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天 Coding 增強術】洪士灝:改革台灣程式設計教育

1

在亞洲,這股浪潮同樣洶湧。新加坡資訊及通信發展部 (IDA) 去年開始計劃在小學到中學期間,推廣程式設計課程,希望藉此提升新加坡的國際競爭力,維持以產業頂端為主的經濟。該部門首席資訊辦公室的助理總監 James Kang 先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資訊通信產業將無處不在,這對新加坡的競爭力發展會是一個戰略性的處方。」

台灣一直是科技製造業的重鎮,自不願在這波熱潮中缺席,但一向以硬體製造為優勢的台灣,在程式設計這方面的著力仍是需要加把勁。「主政者無所作為,另一方面,也要回歸思考程式設計教育的本質,而不只是形式的追求,」台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副教授洪士灝感嘆。

洪士灝● 取得密芝根大學安娜堡分校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電腦科學與工程博士學位後,曾在美國昇陽電腦 (Sun Microsystems) 擔任研發工程師,2004 年返台投身學界,多年參與資訊教育的推廣,例如「12 年國民基本教育科技領域課程綱要之前導計劃研究」、「12 年國教資訊科技課程綱要建議草案」等項目。他如何看台灣程式設計教育以及程式設計工程師的養成問題,以下為專訪重點內容:

● 近來各國都在強調程式設計教育的重要性, 你並非資訊教育專業背景出身,卻積極倡導,為什麼?

台灣長久忽視中小學的程式設計教育,即便大學有設資訊教育學系或研究所,但是畢業的學生缺乏用武之地。我們希望,資訊教育進入到 12 年國教,目的是及早訓練小孩的思路邏輯以及動手將所學知識靈活應用於實際世界的能力。

試問,今天有哪一門科目能夠做到?數學,往往流於機械式地背誦公式和解題方法,沒什麼機會讓學生培養創造力;自然科學,也是多以理解知識為主,缺乏應用導向的思維訓練,而且受限於數學能力,12 年國教所學到的自然科學,根本無法做什麼開創性的應用,連設計電路的能力都沒有。

我在國外業界待過,回國後在台大這些年深深覺得台灣的人才缺乏國際業界的競爭力,包括資工系畢業不會寫程式、沒有工程概念和自我學習的習慣、缺乏與人協調和團隊合作的能力。因此,推動中小學科技資訊教育或許能夠幫忙解決。

● 2014 年,教育部發佈的台灣 12 年國教課程綱要總綱,科技領域方面以「運算思維」(computational thinking) 為主軸,逐年各個階段也加入不同的建議課程,這對年輕一代程式設計的培養影響如何?

對於政府的作法,我樂觀其成。只是如何讓中小學的資訊科技課程不被考試科目邊緣化?如何不讓這些課程因為缺乏師資和教材而砸掉口碑?如何讓社會清楚知道資訊科技課程不是僅僅為了培育資訊科技界所需的人才,而是它有可能在未來的世界中,扮演著比考試的科目更為重要的角色?這些問題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楚,也不是花一點點的資源就能做好。

台灣官方中小學的資訊科技課程還在起步階段,至於真正的實施,還要等到 2018 年。但民間早已自發性地開始推動程式教育,除了有私人教育機構教授 Scratch 這類適合中小學生程式入門的教材,各地也逐漸興起程式設計以及自造者 (maker) 的社團,都有助於提倡程式設計教育的風氣。

● 由於中國互聯網強勢崛起,你認為未來十年,程式設計的發展趨勢還是以矽谷為中心嗎?

矽谷有全世界最先進的資訊科技以及最成功、最興盛的科技新創文化,我想未來十年最高端的程式設計就業機會還是在矽谷。軟體技術的特性不同於硬體製造業,軟體很容易被複製,但是要改進和創新,必須要有高手。軟體越複雜,軟體高手培育就越難、花的時間越多。因此中國雖然能夠在其國內複製國外成功的軟體產品,但是在技術深度和創新上很難在短期間超越矽谷。

● 你曾在美國求學與就業超過 10 年,台灣與美國程式設計工程師的做事文化及地位有哪些不同?

台灣程式設計工程師比較保守,多半很專注於做好被交付的任務,較少願意承擔風險,也不大喜歡爭取學習的機會,在討論和決策時比較不敢大聲表達個人意見,多半被看成是專業人員,但往往也僅止於此,所以在大公司工作年資到了某個階段,通常就到頂了,很難升遷進入核心。

美國程式設計工程師比較大方,比較會注意大環境和團隊的動力,也經常利用語言上的優勢去影響決策和推卸責任,但在爭取職涯的機會和工作的權利上非常積極進取。當然,也有厲害的工程師認為,樂於工作比較重要,可以比較不受拘束地在各方面表現個人的才能。

● 你心中的程式設計工程師應該如何與實際如何?

我心中理想的程式設計工程師應有全方位的視野,最好不要成天窩在工作場域,而是在各方面取得平衡。某些自詡為宅男或是電腦怪咖 (computer geek) 的人,由於整天待在電腦前面,容易以偏概全,或是忽略某些重要的問題。

例如《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 電影中所描述的 Alan Turing 是很厲害的電腦科學家,但不是我心中理想的程式設計工程師。

實際上,台灣許多程式設計工程師都在為了自己的家庭和生計在奮戰,待在公司裡重複做低階的工作,但每當舊技術被新技術取代時,工作可能不保,很難對工作產生熱情。不過,近年創新的風氣出現,值得現在和未來的程式設計工程師重新檢視自身對這份工作的理想與熱情,思考如何把握創新的機會。─王思涵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