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目前全球科技工程師的培育基地大多以高校為主,因為代碼的編寫與設計涉及到數學算法和邏輯思維知識的複雜運用,一般人的印象中這是兒童和女性難以勝任的工作, 軟件設計師業內男性佔絕對主導地位。但香港有女工程師偏愛打破常規,積極投身兒童和女性群體的代碼普及教育。

香港首家兒童編碼教育中心 First Code Academy ●創辦人辛婥琳● 認為,編程語言和日常語言一樣,越早接觸反而會學習得越自然,代碼未來還很有可能成為像英語那樣的世界性語言;辛同時也是 Women Who Code 香港區的發起人,她認為代碼編寫十分需要耐心和條理性,這都是女性的強項,所以搭建此交流平台,讓對科技感興趣的女孩子可以相互學習。

辛婥琳,金融和經濟專業出身,畢業後在高盛擔任分析師,經常接觸到多家商業科技上市公司的運作,因而對代碼編寫和程式設計產生興趣,隨後辭職在美國參加了一個全女班的編碼訓練營。她曾計劃和朋友創業,在香港推出一款電子優惠印花的手機應用程式,因為當時缺乏具體的編碼經驗,只能選擇委託解決方案公司製作 Apps,但她的很多想法並未有得到實現,所以她先擱置創業項目,此後進入兩家矽谷初創企業擔任程式設計師積累經驗,最終在 2013 年回港創辦 First Code Academy,讓更多小孩更早地接受編碼教育。

走進教育中心,以黑白色調為主,延續代碼在電腦上顯示的風格,牆上掛滿了學生的照片。First Code Academy 在香港和新加坡都開設教學點,主要推出三類分別針對年齡在 6 至 8 歲、9 至 11 歲和 12 歲以上學生的常規課程,教學內容深淺不一,累計參與學生超過 1500 人。

針對 6 至 8 歲學生的 Tinker 項目,教學內容主要為電腦程式概念解釋和簡單硬件組裝;在針對 9 至 11 歲學生的 Explorer 項目中可以學到製作手機遊戲和應用程式的基本編碼知識;而針對 12 歲以上學生的 Creator 項目,則涉及網頁和手機程式更複雜的設計,包括算法、數據分析和網絡安全維護。

辛婥琳認為更早地讓小孩子去學習代碼編寫主要是培養他們的興趣,她不希望這會成為學生的繁重學習任務,「現在的家長覺得孩子遲早都會接觸到各種各樣的電子產品,所以他們的態度也更開放了,讓孩子們去探究螢幕後面的知識,而不是一味地限制。」

2

辛還有一個身份是 Women Who Code 香港地區聯合發起人之一,除了兒童代碼教育,女性群體也是她的目標。Women Who Code 是起源於美國的非牟利機構,旨在幫助女性在科技行業中提升個人競爭力,現已在全球 59 個城市設有分支。

電腦工程師職業性別比例嚴重失衡一直是令人擔憂的問題。根據美國勞工部 2014 年的數據統計,電腦和信息科技行業僅有 26.7% 女性從業者。谷歌去年成為全球首家公佈員工構成報告的科技公司,顯示全公司男女職員比例為 7:3,而在與科技相關的職位,女性員工僅佔 18%。

香港的情況也與美國類似,根據政府統計處 2015 年的數字顯示,選擇修讀科技和工程科目的女大學生人數佔總數 31.4%;經濟學人智庫前年調查了香港 57 家科技公司,發現過半公司 IT 部門女性員工不足一成。

Women Who Code HK 已成立一年半時間,每月邀請不同的嘉賓進行與編碼設計和科技創業相關的主題講座,如基本網絡框架介紹、JavaScript 實用編程教程和利用 Swift 語言開發 iOS 系統軟件程式等。參加者從最開始的十幾人到現在上百人,來自各行各業,包括在校學生、科技公司、銷售人員甚至家庭主婦。

沃克 (Alice Walker) 約在三個月前加入 Women Who Code HK,她以前曾是網站體驗諮詢師,工作內容多數在於信息搜集和研究,但她後來發現缺乏代碼知識讓她的工作進展得十分艱難,所以她通過網上很多免費課程自學編碼設計。

沃克覺得雖然一些電腦知識可以自學,但是在 Women Who Code HK 裡的群體學習氣氛更好,並且能夠有人及時解答你的疑難,「這裡是一個香港科技女性相互認識和幫助的好地方,例如我最近換了一份電腦知識課程講師的工作,好幾個成員都來我上課的地方支持我,讓我很感動。」

辛婥琳和沃克都相信,未來男性主導科技產業的局面將會很快被打破。當女性接觸到的科技資源和互助平台越來越多,越能增強她們投身新興行業的信心。─馮梓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