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導讀:可以說 YC 是矽谷最為知名的孵化器之一,他們的文化以及成熟的輔導方式,更是讓許多創業家趨之若鶩。不過最近一則消息卻顯現 YC 即將轉型,將投資範圍擴大到 A 輪項目,主要瞄準 3 億美元估值內的旗下團隊(但不排除 3 億以上的團隊)。

這樣的投資政策轉變,將很大程度地改變了 YC 本身的體質,至少他不再是那麼單純的孵化器、創業團隊可靠的「饅頭」。

這樣的政策轉換將怎麼改變矽谷生態圈呢?來看看《雷鋒網》編譯《華爾街日報》的分析吧。

有人說,在矽谷有兩種孵化器,一種叫做 Y-Combinator,一種叫做其他。這句雖然浮誇,但是從側面表明曾經孵化出 Reddit、Dropbox 和 Airbnb 的 YC 在業界的知名度。

YC 成立於 2005 年,按照他們的官方數據,在過去的十年間,從 YC 畢業的公司總融資額達到了 30 億美元,市值加起來則超過了 300 億美元,其中不乏獨角獸企業。而據科技媒體 TechCrunch 截止 2015 年 3 月的數據,上述意味著 YC 手握的紙面財富已達到了 10 億美元。

據《華爾街日報》網絡版報導,矽谷著名孵化器 Y-Combinator(以下簡稱 YC)在 9 月末籌得 7 億美元風投資金,並準備利用這筆資金增持旗下那些最成功公司的股份,同時幫助那些資金緊張而又很難從其他渠道融資的業務。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投資 YC 這支基金的包括史丹佛大學,以及管理前紐約市長 Bloomberg 本人投資事務的威力特顧問公司(Willett Advisors)。

這樣看來,隨著資本的湧入,YC 似乎是準備從投資培養創業公司的角色轉變為,針對那些最熱門的創業公司進行投資,從而將過去積累的影響力和投資者關係變現。

對本輪參與投資 YC 的人來說,YC 將會變身成為一個專注後期的、有利可圖的投資機構。畢竟,經過十年的發展,YC 作為創業公司孵化器經已積累了豐富的資源,包括市場影響力和投資者關係。

據 YC 官方數據,單就 2014 年冬季申請的創業公司所涉及的市場領域也相當廣泛,具體如下:B2B 市場和消費者市場的公司各有 20 個,分別佔 17.54%,而生物醫學成為 Y Combinator 青睞的第三大垂直領域;此外市場平台服務的有 14 個、企業市場有 13 個、其次是開發者工具(10)、金融科技(9),此外,還出現了 6 個硬體公司、3 個非盈利性組織,和 1 個航空航太相關的創業公司。

YC 總裁 Sam Altman 表示,這支新風投基金會把錢投向估值最高為 3 億美元的 YC 公司身上,參與它們的每一輪融資。

從扶持創業的工具轉型為做後期,對最有前景的公司來說——即那些從 YC 為期三個月的「訓練營」畢業,然後向投資人做演示的公司(Demo Day 演示日),這應該是則好消息。今年夏天的 Demo Day 吸引了超過 500 名投資人,其中還有億萬富翁、知名對沖基金經理 Steven Cohen。

但是,這個做法可能會加速旗下某些創業公司的滅亡。因為,YC 招募風投基金就意味著它要擔負起對投資者的信託責任,保障獲利。因此,YC 不僅要在眾多公司中挑選出贏家,還要剔除那些前景不明的公司。而這和 YC 長期堅持的同等看待所有創業公司的傳統也發生了衝突,而且這種利益關係的存在或將給創業公司創始人和 YC 之間的溝通聯繫帶來阻礙。

Altman 在首次談及這支基金時表示,這可能會使得創辦人有意隱瞞他們的困境,因為他們會將 YC 合夥人看作是潛在投資人。

《雷鋒網》獲悉,此前就有在 YC 培訓的公司表示,在出現同業競爭的時候,孵化器合夥人會有偏頗。

企業支付服務公司 Balanced 當時在遭遇 Stripe 的競爭重壓時,就將業務從消費者市場轉向了企業市場。那時,多名 YC 合夥人曾公開誇獎過 Stripe。重要的是,知情人士透露,Balanced 的創辦人隨後發現,他們很難與 YC 的合夥人溝通。面對這樣的情況,因為擔心 YC 會把這些信息分享給對手 Stripe,Balanced 決定停止向孵化器提交財務信息。

此事的最終結果是,Stripe 獲得近 50 億美元的最新估值,困難重重的 Balanced 則在今年 8 月關停服務,將客戶轉手給了 Stripe。

對此問題,Altman 未作回應。但是,且不說合夥人會否偏頗,在面臨此種競爭形勢的情況下,為了維持生存,初創企業難道不會為爭取獲取媒體和投資者的關注而進行炒作,激起一股股孵化器泡沫?

via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雷鋒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Paul Miller,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