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642059517

上週,紐約時報一篇長文揭露了亞馬遜員工惡劣緊繃的工作狀態。對此,有人認為持續不斷的緊張工作可以換來勞動力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但作者卻通過科學研究向大家證明了「幸福生活」才是高效率工作的不二法門。本文來自 Medium,原文標題《Work Hard, Live Well》,作者 Dustin Moskovitz,以下以第一人稱編譯。

上週,我去 Berkeley 一所高中夏令營演講,其中幾個人問我,如果時間倒退,是否有想提前學會或了解的事情,是否後悔曾經的職場選擇。事實上,曾有無數次,我都有希望可以活出一番不同的樣子來。

如果時間能倒流,我希望我可以擁有更多的睡眠和規律運動、我希望我可以有更健康的飲食習慣,不像現在這樣經常喝汽水和能量飲料、我希望我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去參加各種稀奇古怪但有趣的活動

你可能會想:如果你總是優先考慮享樂,你的出稿量會不會減少?你的 Facebook 主頁會不會粉絲變少?

實際上,我認為那樣我會更有效率的工作,也能夠成為一個更棒的領導、更專注的員工。為此,我的恐慌症和急性病症也更少發作,找回我二十出頭的狀態。我會減少和同事的競爭,因為這樣我可以更加專注於自我反思。當事情被我搞砸的時候,我不會那麼挫敗和氣憤,不會去強迫自己花費大量的個人時間去處理危機問題。簡單來說,如果可以,我會更正能量、更瀟灑地度過我的青春,這樣,我就會變得更幸福了吧。

這就是我後悔的原因:我為我曾做的感到不值,不,我根本是在自我犧牲。

言歸正傳。

上週,紐約時報那篇關於亞馬遜糟糕的工作環境的報導,將科技圈攪和了一番,一時間熱議四起。很多人認為報導過於片面,運用戲劇化的手法,渲染出一家公司激進而緊張的文化氛圍。當然,也有一些員工現身說法,為公司正名,然而,據我所知,大多數人都相信亞馬遜「緊張的工作氛圍」以及「員工的勤奮努力」是合理的,認為那是對公司及個人發展都是有利的。事實上,這可以說是科技文化的共性:在高速運作的公司裡,員工需要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但事實上,工作並非一定如此。

許多人認為,週末以及 40 小時的工作時限不過是資本家對享樂派達成的某種妥協。

但是從歷史上來看,這種描述並非正確。實際上,時休做法是基於 20 世紀初時 Henry Ford 一份關於「利益最大化」研究所得出的。他發現,適當地減少工作日以及工作時長,反倒可以提高員工的產出。此後,亦有諸多學者對這一現象進行了後續研究,其中還包括新興產業如:遊戲開發。

研究結果甚是清晰明了:如果員工每週工作時長超過 40 至 50 小時時,超出部分所獲得的邊際效益是急劇下降的。

同時,我們還能看到,就算你通過一段「尖峰時刻」突擊換取了更多的勞動力輸出,但之後你仍要付出相同的成本恢復元氣。如果你將這種超負荷工作日程保持得更久些,那你只不過是在創造一種虛幻的經濟增長。其實我自己有統整出一套這樣的理論:你每週工作多少天,你年假就放多少天。一篇名為《THE EXACT AMOUNT OF TIME YOU SHOULD WORK EVERY DAY(一天你該工作多長時間)》也從某種角度證實了我的理論。

休息真的很重要!

所以當我發現現今科技公司普遍崇尚「高強度工作」的企業文化時,我感到十分遺憾。我認為這些公司除了是在摧毀員工的生活,它們一無所成。最近我們有位應徵者在 Asana 和一家高速發展的新創公司間猶豫不決,那家新創公司將晚餐時間定在晚上 8 點半,以此鼓勵員工延長工作時間(應徵者最後選擇了那家新創公司)。

除此之外,我還聽說時下很多年輕的工程師以連續打 48 小時程式碼為榮。這一現狀不僅在某種程度上傷害了年輕人對於理想工作的預期,同時也間接造成了年齡歧視和性別歧視,因為畢竟不是所有年齡層和所有性別的員工都有著變態的工作熱情與能力。

那麼,企業為什麼依舊我行我素呢?答案多少與這三點有關:

1. 沒聽過這些研究

2. 認為這研究沒有具體實例佐證,就壓根沒有將其付諸實踐(這樣是不對的)

3. 認為員工將 高強度 和 熱情工作 視為企業文化。

在我看來基本上是三者合力作用的結果,而我本人則對最後一點特別地有共鳴。我們很慎重地為 Asana 建立起一個相對不那麼嚴肅緊張的企業文化。然而卻時常有應徵者對我們說,他們擔心公司發展的步調還不夠快、不夠迫切。我不知道如果我認同「舒適」和「發展」確有衝突時會怎麼做,所幸它們並非是對立的。我們鼓勵一種以健康生活去換取利益的狀態,我們也在盡最大努力達到公司快速發展和員工幸福生活的雙重勝利。

科技產業裡,人們正在將行業的潛力消耗殆盡。但其實我們可以做的更多,我們可以為科技工作者提供更好的生活品質。那樣的話,我們可以對他們說「如果你想在人生最黃金的幾年做出一番成就,那麼放手去做吧。你會有所建樹,同時活得精彩」。科學已經證實,事業生活雙豐收並不是夢。

後記:雖然這篇文章是基於我個人對於科技行業的觀察,但是這一現像在其他產業也顯而易見,它存在於所有行業。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虎嗅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