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最近台灣歌手「麻吉大哥」黃立成的 17 被蘋果和 Google下架,應該算是一宗引人注目的科技時事。這之間讓科技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台灣人氣育成中心 AppWorks 之創辦人Jamie 發文支持 17

對此事,相信輿論一定是各有褒貶。我個人以為,這事件可做為藥引,讓我們深入思考台灣的科技創業思維。

  • 我們該不該支持 17 App?

Jamie 點出 17 身為台灣本土 App 開發商,能有為演藝事業創造新收入管道的抱負,又衝上國際 App Store 排行,實在不簡單。Jamie 更直言,17 被抓包是因為沒有靠山,反觀 Instagram 上也有情色內容,但是因為有 Facebook 作靠山所以沒被下架。

個人以為,台灣新創公司能夠登上國際舞台固然是好事,但是經營模式和行銷手法應仍是新創圈該矚目的焦點。

論及商業模式,麻吉大哥所嚮往演藝內容發行平台,其實已是屢見不鮮。不管是 YouTube、Spotify 還是新創的Trance,都是類似的社群。而麻吉大哥所期望的平台商與內容商拆帳的模式,也早已在國際性的各大內容發行平台上上演。

然而大家稱羨的YouTube 之星,其實是少數超人氣頻道(其中不少是當紅明星)的成績。試想,若一支廣告放一千次你才賺 $7~$8 美元($7~$8 CPM),若沒有百萬人氣很難創造可觀的收入,暫且不談收入是否穩定。有人曾經分析過音樂人在 Spotify、YouTube 上的收入,一位音樂人的作品必須要在 Spotify 上點播一百萬次,或在 YouTube 上點播四百五十萬次,才能夠達到在 CDBaby 上賣出一百多張專輯的水準(美國聯邦法定最低工資)。

回顧科技近代史,所謂的內容發行平台拆帳模式,實際對創作者的報酬遠低於傳統發行平台水準,最後被詬病為科技公司取代經紀公司剝削演藝人士。(暫且不深入討論 17 App 的拆帳比例比上述平台更低)

● 17 最大缺點:就在於沒做到「明確定位與分級完善」

撇開商業模式對演藝人員是否公平不談,方才論及之百萬人氣,以台灣的市場規模而言,本土廣告商究竟有多少廣告需求?要達國際級流量,17 勢必得整合其他市場才能夠將流量轉化為商業利益,最後終將面對一個難堪的事實:薄利多銷需大市場優勢,而在中美大國公司早已先行多年的情況下,本土新創公司已居劣勢。(按:非得做這種平台嗎?)

再來,咱們來談談色情內容助長 17 登上國際舞台。論及色情,大家也無須道貌岸然,色情內容一直都是網路產業的獲利大宗。論直播內容,LiveJasmin、MyFreeCams 等色情直播網站(又稱線上脫衣舞秀)論直播潮流至少領先大眾網路五年以上。麻吉大哥的 17 在色情直播絕對不是第一人,入行又何罪之有?

講到這裡,拿 Instagram 為 17 辯護一言實在差矣。真正的問題不是在於色情內容,而是在於網站定位和分級制度。YouTube 上有許多人上傳三級片,但這些三級片絕對不會出現在 YouTube 首頁,連具有爭議性的影片都必須要認證年齡(年齡認證的可信度改日再談)。Twitter 上亦有許多色情片演員開頻道發布限制級內容,但是 Twitter 絕對不會在首頁向你推銷這些內容。就連 Google 和 Bing 都將暴力色情字眼自動從「自動完成」選單中過濾,使用者必須要知道全名(或關閉過濾功能)才能夠找到限制級內容。

重點不是「有沒有」限制級內容,而是網站如何去定位、如何去分級。若你想要經營一色情直播網站,沒問題,你可以跟 LiveJasmin、MyFreeCams 一樣大方地祭出未滿十八歲不得瀏覽之告示,自我定位為成人網站。若是要經營大眾內容平台,至少基本分級、過濾的工作要做好。

如果標榜是個一般演藝人員的直播平台,卻是靠色情內容衝上國際排行,這無疑是批羊皮賣狗肉,這才是被下架的最主要原因。17 App 的發展模式,就好像三級脫星問為什麼轉戰影視後還是沒人注意自己的演技,在此不論對錯,只是要認清自己塑造的形象並有接受別人指點的心理準備。

如果自己真是批羊皮賣狗肉,最好不要跳出來辯護說吃狗肉沒有不好、反過來指責其他人大驚小怪,這會傷害台灣人的國際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