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50 位員工,收費服務,但這個 app 卻贏得了 9 億用戶

當 Facebook 去年二月拿出令人震驚的 190 億來收購 WhatsApp 時,美國還很少有人聽說過這家小小的矽谷初創公司。這個舉動甚至震驚了那群密切報導灣區科技動態的記者。這是因為 WhatsApp 很少做公關宣傳——它的同名 app 已經在美國之外的地方非常流行了。

在海外它被如此廣泛地使用著。Facebook 之所以報出 190 億美元,是因為用戶可以通過這個 app 發送網路簡訊,而不需要因為跨網發簡訊而給那些無線營運商交上高昂的費用。它當時已經擁有龐大的 4.5 億用戶,遍布歐洲和發展中國家,包括印度和非洲。是的,這個 app 非常簡單。但它滿足了真實的需要。而且當某些地方無線帶寬受限制的時候,它可以成為一個可以搭建各種簡單服務的平台,來滿足人們即時通信的需要,雖然這在美國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一個簡單的通信應用就可以同時滿足語音呼叫、影片呼叫、即時支付和其他更多的功能。

「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通信工具,它展現在被簡訊費用折磨了那麼多年的人們面前,於是改變了一切,」在去年秋天 Facebook 收購被批准後的不久,David Soloff 和我們說了這段話。他在 WhatsApp 的幫助下創立了自己的公司,Premise。「WhatsApp 是影響深遠之物。」

現在,在監管機構同意 Facebook 這次收購案的一年後,WhatsApp 的用戶數達到了 9 億人,這使它成為地球上最受歡迎的 app 之一。沒錯,Facebook 有 15 億用戶,但是很少有 app 能夠接近 WhatsApp 了。而實際上,語音呼叫功能的增加,肯定會讓 WhatsApp 吸引更多的用戶。但是,可能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家做了那麼多事的公司只有非常少的員工。一個地球上最流行的 app 竟然是一家只有 50 位工程師的公司營運的。

但是,美國媒體對 WhatsApp 仍然沒有多少報導。這個 app 從很大意義上來說是一個海外現象——而且這家公司仍然很少做公關工作。在一個有他們出現的報導中——一篇重現 Facebook 收購那天的《福布斯》專題文章——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Jan Koum 仍「不知錯」地說,他認為公關和新聞報導會阻礙公司的發展。

「公關和報導會揚起灰塵」,Koum 說,他在烏克蘭出生,和雅虎的老同事 Brian Acton 共同創辦了這家公司。「灰塵會進入你的眼睛,這時候你就很難專注於產品了。」

whatsapp_founders

(WhatsApp 兩位創始人:Brian Acton(左)與 Jan Koum)

但是,在公司被 Facebook 收購一周年的慶祝會上,Acton 同意回答一些問題,儘管只是通過 email。採訪的結果如下,為了清晰呈現,我們做了一些細微的編輯。

除了你在下文能看到的,我們還問了 Acton 公司是否會在 WhatsApp 上添加影像呼叫功能。他沒有回答,但根據推測,是會的。Facebook 已經在 Facebook Messenger ——一個 Facebook 自己開發的類似 WhatsApp 的工具——上添加了影音呼叫功能。這是通信應用的新發展領域。

為什麼 Facebook 需要​​兩個通信 app?是的,它們服務的是世界的不同地方。Facebook Messenger——從基本的 Facebook app 中剝離出來——快速發展至今已經有 7 億用戶,但大多數是美國人。所以這兩家公司在匹配上是合理的。Facebook 可以到達那些 Messenger 不能觸及的海外用戶,而 WhatsApp 又可以接入 Facebook 為服務其在線帝國而構建的大型基礎設施。

Facebook 不僅在全球建造了非常多的計算器數據中心,它還在世界非常多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裡部署了自己的機器構造網絡,以提高信息分發的速度。另外,它還購買了了纖維光纜,讓數據能在全球快速地穿梭。

WhatsApp 從 Facebook 的全球網絡中獲得了許多益處,但是在很多方面,它仍然是一家獨立的公司。

連線:WhatsApp 服務超過 9 億的人,這些人多數在海外。在公司營運方面,它採取的方法與許多矽谷科技初創公司相反。但看起來,這些事情是順其自然地發生的。你們是什麼時候決定認真追逐​​海外市場?方法和理由是什麼?

Brian Acton: 2010 年早期,我們在 iPhone 上發布了首款地區版本。比如說,它包括了西班牙語和德語的翻譯。從一開始,我們就認 ​​為,我們的產品應該是任何人都可用的,無論他們在何處,而實現此策略的一個明顯方法就是添加本地化的翻譯。我們發現,為了這個目標而添加的每一種新語言——或者一種新的手機系統——我們都會迎來更多的用戶。今天,我們支持全球 50 種語言。

連線:在打開國際市場的過程中,你們與國際性的無線營運商達成協議,說服他們把你們的應用與手機捆綁,作為簡訊的一種替代品。這是怎麼做到的?你們是如何說服營運商的?這種合作容易還是困難呢?

Brian Acton:通常來說,我們與那些開明的營運商合作。他們明白,自己提供的移動數據服務是未來,而且,他們想要在自己的網絡中實現更多的數據流量,吸引更多的客戶。要做到這一點,WhatsApp 是一個不錯的跳板。在交易談判的時候,我們指出,這是一個三贏策略。用戶、營運商和 Whatsapp 都可以從中獲益。這是推銷產品、贏得關係的最好方法。當然,每個營運商都不同,因此,與每個營運商單獨談判是耗費時間的。這使得整個過程比我們設想的更為困難。

連線:公司贏得了如此多的用戶,這些合作是關鍵的原因嗎?在擴展 App 的影響力方面,你們還有什麼其它方法?

Brian Acton:我們努力使應用運行在盡可能多的手機系統和營運商網絡上。在達成我們的整體策略上,這些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我們還專注於應用的簡潔、效率,以及服務的可靠性。所有這些策略是相互影響的,共同助力我們在全球的快速成長。

連線:好吧,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相對很小的工程師隊伍幫助下,你們贏得了 9 億用戶。如今,公司的工程師仍然是 50 人左右。這是怎麼做到的?

Brian Acton:我們盡可能僱用最好的人才,而且,我們專注於功能的核心特徵。我們採用工程師的思維模式,努力使我們的服務營運成本達到最小(服務器數量少,硬體質量高,盡少地影響員工效率。)

連線:你們營運時用到了 FreeBSD 操作系統和 Erlang 編程語言。在矽谷的科技界裡,這兩個工具並不常用。這是如何發生的,理由為何?

Brian Acton:我們使用 FreeBSD 的原因是,Jan 和我都有從 Yahoo! 習得的 FreeBSD 經驗。FreeBSD 有調教得非常好的網絡棧,而且,它的穩定性極為突出。我們發現,管理 FreeBSD 軟體是非常容易的。

我們使用 Erlang 的原因並不是那麼直接。我們最初的聊天服務器是用 Erlang 開發的。我們得以利用 Erlang 語言的特點,升級我們的服務,同時保證非常好的運行狀況。在我們前進的每一步,Erlang 都顯得極為穩定並且展現非常好的性能。我覺得,如果我們曾經遇到一些非常難跨越的障礙的話,我們可能會放棄 Erlang,轉向另一種語言。幸運的是,這件事從未發生過……

連線:為什麼 FreeBSD 有優勢?難道 Linux——一種更為廣泛應用的開源操作系統——從某些方面來說不是更可取的選擇麼?

Brian Acton:Linux 是個極為複雜的東西。FreeBSD 的優勢是,它是一個單發行版,擁有極為出色的軟體倉庫。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優勢,因為,在操作系統層面,我們只出現了很少的問題。如果用 Linux 的話,你可能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做選擇,而這是你要盡力避免的情況。

連線:為什麼 Erlang 如此有用?是因為它是為你們的通信需求而設計的嗎?還是因為它非常擅長處理並發任務?

Brian Acton: Erlang 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益處。在 WhatsApp 之前,Jan 和我都沒有接觸過 Erlang。不過,我們發現,這個語言在業界有很​​堅固的基礎,而且,它能很好地為我們服務。真實情況是,Erlang 是為了近乎實時的交流而設計的。除此之外,Erlang 是一種出色、有用的通用目的語言。它的構建過程融入了一些嚴肅的想法和考量。舉個例子,在處理高並發任務的情況下,我們發現了很大的益處。而且,因為它擁有熱部署能力,所以能夠保持非常長的持續運行時間。

連線:其它的公司能否學到你們使用 FreeBSD,特別是 Erlang 方面的經驗?僅有 50 位工程師的情況下,你們服務了 9 億用戶,這些是部分原因嗎?

Brian Acton: Erlang 和 FreeBSD 是了不起的工具。不過,正如每個人都知道的,即使你給予普通廚師最好的刀子和廚房,他未必能做出最好的飯菜。坦白地說,要完成我們所做的事情,你需要非常優秀、有才能的人。我的運氣不錯,能夠與業界最好的人一起工作,而且,我看重每一位工程師為我們現有成就而作出的貢獻。

連線:在即時通訊之外,你們現在還提供了語音呼叫。這種服務人們使用廣泛嗎?

Brian Acton:通過 WhatsApp Calling,用戶現在可以撥打網絡電話,這是 2015 年的一個關鍵項目。我們從 1 月開始推出這項功能,而且我們在不斷升級和改進這項服務。我們繼續專注於服務的可靠性和質量,正如我們在過去五年裡對待簡訊一樣。這項服務在全球各地得到了廣泛的使用。我們持續看到極為良好的增長和使用量。

連線:當你們從簡訊轉移到語音時,是否必須對基礎設施進行一些變動?有哪些變動?

Brian Acton:最大的變化是增加了語音中繼基礎設施。比較好的是,我們能夠在 Facebook 的全球網絡上建設和部署,而沒有必要對核心的基礎設施做出較大改變。當然,構建一個語音服務產品並不是小事,我們不得不對移動客戶端做出相當的調整,以支持實時的語音呼叫。不過我們都習慣了。

連線:你們幾乎是獨立於 Facebook 營運的。你們在加州 Mountian View 有自己的辦公室。但是,你們確實開始使用 Facebook 的龐大基礎設施。你們還做了哪些工作?

Brian Acton:與 Facebook 合作的最大好 ​​處是理念、人員和技術之間的融合。像在發布語音服務的時候,我們能夠利用 Facebook 全球的網絡基礎設施。這是一個重大的收益,因為我們還沒有在自己的基礎設施上做出那麼大的投入。Facebook 在基礎設施上做出了非常大的投資。作為一家小公司,我們是永遠無法做到的。我們每天都再學習和適應 Facebook 的技術。

連線:將來,你們如何利用 Facebook 的基礎設施?

Brian Acton:一個很明顯的選擇是,把我們的服務轉移到 Facebook 的基礎設施上。這個舉動可能會消耗大量的時間,因為我們想要在完全不干擾客戶的情況下完成它。在最近一段時間裡,我們專注於那些我們能立刻利用 Facebook 基礎設施做到的關鍵收益。除此之外,Facebook 在大規模存儲、數據、分析,還有面向客戶的服務(例如 Places)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投資。這些都是我們想要利用的東西。

連線:從你們與 Facebook 融合的方式上,其它公司能夠學到什麼經驗?或者說,這是一個特殊的例子?

Brian Acton:我認為,每次收購都是特別而且與眾不同的。最好的策略是聽創始人的意見,跟著他們走。馬克 [ 扎克伯格 ] 和雪莉 [ 桑德伯格 ] 非常棒,他們就是這麼做的。他們相信,我們能在保持自身業務連續性的同時以非常聰明的方式地融合進去。他們沒有施加給我們什麼壓力,只是鼓勵我們成長。目前為止,這是非常好的策略。

連線:明顯的​​是,公司幾乎從不開會。工程師們說,公司的營運方式與他們以前呆過的地方完全不一樣。這種方法 / 環境到底有多麼特殊,而它又是如何產生的?

Brian Acton:我很樂意去說,公司沒有任何會議。但真相是,公司還是有一些會議的。作為一條通用規則,我們盡力使會議的內容和時長最小化。我們想要創造出這樣的辦公環境:人們把大部分時間用在編寫代碼、修正 bug,構建更好的產品上。這些都是自然發生的,是我們構建的公司和文化的一部分。同時,它也產生於一些我們採取的刻意措施,試圖使工作環境保持安靜和高效率。從個人來說,我非常喜歡我們的工作環境,但是,有些人或許會發現,剛開始時,安靜的環境會讓人有點不安。

本文全文譯自 Wired ,原文標題WhatsApp’s Co-Founder on How the App Became a Phenomenon,作者為 CADE METZ。本文為 Wired 對 WhatsApp 創始人 Brian Acton 的訪問實錄。愛範兒積木、黃美菁翻譯出品,感謝愛範兒技術部門提供的幫助。

題圖來自:thenextweb插圖來自:Wired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ifan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