但仍稱不上成功,也確實也有不少爭議,使用者甚至直接告上法院。

直到「17」大轟動!黃立成希望能夠擺脫情色刻板印象,讓「17」能夠成為一個單純的分享生活平台,用戶「很自然地」在上面分享生活中的大小事。

只不過用戶確實是難以操控的。黃立成笑著說,曾有 24 小時直播狗的動態的用戶,以及直播貓動態的用戶,互相以「裸體不雅內容」相互檢舉。

談到 17 未來的商業模式,第一步是接上 PayPal 與支付寶,讓用戶彼此贈送虛擬物品,第二步是嵌入不會影響用戶體驗的廣告,第三步則可能走到電子商務。現在的電視購物,有一天可不可能變成 APP 直播購物呢?如此大的想像空間,確實讓「17」很受創投歡迎。

「17」在完成 A 輪募資之後,黃立成與創業團隊仍然持有超過七成的股權。此次的投資者包括日本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 和王思聰的普思資本(Prometheus Capital)。Infinity Venture 經營合夥人田中章雄說,就像 WeChat 和 LINE 把即時通訊改變成社交商務訊息平台,「17」正在改變世界上行動照片及影音的方式。

王思聰也對 17 信心滿滿的說,「我相信 17 將會成為中國和世界的重要業者!17 可以贏得亞洲年輕人的心,包括 App 最大的市場中國。」

「17」未來還有什麼看頭?黃立成又還有什麼夢想?他對台灣社會與年輕人,又有什麼鼓勵與批評?以下即為 Knowing 專訪精華摘要:

  • 你現在怎麼定位自己?

我自己看,我就是老大嘛!

我年紀越大、就越來越「大哥」。我今年 43 歲,年紀越來越大,就越來越少年齡比我大的大哥。(大笑)

到矽谷時,創投把我定位成「連續創業者」,我也確實做過音樂人、經紀人、電子競技、網路公司,和現在的 APP 創業者。

我做過很多的軟體,包括約會 APP、交友 APP,還有「好麻吉衣櫥」APP。「17」不會是最後一個製作的 APP,不過是目前投資金額最高的。像是以前做過的「真心話大冒險」的 APP 也不成功,我直接放棄,做不對就是不對。

我覺得交友類的 APP,一直都有市場,但要做好可不是這麼簡單。APP 內容是要能夠創造「火花」的,不然不能長期經營,也得不到用戶的滿意。往往是簡單的一個按鍵,放在頁面上哪邊都有差別。

  • 你怎麼回顧 17 被下架的過程?有什麼感想?

我以前開夜店,就了解會有看不到的敵人,大動作、小動作來干擾你。

做 APP 也是,而且情況更麻煩!例如有人會故意「買榜」,給「17」一顆星的評價。這導致連蘋果都看不過去了,會主動幫我刪除。

雖然先前被下架,但我希望在年底,可以讓用戶透過直播賺更多錢。我們希望盡快達到 1000 萬人下載。

  • 一千萬美元的 A 輪資金你會怎麼用?

我受到 YouTube 的影響很大。

過去有 YouTube studio,讓 YouTuber 可以進棚拍更優質的影片,也讓很多頻道紅了起來,這讓我體認到要靠優質內容才能使客戶有黏著度,就像好的電視節目讓大家一看再看。所以我未來可能會設立「17」的攝影棚。

九月的時候,我們還安排這些素人去洛杉磯玩,讓他們用手機直播旅遊過程,帶著大家一起去玩,有點像《大明星小跟班》。可惜的是,這個活動正好是在 APP 被下架的時候,導致沒有太大效果。

我當時還帶他們去看 NBA、環球影城與迪士尼樂園,大家都很高興。12 月份,我們會選兩位人氣最高的直播明星,帶他們去法國巴黎玩,希望能夠造勢成功。

  • 外界認為台灣在移動互聯網產業大幅落後,你同意嗎?

我從來不覺得台灣落後別人!以電競來說,我們台灣曾經世界第一名過,剛剛結束的國際比賽中,兩個台灣隊入選全球八強。

八強中韓國人也有兩隊,但我們人口比韓國少,但是台灣能入選兩隊,真的很不錯啊!更不用說大陸有 13 億人口,卻連一隊都沒有。

回到 APP 的部份,台灣其實也有很強的程式設計師,但是,我們的問題就在政府,有沒有跟我們站在一起?

在大陸,政府是過度的保護他們的市場,他們不要 FACEBOOK、不要 GOOGLE,他就是不要讓他們的市場被侵入。但台灣政府沒有幫我們嘛!這讓我們除了要和世界打戰,還要跟政府作戰。

  • 政府不僅不作為,還來阻擾?

We are carrying the government on our back! 韓國的創作者很強,人家政府也挺,而我們台灣的創意也很棒,但政府讓我們在艱困的環境做事。

現在台灣只有 17 這個直播的 APP,政府還是要攻擊我們,說我們是負面教材,立法委員想做秀、法官檢察官都罵、警察約我去談話,媒體狂弄,警察政府只是要表現他們要做什麼。事實上他們在法律上站不住腳。

當時我原本根本不想理他們,但他們卻到辦公室,把我的夥伴陳泰元帶走。帶走好聽,在我看來他們是抓走他。

派出所裡面都是便衣,押著我們到地下室,在裡面都問些很尖銳、預設性的問題。我覺得很荒謬,我不是做黃色的平台啊!

  • 你怎麼看現在網路內容的價值?

直白的說,現在瀏覽、點擊的流量就代表錢。

例如一部電影,可能花了一億預算拍,但票房不好,只有 30 萬人看,不僅是虧錢的,而且沒有人知道,大家就覺得很爛。如果是一張正妹拿國旗遮胸部的照片,可能一 PO 上網,就有 1000 萬人看到。

這些 PO 文點擊率很高,但跟電影比起來,哪個比較有價值?你永遠不知道。

  • 17 這麼受到關注,未來還有什麼計畫?

以後會想要自己當導演!

之前投資的電影《變身》,讓我虧了大錢。我七年前就跟九把刀買了這個劇本,但七年後才拍。最近手上也還有三、四個新劇本,其中我比較喜歡的,是一部日本侵略台灣的戰爭題材,很有趣的。我也一直覺得安倍晉三,真的很像希特勒。

當然現在先把 17 做好,其他的以後再說吧。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Knowing》;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