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四年前,《經濟學人》的一位評論員 NV 曾寫道:「誰會真的想要一台平板電腦呢?它是很時髦,但是不上不下。它可以行動上網,卻不可以打電話。和電腦比呢,即使是最輕便也比它多個鍵盤,有足夠容量,還可以裝企業級應用程式——要工作的人,還是不能靠平板電腦。」幾個月後,他又說,蘋果遲早需要出一個企業級的 iPad,比 iPad Air 功能更強大,價錢也更貴,像 Surface Pro 一樣配備外接式鍵盤,而且大概會命名為 iPad Pro。

現在這個預言裡的 iPad Pro 終於實現了。上週的蘋果發表會上,CEO Tim Cook 宣稱它是「一片簡單的多點觸控式螢幕,可以立刻變形成你想要的幾乎任何東西」,而且要「重塑人們在企業的工作方式」。

幾家平板電腦製造商之間的爭奪戰,已經明確地從系統之爭、高階低階之爭,轉變成了個人級和企業級之爭。

  • 後電腦時代,平板電腦從家庭入侵辦公室

早在 2013 年,桌上型電腦和筆記型電腦銷量終結性的下滑,宣告電腦華不再揚,對下一代辦公用電子產品的需求就已經顯現。隔年,以個人消費者使用為主的平板電腦,銷量也出現了衰退。個人級市場的飽和,又進一步促使了平板電腦轉投企業級市場。

(根據公開資料整理的平板電腦全球發貨量趨勢圖。)

追溯到更早些年,iPad 的定位還是一件擺在家庭客廳裡的消費型電子產品,而辦公室由 Windows 系統和 Office 軟體程式統治,人們很難會想到前者會有取代後者的潛力。比起電腦,iPad 不是處理任務的最佳設備,它只是好到剛剛足夠做一些事,但就手可得。想像人們在家不斷地為了一封 email、一趟旅遊查詢、一個電玩遊戲而開啓電腦,等待系統載入,運行例行的診斷,開啟多個後台程式,然後才能可以開始去做這些小事。而平板電腦,就像電視,按一下就開,但又比電視能做的更豐富,由此確保了平板電腦在家庭中得到偏愛,個人使用習慣迅速成熟。

隨後就產生了「IT 消費者化」的現象(customerisation of IT)。人們不再想要一個帶來帶去的個人電腦,而是想要一件無所不能的小玩意,隨時隨地都可以連上雲端計算。 《經濟學人》這樣描述:「個人電腦也許算得上是個人的,但是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是親密無間的,不固定在桌面上,而是可以拿在手裡,帶去任何地方。」 當然,也包括帶去辦公室。這種風潮自下而上地推動了 IT 公司的管理者們轉變態度,從原先配備指定工作設備,演變成了 BYOD 的辦公方式,(BYOD 即 bring your own device 的縮寫,意為「帶你自己的設備來」。)平板電腦登堂入室,成為常規的生產力工具之一。

  • 蘋果和微軟的爭霸賽

在這塊企業級的新市場裡,微軟、Nokia 基於 Windows 系統的平板電腦和 iPad 正面交鋒。 2013 年 10 月 22 日,微軟開始銷售 Surface 新機型,合作夥伴 Nokia 也在 Abu Dhabi 發表了 Lumia 2520,數小時之後,蘋果也發布了 iPad Air 和升級的 iPad mini。而就在蘋果發表會之前不久,微軟又搶先宣布 Dell、HP 成為 Surface Pro 3s 的經銷商,並且預告新產品將包含一系列企業級應用和售後服務。但緊接著峰迴路轉,微軟副總裁 Kirk Koenigsbauer 又出現在了蘋果的發表會上,演示了 iPad Pro 版 Office 和 TypeKit 等應用。

這一安排之所以令人瞠目,不僅因為微軟和蘋果曾是宿敵,更因為獨家供應在平板電腦上的 Office 系列是微軟在硬體銷售上得以和蘋果分庭抗禮的鎮店之寶。同樣,傳統的辦公軟件大多基於 Windows 電腦系統開發,易於和 Windows 系統的平板電腦銜接。昔日在電腦上享有霸權的微軟就像是老來得子,用一點餘力給予了 Surface Pro 出生時的先天優勢,而 Surface Pro 也反過來延續和鞏固了微軟辦公產品的生態系統。

但必須承認的是,蘋果的品牌更受歡迎。平板電腦的購買者裡每三個人就有一個會選擇 iPad。矽谷資深的科技行業觀察者 Paul Sao 評價:「消費者科技正在變成一種時尚。現在蘋果是最大的時尚品牌。」《經濟學人》則稱蘋果為 3C 產品中的 Gucci。照衣服的比方,微軟大概就是 3C 產品中的秋褲了。現在加上觸控筆 Apple Pencil 和鍵盤 Smart Keyboard,新型的 iPad 如虎添翼,似乎是在說,Gucci 也可以出一條頂級的秋褲。人們抱怨 iPad 不好用的理由又少了幾條,同時,選擇 Surface 的理由也少了。

  • Android 和 Amazon 難入局

除了上述兩家,這場平板大戰裡的其他參與者似乎沒有那麼矚目。事實上,在這場發表會之後,他們有可能會更黯然。這裡面一部分是基於 Android 系統的製造商,如韓國的 Samsung、LG,中國的聯想、華為,台灣的華碩、宏碁,另一部分是以電子書閱讀為基礎的製造商,例如美國的 Amazon 和 Barnes & Noble。

這些公司的產品定位仍然以滿足個人級的娛樂和消費為主,尺寸小巧(7-9 吋),和大螢幕手機相互接近,彌合了人們可能需要的任一種對於掌握和觀賞都舒適的大小。和價格接近筆記型電腦和辦公用平板電腦相比,「不做正事」的消遣用平板電腦通常也採取低價銷售策略。尤其是 Google 和 Amazon,一百多塊美金的定價可能比硬體的製造成本還低。但是前者可以靠硬體培養用戶全方位依賴 Google 服務的習慣,後者也可以讓用戶更容易在 Amazon 的電信商平台上消費,包括電子書平台 Kindle 商店。

值得一提的是,Android 硬體製造商和 Amazon 都嘗試過打入高階市場,從龍頭三星的 Galaxy S6,到新星 HTC 的 HTC One,銷售業績都很頹靡。雅馬遜更是墊底的輸家,智慧型手機 Fire Phone 僅僅在發表後的 2 個月內,合約價格就從 199 美元跳水到了 99 美分(2 年合約,32GB 機型)。而平板產品 Kindle Fire 在今年年初顯示,在 2014 年第四季度的銷量同比下跌近 70%。本週,亞馬遜宣布擱置手機開發業務,同時退守低端市場,預計在年內推出 50 美元的廉價平板電腦。主打個人消遣的定位。

  • 大型平板電腦的辦公屬性

讓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看 NV 批評早期 iPad 不能用來辦公的理由:

容量不夠
螢幕尺寸尷尬
不能打電話
缺少企業級應用
沒有鍵盤

很明顯,iPad Pro 已經可以把這些理由全部劃掉了。 iPad Pro 有從 32GB 到 128GB 的​​內建容量,A9X 處理器也被蘋果稱為是「桌上型電腦等級」,性能勝過過去 12 個月內市面上出售的 80% 的筆記型電腦,圖像方面更是可以勝過 90% 的筆記型電腦。知名科技部落客 John Gruber 評價:「蘋果的 CPU 晶片已經到一個要超車的時刻了,iPad Pro 發售之後就能見分曉,也許 A9X 已經超越了 Intel 處理器在同等硬體裡的初始速度,即便沒有,明年的 A10X 也肯定會超越。」

至於螢幕尺寸的問題,放大到 12.9 吋的 iPad Pro 可以同時運行兩個完整尺寸的 iPad 應用程式。考慮到電腦在多窗口間需要點擊一下才能進入使用狀態,iPad 的多工處理體驗也許會比電腦更好。也許還是會有人老調重彈,這個尺寸的 iPad 無論如何都要帶一個包包了,既然都拿了包包,還不如帶台筆記型電腦。 ——好吧,這大概是男性的思想,至少對於一個女性來講,可以選擇少帶一個鍵盤的重量,也可以用小而薄的手提包包了,t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通訊方面,蘋果很早就已經給出了整合方案,用 MacBook 和 iPad 都可以接通 iPhone 上的來電。雖然還不盡完善,但通訊一體化已成趨勢。剛剛在 9 月 6 日,微軟也宣布一體化的通訊應用 Universal Skype 進入內測,基於 Windows 系統的手機、平板電腦和電腦可以無縫銜接,手機上的電話、簡訊也可以和 Skype 的網路電話、網路簡訊整合。

  • 蘋果趕追企業級應用部署

從 2014 年起,各大平板電腦製造商都經歷了銷量顯著下降的困局,iPad 也不例外,市場份額也被後起的 Android 和微軟侵蝕。千萬個家庭都已經有了平板,市面上新出的款型又缺乏突破,個體市場明顯地趨向飽和——儘管 5 年前人們才剛剛見到了第一部平板電腦。

蘋果要向企業級市場尋求出路,勢必要讓 App Store 裡具備更多生活工具和遊戲以外的優質應用程式。和微軟合作在 iPad Pro 上發表 Office 系列只是其中的一步:多工處理可以使用戶左邊開著 Outlook,右邊寫著 Word,寫完就能自動被加載到郵件附件裡去,無線鍵盤上的數字快捷鍵對應指定應用快速切換,筆記模式下可以在文件任何位置手寫註解,Outlook 和 Translator 可以對接到 Apple Watch 上。

multitasking

但比起 Surface Pro 上大量企業級管理、調度、安全類應用,以及硬體上的經銷、保固服務,iPad 需要追趕。或許是藉鑑微軟和戴爾、惠普等老牌企業服務商的結盟,蘋果也締結了 IBM 和思科兩位盟友。而根據《華爾街日報》在 8 月中旬的報導,還有超過 40 家不知名的科技企業在為 iPad Pro 開發企業級應用,多數用於財會和銷售演示。此外,蘋果還邀請施樂等公司來訓練蘋果的企業業務人員,與 AT&T 、Verizon 協商向企業分銷蘋果的設備和應用。

根據企業行動安全服務商 Good Technology 在今年第二季度發佈的調查報告,機構組織使用行動端應用的習慣持續增長,除 Email 外,67% 的企業還會使用 2 個以上的應用程式,5% 的企業會使用 10 個以上的應用程式。在個人生活裡針頭線腦的需求都可以找應用程式來解決的時代,這些數據暗示著企業級應用巨大的潛在需求。

  • 針對平板硬體特性的創新空間

iPad 發展的最極致的方向就是能真的代替紙筆。

針對平板電腦的硬體特性,可以創新的空間也很寬闊。36 氪的硬體測評專家吳思遠認為 iPad Pro 的發表也許會引導軟體開發商重新思考企業應用的交互方式,擺脫現有用戶習慣的顧慮,讓他們適應觸控、手勢、語音等新一代輸入形式,此外,使用場景也會發生變化,方便攜帶可移動的特點會讓更多人在車上、戶外辦公。吳思遠還補充說,這次發表會上沒有演示 iPad Pro 這款準桌面設備和 iPhone 的連接,即數據、工作共享和管理方式,算是美中不足。

另外,iPad Pro 還帶來了新的硬體配件,Smart Keyboard 和 Apple Pencil 兩個硬體配件。前者比 Surface Pro 3 的 Type Cover 更輕,支撐也更穩定,後者則褒貶不一,而在媒體和網路上,也有許多人嘲笑蘋果公司出了 Steve Jobs 最討厭的產品。但 Verge 的作者 Nick Statt 反駁,Jobs 當時真正討厭的是不能用手指點觸的阻尼螢幕,而且在宣傳第一代 iPhone 的標語裡,他也還沒有考慮到今時今日的局面:人們有了平板電腦,還用它來工作。

對於設計師和插畫家行業來說,觸控筆和手寫板幾乎是必備設備,使用舒適便捷,還可以處理圖像細節。有了 Apple Pencil,iPad 也可以成為設計師生產力設備的選擇之一。今天,恐怕業務受到 Apple Pencil 擠壓的藍牙觸控筆公司 Fifty Three 宣布適配其觸控筆 Pencil (是的,它家的筆也叫 Pencil)的繪圖應用程式 Paper 登陸 iPhone,未來還將拓展至 Android 系統。未來平板加觸控筆的配備模式很可能會普及到所有平板機型上。

  • iPad Pro 還有什麼問題?

有 64% 的設計師通常靈感來的時候,是不會把 3C 產品拿出來,而是會拿出紙筆出來構思。

iPad Pro 也許又會是一件明星產品。就像外界猜測的:「高規格 + 方便 + 超長待機,這樣的產品對長期出差的人來說應該是一大福利,很可能會成為商務人士、白領、設計師們的最愛。」

但要讓 iPad Pro 真正成為「一塊無所不能的玻璃」,關鍵還是在於大量第三方應用程式開發者的參與。而科技觀察員 Ben Thompson 卻恰恰認為,蘋果並沒有給予這些開發團隊寬闊的盈利前景。微軟和 Adobe 已經把它們的辦公軟體程式從一次性收費方式改為訂閱式收費,獲得了更可持續的盈利模式。然而,蘋果 App Store 的制度卻大大限制了第三方開發者的利潤空間。應用不可以在購買前試用,這樣用戶很少願意購買優質但高價的應用(而辦公類應用通常都不便宜),應用翻新版本難以帶來新的營收,應用程式開發者和用戶沒有直接交流的途徑,難以順暢地向用戶宣傳新版本。

如果蘋果不重視改善第三方開發者們的處境,也許那位《經濟學人》的 NV 又可以評論:「誰會真的想要一台平板電腦呢?它是很時髦、可以行動上網、可以打電話、有筆、有鍵盤、有足夠內建容量,但就是沒什麼好的企業級應用程式可裝——要工作的人,還是不能靠平板電腦。」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36K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