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3319822_b17360b169_z

文 / 蕭瑟寡人

台灣究竟能否孕育出下一個 Google、Facebook、還是 Uber、AirBnB?還是我們應該參考阿里巴巴,獵豹移動?還是小米?

答案是,我們不知道。

因為台灣不會是矽谷,沒有那樣的國際人力磁鐵和產業研發力。台灣也不會是北京,沒有全球最大的消費人口和資本市場。而與台灣的經濟規格格局較相近的小國,台灣不是韓國,不是新加坡,不是以色列,也不是瑞典。

11

產官學無不想為台灣創業環境盡一份心!

在討論台灣到底要培育出什麼樣的新創公司之前,我們應該先重視台灣的創業環境到底有助於那些國內產業與勞動力發展?又對於國外的創新與技術人才有何種磁吸或驅逐效應?

費德智庫 在 9 月 20 日 舉辦「台灣創業環境座談會」,邀請多位新創產業代表與民意代表進行交流,討論台灣目前創業環境對於新創公司之設立,股權分配,募資,以及各種新興產業仍有那些限制。

座談會主講來賓包括科技新報總監藍弋丰、Maicoin 創辦人 Alex Liu、協和國際事務所律師葉日、 Mesh Ventures 董事總經理喬國筌、立法委員李應元、立法委員姚文智、台北市議員阮昭雄與台北市議員王威中與現場七十餘位創業家與各產業同好交流。

透過產業與民意代表積極交流,洞悉台灣創業環境仍存有以下挑戰,仍須長期官民合作交流來突破:

·挑戰 1:政府補助規格不符新創公司需求:

目前政府對年輕人創業之補助僅限於百萬新台幣之譜,亦沒有完善的稅務, 法律等諮詢服務配套措施來輔助科技新創。政府可考慮增加補助金額和與法人團體合作提供更完善的創業輔導,另外可參考釋出閒置之辦公資源供民間使用。

·挑戰 2:移民法過時,高階創新與技術人才無法引進:

不但外國高階人力難以在台受聘,過去在台服務數十年之外籍人士皆難以取得合法長期拘留資格。此外,台灣每年補助之外國來台學生與學術交流人士少有在台就業的機會與管道。移民法過時且作業效率不彰,使得台灣公司必須增加成本在海外雇用國內缺乏之專業人才,除資金外移外更減少了台灣勞動力與國際交流之機會。

·挑戰 3:政府新興產業與商業模式不當管制,輔助不成防堵有餘:

共享經濟、遠端醫療、虛擬貨幣、無人機等新興產業在台灣尚未有明確的立法和行政方向。而政府面對新興產業與商業模式之檢舉糾紛,多以禁止、打壓與開罰對應,因而造成台灣新創公司過於保守且創新人才外流。

·挑戰 4:投資資訊彙整仍須進步:

由於台灣企業規模較小,應對新創公司與產業之相關資訊進行分析彙整,方便國際創投基金研究與管理投資案例,透過降低投資成本來吸引更多資金來台。

·挑戰 5:科技業基礎建設仍須加碼投資:

台灣在基礎雲端運算環境,網路頻寬、公共資料開放、官方與民間 API 建設仍落後於其他科技強國,造成台灣科技創業成本較高。政府應關注台灣新創公司所需之網路資源、資料內容、運算環境等需求進行投資。

·挑戰 6:公司設立與募款限制過多:

閉鎖型公司法雖解決了部分勞務資本的股權問題與可轉換公司債之發行問題,法規仍明確限制勞務資本在公司股權結構中的比例。政府與民間應持續觀察閉鎖型公司往後的實施狀況,幫助台灣公司與募資相關法規持續進步。

相信大家都見證到 2015 年台灣的民主參與度和民生訴求高漲,讓今年成為台灣國家與社會發展重要的一年。而透過了這次的官民交流座談,台灣創業家與專業人士對於創業環境的建議與批評也逐漸開發出更多的交流管道,讓民間產業透過指導和監督來輔助政府調整政策。

往後,希望台灣人民能持續關注新創產業議題,幫助國家與人民共同成長。

對相關內容有興趣可以前往這裡觀看座談影片。

(本文由蕭瑟寡人費德智庫 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投書,原文標題:如何改善台灣的創業環境,圖片來源: Robert Scoble,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