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封關於百度停止社會招聘的內部郵件流傳出來,引起不小轟動:「從即日起停止招人,對於極個別有特殊需求的,需要 Robin(李彥宏)和我特批後方可招人。 」 這裡的「我」是百度人力資源副總裁劉輝,這封信就是來自他。

對此,百度回應說,此舉是為了將重心放在吸引最優秀的頂尖社會人才上:「對效率的極致追求是互聯網精神的本質,『小團隊成就大事業』是百度崇尚的人才觀。即日起我們暫時停止大規模的社會人才招聘,以進一步提升組織效率,校園招聘不受影響。對於最優秀的社會人才,我們仍然在苦苦追尋,歡迎你加入百度,在更高效的平台上施展才華。」但對裁員的新聞,百度沒有任何回應。

但在這個馬上發布三季度財報的當口,百度的這次「停止社招」 的行為更多是對華爾街投資者的一個交待,更像是提前打好的一劑預防針。

簡答來說,這家公司正處於一個內憂外患的尷尬局面。

百度的營收結構已經很久沒有改變了,來自搜索業務的收入一直占到百度 95% 以上的收入,以致於當莆田系醫療宣稱要停止投放百度廣告時,百度股價都抖了一下。而近年來搜索業務的增長也漸漸遇到了瓶頸。二季度財報顯示,百度二季度淨利潤為人民幣 36.62 億元 (約合 5.906 億美元),同比僅增長 3.3%。

在搜索遇到瓶頸的情況下,百度又一直沒有找到新的增長點。IDL、百度無人車、百度筷搜、Dubike、Baidu Eye、小度機器人這些故事,都沒有變成現金流。到了最近,百度又決定講一個 O2O 的故事,並宣稱將投入 200 億到百度糯米。

百度資深分析師陸文雙告訴《36 氪》,

對於華爾街的投資人來說,百度目前已經遇到了一個明顯的增長瓶頸,而 O2O 又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故事,現在又要投入 200 億現金到 O2O。這對於華爾街來說,簡直是驚嚇。百度這次裁員,更多是對華爾街的一種表態,「即使投資在短期內看不到回報,但我們已經很努力地降低了成本。」

外患方面,以前說 BAT 是互聯網的三極,但現在只有兩極,一邊是 AT,另一邊是 B。先說百度糯米,前不久,美團和大眾點評合併,百度糯米無疑遭遇到強勁對手,受強衝擊後股價下跌 3.36%;受到百度投資的 Uber 在國內發展也不順利,滴滴快的在上海獲得國內首張專車牌照,市場份額也佔據大半江山,而 Uber 未獲得牌照,在多地發展受挫,仍在艱難地和滴滴快的競爭。

更糟糕的是,馬雲在上周向優酷土豆董事會發出收購邀約,優酷土豆優質的影片內容將會成為未來阿里電商數字產品的核心組成部分,愛奇藝遭遇勁敵,雖說拒絕對收購意向做出評價,但想必早已經哭暈在廁所。

在旅遊領域,百度持股 51% 的去哪兒網也是不折不扣的「賠錢戶」,從財報來看,去哪兒網 2015 年第一季度股東的淨虧損為 7.012 億美元,第二季度虧損 8.2 億元,去年全年淨虧損更是達到 23.64 億,情況嚴重,且去哪兒業務增速緩慢,機票增速也已經低於老對手攜程網。

  • 不只百度面臨了大環境壓力,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也開始趨緩準備過冬

其實,宏觀經濟也帶來一定壓力,本週一,政府公佈第三季度經濟增長 6.9%,進一步放緩,降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令圍繞全球經濟前景的擔憂進一步加重。在多方壓力下,阿里今年也在招聘問題上出現重大變化:校招名額縮減 85%,原本 3000 個校招名額最終降至 400 多個。除此之外,今年下半年宣布裁員的公司還有鳳凰網、聯想、HTC、英特爾等等。

此前阿里巴巴馬雲曾宣布,要在今年凍結員工規模:「今年阿里巴巴集團的員工數不會增加一個人,出一個進一個。我認為三萬多人已經足夠了。」

這裡公開說停止社招,網絡上也傳出校園招聘也已經開始出現同比縮減的情況。BAT 三大公司就剩下騰訊還沒傳出類似的招聘消息,而互聯網圈似乎已開始被「冬天論調」籠罩。

中國就業研究所與智聯招聘聯合發布了 2015 年第三季度《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報告》,報告表明當前就業市場整體呈現趨於緊張的局面,求職申請人數基本平穩,但招聘需求人數明顯下降。

話說回來,BAT 等公司進行人員縮減,但踏實創業的公司不縮減。人才市場理性回歸,能夠讓這些創業公司以更合理的價格獲取人才。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36Kr》、《ifan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