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幾個 40 來歲的朋友聊過,他們一直在做技術。我跟他們抱怨。我說,「我帶過幾個千禧世代的孩子,太慘了,每份工作都是合同工,都沒有醫保,還背著那麼多的債。」他們困惑地看著我。 過了一會,一個人說:「能 coding 就不會這樣。」 可能你已經在 coding 了。

在 Excel 或 Google 表格裡。你會運 行一系列的小型處理,或在一個大文檔裡做例行的「查找和替換」 操作。 以 coding 為業可以換來一份有豐厚回報的、穩定的中產階級生 活。如果你有悟性,喜歡這個工作,那它是一種享受時光的好辦法,如果你的老闆和同事是優秀的人,那它會更加有趣—即使比較枯燥的那部份,也會對你有所幫助。

當然,對於聰明人,在哪裡工作都是這樣的。如果你的狀況不佳,那麼換起工作來也比作家之類的容易一些。 不過,產業瞬息萬變,天知道下一個 10 或 20 年會是什麼樣? iPhone 及其他行動設備的風潮,給那些使用 Objective-C 等較低階代碼語言的人帶來了一次短暫的復興,也就是那些會去操心電腦容量使用的人,也許物聯網會把一切變成感應器。(你已經開始戴著手環逛迪士尼公園了,讓它監視你,跟蹤你;整個公園就是一部 電腦。)

這些都要求你進行更多低階的思考。然後還有網站要建, 有 app 要做,等等。 工作機會是有的。但這是個全球產業,在印度有成千上萬高學歷的人在等著,有的曾在微軟、Google 和 IBM 工作過,什麼都沒生產,卻推出產品並標價出售,這個概念讓軟體成為覆蓋全球的上層建築,同時也讓它變成徹底全球化的產業。如果你認為,孟買或首爾就不能像帕羅奧圖(Palo Alto)或西雅圖那樣,做出宏偉而複雜的東西來,那只能是你有偏見。

也許你該學學 coding,因為現在有了一個跟舊經濟一樣荒謬、 怪誕、麻煩的新經濟。圖書和音樂如今只是數據庫裡的一行行數據,整部電影可以完全用 CPU 製造出來,全過程見不到實體的光穿透實體的鏡頭。也許學 coding 能幫你解開未來的密碼。「顛覆」無非是「優化」換了個說法。SDK 只是經過編碼的、可再生的文化, 整整一代人在狂熱地接受它們,就像幾十年前接受 Beatles 唱片 66 一樣。由程式設計師變身風投資本家,再變身 Twitter 公共知識份子 的安德雷森(Marc Andreessen)曾說,軟體正在吃掉世界。

若果真如此,你至少該知道它為什麼那麼餓。 我曾經是那個穿褐灰色西裝的人,把數碼技術帶到對它有敵意的地方,並堅信它是更好的選擇。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明白為什麼有的地方不歡迎它—企業高層、編輯或圖書館員可能會覺得,憑什麼就因為人的口袋裡有了個新玩具,他們的世界就得被徹底搗毀。 玩具又不是我放到口袋裡的,我只負責通知你們,現實就是這樣。 但送信的人本身不見得就無可指責。

除了發高燒,以及偶爾去樹林裡走走,過去 28 年來我天天用電腦。我通過軟體了解世界。我通過使用桌面出版系統 QuarkXPress 來了解出版,通過使用一個叫 Deluxe Paint 的程序 了解色彩和藝術。我的數學和基礎統計學是軟體教的。它教我大圓距離的計算方法,估算球面兩點的距離。我通過製作 Web 頁面學 習網路,通過 MIDI 學習音樂。

最重要的是,我通過使用軟體來學習軟體。 我更喜歡廉價的舊電腦而不是新電腦—我的手提電腦開機的 時候喀啦喀啦響。我的家裡到處是書本和柔軟的、非數碼的東西。 但是每當在個人生活或工作中面對一項任務,我首先想到的是,該用什麼代碼?我想知道的東西應該通過什麼軟體獲取?當我想學習 某個東西,但不存在相應的軟體時,這種缺失會讓我很煩惱—為 什麼沒有人想到在這上邊做點什麼呢?

矽谷肯定也是這麼想的,它正在對一切產業進行全面優化, 讓軟體(以及負責照看軟體的人)來作中間人。矽谷在著眼世界。 政府、產業、社會服務、性、農業:他們都想插手,全面施展影 響力。 代碼將原本表現為一個整體的存在範疇打成粉碎。技能卓越的從業人員按照他們的意願,把這種爆炸性的能力充份利用了起來。 書店的存在現在與亞馬遜是相斥的,亞馬遜對電子圖書的理解,則是整個世界的參照點。

對亞馬遜來說,它並非真正的售書者,它只 不過是圍繞數字和實體分銷的一套優化問題。微軟的 Oce 定義了 它在工作中的作用,引發了數十年的 PowerPoint 氾濫。Uber 試圖按照自己的構想去改造交通,還有幾千家創業公司在滿懷著憧憬與熱情去顛覆,顛覆,顛覆,顛覆。

我很高興能生活在這個時代,目睹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資本擴張,讓我們這個物種可以用數字的、抽象的方式,笨拙地發出 自己的聲音,與此同時,創投資本家們像鳥媽媽似的四處走動, 時不時拋出幾篇網誌文章,給飢餓難耐的小鳥開發者們投下幾輪種子資金,這些小鳥全都認為自己有一天會成為億萬富翁。這是 一部自負的喜劇,可能由邏輯閘(一種基本的電路元件)組成。我沒聰明到可以成為億萬富翁,但我一直樂在其中。我希望你也一 樣。Hello, world!

(本文轉自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圖片來源:Roberrif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