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臺大洪士灝】不要怕失敗,被人家當成草莓族又如何?

本文獲作者臺灣大學資工系副教授洪士灝同意轉載。

有位素未謀面的台大電機低我 24 屆的學弟來信,說「目前人生正在一個非常艱難的十字路口,盼望能夠向一些師長們請教,藉由一些指引和建議來幫助自己做出最好的決定」。我想,他所遇到的問題,可能也是不少年輕朋友會遇到的,所以把遇到的狀況和我的想法分享在這裡,讓在類似處境的朋友們做參考,同時也歡迎各位先進給一些建議。

他目前正在美國某一流大學就讀博士班的第二年,但在研究上遲遲沒有太多進展。他說「由於不太能適應老師的研究模式以及帶領學生的態度,這段時間以來比較像是為了應付老師並給予研究進度,比較沒有自由去發揮,過得並不是很開心,開始思考是不是有更好更適合自己的地方可以選擇。就在前一陣子,跟老師講開了所有心中的想法,決定做到這學期為止,下學期慢慢思考是否要轉換去其他的實驗室,或是就拿到碩士學位出去工作(美國或台灣)」。

除了跟指導老師相處的問題之外,他說「在這一年半摸索 Computer Vision 領域下來,會覺得這個領域的問題都還滿開放也還算有趣,但並不是很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有心作很長期的研究。聽到許多前輩或是網路上的文章會說,作研究要有長期抗戰的準備,也有長久保有恆心與毅力,並且未來工作可能也是要繼續從事研究,才能真正發揮博士的價值。」

他也有相當程度的反省,說「我想我可能就是台灣教育制度底下,那一類只會考試達到目標上好學校,但是十分缺乏自己想法只會隨波逐流的人吧,一直都不是很明確知道自己想要從事怎麼樣性質的工作。在做研究這方面,我相信如果有投注大量心力下去,應該還是會有些成果,最後拿到博士學位,但是在這上面需要的時間成本真的太高,而且我不希望自己只是為了拿到博士學位,而過著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因為個人家庭因素的關係(家人的健康跟經濟因素,以及正在遠距離交往的女友),可能無法忍受待在美國太長的時間,因此心中打算大概三五年內就會想要回台灣。」

他忠實地寫出想法和自省,也讓我有所感觸,因此我特別多花一些時間,除了回答他信中特別詢問的三個問題之外,連帶著寫出一些個人的心得。這些大哉問,沒有標準答案,除了分析一些客觀條件之外,我多談了個人層次的東西,並非推銷個人理念,而是希望每個人在潛心思慮後,能建立一套有個人特色、屬於自己的立身處世之道。

Q1. 我第一個想要請教老師的問題是,如果拿到美國博士的學位,立刻回台灣的業界工作,是否優勢有限,不如直接拿完碩士去業界累積經驗呢?(對於學界或是當教授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A1. 我想,回台灣的業界工作,先知道台灣業界的狀況。以我個人的所見所聞,台灣目前的業界比較需要「即戰力」,如果你的專長不足以對公司在短期間產生重要的貢獻,公司大概不會想以高薪僱用你,這個跟你的學位在哪裡拿的,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主要是業界的文化。所以,以剛拿到博士學位的人來說,除非你擁有某家公司極缺乏的關鍵技能,才比較有可能高薪被僱用。

如果在美國拿到博士或碩士後,只是去小公司做個一、兩年技術研發工作之類的經驗,當然對於回台灣工作有些許的加值作用,但我不確定這樣的工作經驗是否有決定性的差異,因為待在小公司也不見得能夠擴展太多的視野,而一、兩年的歷練實在太短,很難真正取得關鍵性的技術。當然,國外一流大學的碩博士學歷,在日常生活中聽起來還是很不錯的就是了,只是業界中低階層的工作,比較注重的是工作能力,不是學歷。

不過呢,在美國大公司工作過五年,被上司賞識拔擢過、完成重要使命、見過世面的人,是有差別的,而且從言談舉止中是可以看得出來。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進大公司與一流的人才共事,以開發一流技術、超越世界級的競爭對手為目標,執行跨團隊的計畫,而且在做出一些成績的同時開發自己的潛能,這樣的經驗是非常寶貴的。

這樣的經驗給我多少優勢呢? 我想,對我來說最大的優勢,可能是比別人多了一些選擇工作的權利吧? 我十年前選擇回國教書,台大資工系之所以僱用我這個沒發表過期刊論文的人,大概是因為我的業界經驗;而我這十年間之所以可以做些層次還算不錯的產學研究,不斷有公司以高薪挖角回業界工作,也應該是拜業界經驗之賜。

其次,由於當年博士班與業界訓練的經驗融合在一起,讓我學習到如何在某些領域不斷超越自己,學習高處不勝寒的環境中挑戰自己,即使回台灣教書之後沒有充足的資源,就算平日只能教學校裡的菜鳥低空飛行,但過往的經驗,仍舊使我可以回到那個高度去眺望世界。

但飛得高,不見得會賺錢。如果要純粹論功利的話,拿完碩士去業界累積經驗,對於心中並不大嚮往達到以上我那個不知所云的高高度的人來說,或許是最省事的辦法。道理很簡單,像你這樣有資質在美國一流大學拿博士,但對於在學校當教授沒興趣的人,通常很容易就可以在業界成為中流砥柱,提早三五年開始職涯,自然是不會錯的做法。就算後悔了,之後再回學校拿博士,也不會太難吧?

反過來說,多花五年拿了博士,再花五年去業界歷練,過了十年之後,台灣變成甚麼樣子? 台灣業界的需求是甚麼? 誰知道呢。如果找不到像樣的工作,賺不到預期中的黃金屋,那該如何面對自己和家人?什麼個人的高度又有什麼意義?所以說,如果純粹從物質層面來思考,念博士像是不大划算的賭注。我當年如果沒有念博士,現在可能早就賺夠,成為科技新貴、住豪宅、開名車,但我並不特別羨慕那些,因為我還頗認同這個一路跌跌撞撞走到現在的我。(請參考我對第三個問題的回答。)

另外,就我的觀察,台灣的社會和業界可能會改變很大,我猜測是朝我樂見的方向發展,但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我個人很主觀的看法是,雖然現在國內缺乏尖端人才或是浪費人才的現象時有所聞,但業界遲早會需要有實力的人,因為台灣人夠聰明,總有人會找到出路。而這條出路很清楚,不是靠著天然資源,也不是靠著賣土地、賣勞力,是靠著腦力。

這好比三十年前很多優秀人才出國,留在國外發展居多,一則認為回到台灣無用武之地,一則不看好台灣當時風雨飄搖的環境,但那些少數回國的人,以及留在國內沒有出國的人,後來發展得挺好的。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台灣這十多年看起來在很多方面一直在退步,但或許這種種的教訓也是足漸累積再起的能量,未來有更大的進步空間。

但未來台灣的產業究竟會如何?該選擇哪個專業領域比較好? 我想這剛好也就是您第二題想問的,所以請參考我對第二題的回答。究竟該如何看待這些世局變動和個人的生涯規劃?我在第三題的回答中略述我的想法。

Q2. 第二個問題是,是否要在一開始確定自己有興趣的領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往往需要做些賭注?這段時間下來,我會認為一個能夠給予引導並正確帶領學生的老師才是決定博士班是否具有價值的關鍵,研究的領域或是題目倒是其次,只要自己不會太排斥就可以了?

A2. 說難聽一點,大多數的資工系大學部剛畢業的學生,對於資工系的專業認識還不大夠,對於業界的生態也似懂非懂的,在選擇研究所專業領域時,像是瞎子摸象。憑著懵懵懂懂的印象去做選擇,有點憑運氣,但有時候興趣是可以培養的,所以在選擇興趣時或許也不必太過計較利害得失。認真嘗試過,如果真的不感興趣,那就換個興趣吧,可以平常心看待。

理想上如此,但一般人為什麼不能平常心看待呢?因為當我們把興趣賦予價值的時候,興趣就不再是純粹心理面上的興趣,而連結到維持生計和事業發展上,往往必須做出某種程度的妥協,這也就是你說的「只要自己不會太排斥就可以了」。我想,人生中時常會出現這樣需要妥協的局面,真正要平常心看待的,可能就是這些妥協了。逐漸提高自己的能力和視野,在面對需要妥協的局面時,能夠悠然面對,是何等的境界?當然我們一開始不會如此心安理得,必須訴諸於外在的因素,但我想說的是,隨著生命經驗的豐富,我們學習如何調適自己、面對未知、安住於心,這才是大課題。

離題遠了,回來談談小課題吧。資工系的領域很廣,而且變化快速。學生如果本身的視野有限,又沒有對特定領域絕對的喜好,選擇一位自己能夠欣賞和信任的教授,也是一個好做法。當然,在選擇指導教授時,同時也考慮到教授的風格和領域。

如果未來想去學界,那麼選擇的範圍大很多,但正如你所說,教授能否給予引導並正確帶領學生的老師,才是決定博士班是否具有價值的關鍵。因此,成天在外忙碌的大牌教授未必是最佳人選,剛剛進學校的菜鳥助理教授也未必不好。

如果未來想去業界,那麼選擇教授的風格和領域也是頗重要的。有些教授時常有產學合作計畫,那麼做這類型計畫所受的訓練,自然比較可能符合未來業界的需要。雖然說領域可以畢業之後再轉,但是通常不大容易。譬如做演算法研究的博士,不大容易轉行做系統,反之亦然。不過可以設法擴大領域,或是做跨領域的研究就是了。

Q3. 第三個問題是,是否「研究」這個工作只真正適合那些能夠有恆心毅力與熱情的人呢?(關於念博士的問題,我也看了許多網路上的資源(Quora 或是老師網誌上的文章)但感覺有些更根本或是心理層面上的問題,始終沒有獲得解答)

或許是家庭背景的關係,也是經過了一些華人守舊觀念的思想,在這邊的日子常常會覺得,如果能夠趕快工作有了穩定的收入,結婚並成家立業,還能賺錢孝順父母,就是很大的滿足了,往往會一直羨慕著那些已經去工作的同學們,進而常常覺得自己在這邊念博士班,追尋著一個好像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標,心態上往往很難調適。如果跟別人說,因為覺得在這邊太累了,想要回台灣好好找個工作就好,可能又很怕會被當作草莓族,說是無法吃苦。該如何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志業跟生活,並跳脫那些刻板的思維呢?

A3. 所謂「樂極而生悲,苦盡而甘來」,追根究底,大環境的變遷、個人外顯的成就,如果所造成的,也不過就是人對於自然的輪迴變化所生的感受而已,那麼撇開生存之所需,所謂的恆心、毅力與熱情,他們的意義和原動力在哪裡?

如果所謂的恆心和毅力,只是幼年培養和訓練出來的習慣,那也不過就是一些內化之後的框架和束縛而已。不是說這樣的框架不好,因為你這二十年的恆心和毅力,讓你進入台大電機系,乃至於跟著你到美國一流學校做研究。但是,不明白其意義與原動力,恆心和毅力,也只能帶你到現在這個境界了,而且不只如此,他們也有可能成為你未來人生中的束縛。

如果恆心和毅力的原動力來自於「熱情」,而你能夠確知這股熱情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那麼你就能夠樂在其中,而恆心和毅力的意義性就昇華成為貫徹與發揚這個熱情,根本不用談甚麼責任、義務。

雖說道理可能很簡單,但人生是非常複雜的,「找到熱情」和「明心見性」一樣困難。來得快、去得也快的熱情,是不足以承載人生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熱情,能夠讓心中時時充滿希望和溫暖,但未必是狂野奔放的。諸葛亮有句名言:「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隱約描述了他的熱情。

對於你這第三個問題,我覺得,與其說「研究」這個工作只適合那些能夠有恆心毅力與熱情的人,不如說高境界的熱情、恆心、毅力,往往是有能力深刻品嘗和研究人生的人才能體悟到的。同時,我也認為,與其說你在一個目前人生正在一個非常艱難的十字路口,不如說你正在尋求突破自己,真正開始思考如何找到那個真正的自己。

不要怕失敗,被人家當成草莓族又如何?真正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料… 有沒有好好認識你自己、研究你自己、欣賞你自己? 我想,這也是生命中很重要的課題,不妨把握這在這個十字路口上的機會,多做些研究。

(本文獲作者洪士灝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圖片來源:gags9999,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