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歲那年,Neil Harbisson 的眼中還是看不到顏色,但現在他可以聽到顏色了。

作為先天性色盲,Neil Harbisson 過去一直生活在黑白的世界中。後來,他在自己的大腦中安裝了一個可以將顏色轉成聲音的設備,雖然 Neil Harbisson 看到的世界依然是灰暗的,但顏色對他來說已超越色彩本身,成為了可以聽得到的音符。Neil Harbisson 相信:

如果我們把自己的身體與科技結合,那人類的能力和知覺都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像 Neil Harbisson 這樣借助電子或機械裝置代替身體部分機能的人,通常被成為賽博格(Cyborg)。

  • 成為賽博格(Cyborg)

2

Neil Harbisson從 2003 年開始與控制論專家 Adam Montandon 合作,希望藉助科技讓他可以利用聲音的頻率來感知色彩。最終兩人決定在 Neil Harbisson 腦中植入一個類似觸角的可聯網裝置,幫助他聽到顏色。

Neil Harbisson 說,這個觸角給他的生活帶來了很多豐富的變化。他選擇鞋子時不是看顏色而是聽音調,吃的食物因為顏色不同也會有不同的音節跳出,連逛超市都有種泡夜店的感覺,有各種音頻在腦中跳躍。

有了觸角,Neil Harbisson 不僅可以輕鬆通過色盲測試,連紅外線和紫外線都能感受到,他的顏色分辨能力甚至可以超過常人。

奇怪的是 Neil Harbisson 並不覺得將帶有傳感器的裝置裝進身體會讓他覺得自己像個機器人,相反,他覺得成為賽博格(Cyborg)後,自己跟生物、跟自然都更加接近了。

儘管 Neil Harbisson 的觸角曾經也被駭客攻擊過(他的觸角接收到過不明來歷的信息),他仍然堅信科技是可信的,並且把網路科技看作是人類感官的延伸。Neil Harbisson 還在 2010 年專門成立「賽博格(Cyborg)基金會」,以幫助想成為賽博格(Cyborg)的人。同時他還預言稱,也許 100 多年後這種技術會被「基因改造(genetic modification)」所取代,屆時人們可通過基因改造為自己增添觸角。

Neil Harbisson 並不認為科技可以取代人腦,他覺得人們不應該害怕科技,如果人類能與科技緊密結合,二者都會變得更強大,這樣就不用太擔心會被科技操控。

  • 他的第三隻耳是外骨骼

20

像 Neil Harbisson 一樣,行為藝術家 Stelarc 也給自己的身體加了些高科技的東西。不過, Stelarc 比 Neil Harbisson 更瘋狂,他自己的身體本身沒有問題,所以安裝聯網裝置的目的完全是在拿自己身體做實驗:裝一個可以收集聲音的外骨骼、在肚子裡塞進一個微型攝像頭,這都是 Stelarc 的瘋狂實驗。

第三隻耳朵項目花費了 Stelarc 10 多年時間,最終他找到了合適的外科醫生將一個可以聽聲音的 3D 打印外骨骼安裝到自己身上。未來他還想再在這只「耳朵」上添加一個麥克風,好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聽到他。

Stelarc 自己的耳朵沒有任何問題,所以這只「耳朵」不是給他自己的,而是一個能服務其他人的聯網器官。在 Stelarc 看來,人類的生物屬性始終是有限的,但當人體與科技結合後就能突破人體自身和地理位置的限制。

當我們的身體本身融入了高科技部件後,也許手機、平板電腦、可穿戴設備這些就都沒有必要存在了。未來,我們很可能不會再被各種高科技圍繞,因為這些科技都已被植入人體,或是通過基因改變或是通過納米技術來實現。

不過, Stelarc 的這些嘗試並不是一帆風順。外骨骼裝在他手臂上沒過多久就因為細菌感染不得不拆掉。就算沒被拆除,由於重量太重這個​​外骨骼也最多只能在表演的時候給人展示一下。

除此之外,被駭客攻擊也是在體內植入聯網裝置面臨的最大威脅。假如有人駭了你的身體去做壞事,到時候該由誰來負責是人體和科技結合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但在這個問題上,Harbisson 和 Stelarc 的看法都比較樂觀。他們覺得安全問題不應該成為阻礙人體科技發展的因素。就像生物進化一樣,科技發展到一定水平,人體與科技裝置的融合也許會是生物進化論的下一篇章。

題圖來自  mashable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ifan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