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裸照,60 歲情色老將 Playboy 竟然要轉型成 New Yorker

據美媒 Buzzfeed 等網站報導,《花花公子》將從明年三月起,不再在印刷版中刊登女性裸照,但是會刊登具有挑逗意味的照片,讀者群體將定位為 生活中城市中的年輕男士

1953 年創刊的《花花公子》,首位封面女郎即是大名鼎鼎的瑪麗蓮·夢露(MarilynMonroe)。而現今,手機、網絡的普及讓色情圖片唾手可得。

《花花公子》雜誌的發行量也從 1975 年巔峰時期的 560 萬冊跌落至目前的 80 萬。今後雖然還會刊登性感照圖片,但不再全裸。

b12a00_p_02_03.jpg

ScottFlanders 表示:「現在很輕鬆就能找到免費的色情照片,我們的老一套過時了。」

據《時代》報導,《花花公子》雜誌 將會繼續保持「每月女郎」的性感特色,但是照片的姿勢則改為 PG-13 級的 (13 歲及以下兒童必須在家長指導下觀看的內容)

《花花公子》雜誌 公司的領導層對《時代》表示:對雜誌的重新設計目標是讓《花花公子》更加現代化,其中包括上班時間閱讀也不尷尬的「安全內容」,還有兩性專欄,調查性報導,以及為專業的年輕男性藝術家提供指導 ——這些人已經成長起來並且在網上免費公開自己的色情作品。

jiawang.jpg明年「矯枉過正」的封面圖片

  •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去年,《花花公子》重新設計了自己的網站——移除了其中的裸體內容,帶來了 250% 的流量高峰。「看裸體內容是很挑逗的,這會導致我們的觀眾讀者們受到限制。」《花花公子》集團的首席執行官斯科特·弗蘭德斯在今年早些時候對 NBC 表示。

高級編輯科里·瓊斯是網站改革的主管,7 月開始,他開始負責《花花公子》在各個數位平台上的內容。而雜誌的創立者休·赫夫納則依然是雜誌的主編。

 提議的編輯.jpg科里·瓊斯

上月,《花花公子》科里·瓊斯(Cory Jones)小心翼翼地提出一項激進的建議:停止刊登女性裸照。

然而,這項提議得到公司合辦人休·海夫納(Hugh Hefner)先生的同意。公司董事斯科特·弗蘭德斯(Scott Flanders)表示,「現在人們想看色情照片,只要滑鼠點擊一下就可以看到,而且都是免費,所以裸照已經過時了。」

 創辦人.jpg休·海夫納

對於一代美國人來說,在被窩裡開手電偷偷看《花花公子》時的緊張刺激還存留在腦海裡。現在,模仿《花花公子》的色情雜誌也越來越多,但這些雜誌的股價已經在下跌,其商業價值和文化影響力也在逐漸蒸發。

對去除裸照這個決定,科里·瓊斯說道:「12 歲的我肯定討厭現在的自己,但這是正確的事。」這一決定也標誌著重大轉變,很早之前,公司的核心業務就與色情相去甚遠。2011 年,花花公子將付費色情業務出售給色情業大亨 Manwin 公司。

  • 拿走了裸照,我們還剩下什麼?

弗蘭德斯說:「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拿走了裸照,我們還剩下什麼?」

事實上,每月出版的《花花公子》內容豐富、題材廣泛,除了大尺度的女性照片外,還有介紹時裝、飲食、體育的文章,以及名人專訪、短篇小說和時事評論等。

  • 裸女背後,是一種生活方式

「活著並不僅僅是為了受難,享樂才是最重要的。」《花花公子》創刊人及主編休·海夫納在創刊號上明明白白地寫道,「我們應該享受這樣的生活:在自家公寓裡,調一杯雞尾酒,準備兩份開胃小吃,唱機裡放一段背景音樂,邀一位紅粉佳人一起討論畢加索、尼采、爵士樂,還有性。」

休·海夫納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對《花花公子》的定位是「一本倡導生活方式的雜誌」。其毫不避諱地提倡既有精美食物、衣服,又有文學、藝術、體育的浪漫生活方式。

  • 深度報導,窮追猛打

《花花公子》的人物專訪以深入見長,通常以對話形式刊登。多年來,這本雜誌不僅採訪過歌手約翰·列儂、導演大衛·芬奇、運動員麥克喬丹等大明星,還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哲學家伯特蘭·羅素、作家薩特等學術大牛進行過專訪,甚至早在 1985 年就專訪過科技界大佬喬布斯。

作為一份自由主義刊物,《花花公子》的記者還採訪過叫美國政府頭疼的卡斯特羅、阿拉法特和頗引爭議的日本右翼文人政治家石原慎太郎。

據說,每次採訪都長達七八個小時,問題犀利,窮追猛打,不像普通時尚雜誌那樣蜻蜓點水。

被保留的是,《花花公子》的性專欄作家將是對性很熱衷的女性,她會充滿熱情地寫與性有關的作品。《花花公子》也會延續其傳統,做調查性報導、深度訪談和虛構小說。其目標讀者將是生活在城市中的年輕男士。

  • 曾經刊發海明威等知名作家的最新作品

《花花公子》曾多次改版。1972 年,《花花公子》每月銷售高達 700 萬份後,休·海夫納對刊物的內容大加整頓,增加了嚴肅的內容。他付出全美最高的稿費,故大批著名作家,如史坦倍克、海明威、英洛維亞、阿西摩夫的新作品都曾在《花花公子》上最先發表,每篇主要文章或小說付 15000 至 25000 美元的稿酬,每期的製作費用高達二三十萬美元。

雜誌也曾刊登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等女權主義偶像的虛構作品,而約翰·厄普戴克、喬伊斯·卡羅·奧茨、斯蒂芬·霍金和湯姆·克蘭西也曾為其撰文。

一位旅居國外的中國作家曾在報紙撰文為《花花公子》平反,他說:“(《花花公子》) 雜誌的文字質量和品位遠遠高出一般雜誌……專訪的水平叫人讚嘆,絕對是一本中產階層的上品讀物。”

還有人評價說,《花花公子》刪掉裸照就是一本《紐約客》。

  • 除了內容,還有商業

公司聲稱:最近十年中國市場零售總額達 50 億美元,其中 2014 年全年銷售額超 5 億美元,但這都無關色情。2010 年,ScottFlanders 告訴《南華早報》:「即便我們沒有在中國發行過雜誌,人們還是知道兔女郎是什麼,但在亞洲消費者的眼中,我們的形象與色情關係不大。」

但乾淨的形像不意味著優雅,亞洲的花花公子設計頗為招搖,產品價位中端。天貓授權經銷商出售的花卉圖案的牛津布襯衫、仿麂皮運動鞋定價 200 多元人民幣。

科爾尼公司(ATKearney)的 TorstenStocker 說:「在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花花公子通過與大眾市場服裝、運動裝、眼鏡商合作,是針對成熟、溫和、有時尚意識的消費者的生活方式品牌。」

(本文經合作夥伴虎嗅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及早將低碳節能的智慧用電納入經營策略,是企業維持永續競爭力的關鍵! 掌握台灣智慧能源管理創新趨勢,強化營運競爭力與成本控管能力 即刻報名》》智慧能源競爭力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