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長文《Inside Amazon:Wrestling Big Ideas in a Bruising Workplace》(原文),引起廣泛關注。該文剖析了亞馬遜管理層用來敦促員工努力工作的殘酷手段與策略,展示了其艱難的工作環境和「惡毒」的企業文化。文中援引一位亞馬遜內部員工的話:「幾乎每一個曾和我一起工作過的人,我都看見他們在自己的桌上哭過。」

  • 文章發佈後,網友很憤怒

這篇文章一經發布,就在 Twitter 上炸開了鍋。在那條推文下面,大多數網友對亞馬遜對待員工的嚴苛方式感到很憤怒。例如下面幾位:

amazon1.jpg

@Howard Wiseman:「我要認真考慮以後不用 Amazon Prime 了。真是一群混蛋。」

amazon2.jpg

@Jamie Maguire:「創新難道現在意味著通過操控員工來變成零售寡頭& 對小企業的破壞者?未來,呵呵。」

美國其他媒體也對其進行了跟踪報導,此事引起軒然大波。

  • 亞馬遜的「黑歷史」

其實這並不是亞馬遜第一次被爆出高壓的企業文化。在 2014 年 10 月,根據《網易財經》的報導,《彭博商業周刊》記者布萊德·斯通 (BradStone) 為完成其新書《亞馬遜帝國:傑夫·貝索斯與亞馬遜時代》,採訪了數百名亞馬遜現僱員和前僱員。在這個過程中,斯通發現貝索斯在管理亞馬遜帝國時,簡直就是「暴君」與「瘋子」。

如果一位同事未能滿足貝索斯嚴苛的要求,就會觸發他的瘋狂模式。要是一名僱員在最緊要的關頭沒有給出適當的答案或試圖糊弄過關,或者搶別人的功勞,以及表現出內部爭鬥的苗頭、顯得不可靠或意志薄弱——貝索斯前額就會爆出青筋,口不擇言。在這種時候,他會極盡誇張與嚴苛。多年來,他發出過不少令人心驚膽寒的斥責。

同樣,BBC也曾在 2013 年爆料亞馬遜的高壓工作環境,並稱在這樣的壓力下,員工罹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將日益增加。

  • 貝索斯終於回應了

這次,由《紐約時報》發布的長文對亞馬遜的殺傷力非常強。之前的報導在觀眾看來或許還有捕風捉影之嫌,但這次報導影響之大、傳播範圍之廣出乎亞馬遜的預料。鮮少直接撰文回應媒體的傑夫·貝索斯,針對這次報導,向員工發了一封回應郵件,同時向媒體公開回應。

貝索斯這樣寫道:

各位亞馬遜同事,

今天可能很多人都已經看到了紐約時報上刊登的關於我們的一篇長文章。如果你還沒有看過,我建議大家讀一下。

http://www.nytimes.com/2015/08/16/technology/inside-amazon-wrestling-big-ideas-in-a-bruising-workplace.html

同時,我也建議大家讀下這篇由亞馬遜現任員工自發撰寫的文章,角度頗為不同。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amazonians-response-inside-amazon-wrestling-big-ideas-nick-ciubotariu

這也是我給大家寫信的原因。紐約時報的文章列舉了一些關於亞馬遜的冷漠無情的管理故事,甚至是在員工遭遇家庭變故以及健康問題的時候也沒有得到任何同情。這篇文章所描述的亞馬遜並不是我認識的亞馬遜,也不是每天與我一起共事的充滿愛心同事的亞馬遜。如果你知曉任何如報導中的故事,我希望你們能第一時間向 HR 反饋,你們也可以直接發郵件給我 ([email protected])。即使這是個例,我們也堅決不容許這種沒有同理心的行為。

這篇文章不止報導了這些個例。它聲稱我們在創造的是一個沒有生機、非理想化的工作場所,這裡沒有工作的樂趣、也毫無歡笑可言。我再次說明,我不認識這樣的亞馬遜,我也非常希望這也不是你們所認識的亞馬遜。從更為廣泛的角度來說,在當今競爭極其激烈的技術行業招聘市場,文章中描述的任何一家類似公司都不可能生存下去,更不要說繁榮發展。我們的員工都是行業中的精英。你們都是世界一流公司所青睞的人才。

我堅信,如果亞馬遜真的如紐約時報的報導中所說,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在此繼續工作,我也會離開這樣的公司。

當然,希望媒體所報導的這家公司並不是你眼中的亞馬遜。希望你正在與擁有著傑出才華的團隊一起享受著工作的樂趣、創造未來並樂享其中。

謝謝!

Jeff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虎嗅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