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要到摔跤之後才知肉痛,各式新創死法給我們的 12 種啟示錄

Homejoy 清潔公司先前不但面臨財務危機,而且又因 Homejoy 的工作者究竟該被歸納為約聘人員或是員工等爭議而官司纏身,現在 Homejoy 即將在七月底結束營運。

很多的新創公司都面臨許多類似的情形: 募資失敗合夥人不合理想被迫與現實妥協產品的市場接受度不佳 等等。

我們過度關注這些新創公司與新的募資公告,有時候反而導致我們完全忽略了那些高獲利公司的失敗。2015 年第二季起碼有 12 家新創公司倒閉,但只有 Secret 勉強在新聞中出現。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 六月倒閉的新創公司

GuGo:合夥人不合毀了一切

GuGo 過去自詡為「以團體為中心的社交智能平台」,也就是傳遞產品交易與當地活動建議的社交網絡,就好像是一座使用者與品牌之間的社交橋樑。我覺得聽起來很像是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拼湊在一起的感覺,但 GuGo 的創辦人表示,他們的核心想法並不是問題所在。

他認為公司失敗的原因來自於「共同創辦人意見相左,導致募資不易」。實際上,公司的兩個創辦人之中,只有一個擁有技術能力,而擁有技術能力的創辦人覺得所有工作都是他在處理,但他卻只有 50% 的公司股份。

Lumos:硬體新創公司的原罪 – 存活率本來就低

Lumos 主要是製作智慧型電氣開關,運用物聯網的優勢,讓照明與電器產品的開關可以學習使用者的習慣。創辦人表示他們「高估了機器學習,且低估了商品初始模型轉化成完整的硬體商品所需要耗費的心力。」所以到最後,創辦人亂了手腳,當開始試著要讓公司躲過危機時,卻失敗了。我的物聯網公司失敗的 5個原因(5 Reasons Why My IoT Startup Failed 的部落格格主 Yash Kotak 說:「要建立一個成功的新創公司很難,但要建立一個硬體新創公司更是 10 倍艱難。」

Rate My Speech:要做大眾平台,卻沒人用

Rate My Speech 也有個關鍵問題。當時他們提供的服務是要幫助使用者改善公開演說技巧。使用者可以上傳他們的演說練習,讓社群給予改善建議。但最後,他們並沒有成功幫助人們改善演說技巧,因為無論是哪一種社交網站,你都需要有非常大的使用者數量才能成功,但使用 Rate My Speech 的人卻一直不夠多。

創辦人 Attila Szigeti 談到公司失敗的原因時說道:「缺乏有效的問題解決方案與優秀的工作團隊、太自負,不但有太多核心問題,且缺乏清晰且能貫徹的發展方向。工作團隊疏疏落落的,我們之前只有一個粗糙的初始模型,但沒有做出任何令人驚豔的產品,而且我們沒有吸引到足夠的使用者人數。」

Reward Me:盲目擴張導致死亡

RewardMe 曾經是餐廳與零售商的首選平台,他們在銀行裡有百萬存款,但他們沒有好好利用,而且擴張太快。創辦人 Jun Loayza 表示:「雖然在表面上,我們看起來有很大的進展,但實際上,我們過度成長,但卻從未發展出一個穩定的產品或是大型攬客管道。」

UDesign:砸錢猛行銷

UDesign 說他們的 app 可以讓使用者「用手機創造並優雅地購買漂亮的女性服飾」,讓他們可以透過 app 購買訂製服飾。創辦人說明失敗的原因:「我們沒有堅持我們當初的願景,而且過度花費。」該公司花費了太多的金錢在昂貴的行銷影片與模式,而且在沒有穩定市場需求的情況下,試圖擴張規模。其實,問題不只是這樣。他們在部落格的敘述一針見血:在短短的、感性的一年時間裡,我們從一個時尚科技的奇才,變成了一堆發想自 Jichael Meffries(註:美國服飾 A&F 的前執行長)的垃圾。

Fastr:錯估市場需求

Fastr 當初是打著「客戶服務的 WhatsApp」,用萬用訊息平台來串聯起公司客戶服務代表及顧客,但創辦人表示客戶服務並不是該平台最好的市場。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好,但 Fastr 認為產品不適合大品牌,其原因可能是對於要在同一個手機訊息 app 裡,跟其他所有品牌比肩而感到猶豫。他們比較希望擁有自己的品牌訊息 app。

  • 五月倒閉的新創公司

Allmyapps:資金燒盡

這家公司一開始的廣告是「第一個專屬 Windows PC 的 app,讓你可以輕鬆探索、安裝與更新 PC 軟體」,但可能該公司無法取得足夠資金來持續發展。公司創辦人後來在部落格文章 Allmyapps一個幾乎成功的法國新創公司的故事 裡解釋道:「雖然最後我們要成為 Windows PC #1 app 的任務失敗了,但我們在過程中學到很多。」

BitShuva Radio:選錯商業模式

該公司對自己的介紹為「利基音樂類型與獨立樂團的潘朵拉」,這的確是很貼切的形容,但對於公司的失敗,公司創辦人 Judith Himango 這麼說:「失敗的商業模式環繞在創建客製化軟體上,但我們真該建立的其實是平台。」

Wattage:市場價值模糊不清

Wattage 的創辦人 Jeremy Bell 說公司失敗的原因就是資金用罄。該公司讓普通人也可以「在瀏覽器中創造出客製化硬體」,但他們的想法卻一直都有點模糊不清。他們想為想要快速設計並發佈硬體的人開創一個全新的市場。該公司為募資失敗所提出的解釋為:「投資者為什麼要把大筆的前投資在一個追求未經証實的市場的公司身上呢?(提示:他們不會這麼做。)」

  • 四月倒閉的新創公司

Secret:團隊發展不如預期

Secret 網站在 2014 年 1 月正式開張,網站目的是要提供使用者一個分享秘密的匿名空間。公司創辦人 David Byttow 說明 Secret 失敗的原因:「不幸地,Secret 並沒有做出我當初創辦公司時所想要的樣子,所以我相信這對我自己、公司的投資人與我們的團隊都是個正確的決定。」實際上,Secret 從某些頂尖投資者身上募得許多資金,但可惜的是 Secret app 在推出的 10 個月就開始下滑,後來很快的就一落千丈了。

Bluebird:管理經驗不足

Bluebird 跟 Squarespce 一樣擁有開放資源軟體與範本。創辦人 Josh Simmons 認為「缺乏財務與操作控制,以及管理經驗不足」是公司失敗的原因。

Kolos:

Kolos 曾經推出 iPad 遊戲的第一個方向盤,這個生意想法很不錯,但後來發現大家並不感興趣。創辦人 Ivaylo Kalburdzhiev 說:「這不是大家想要的產品。」這其實並不難理解,iPad 的線條流暢、修長,而 Kolos 的黑色方向盤卻很巨大,我說不上來他們有多麼不相配。Kalburdzhiev 在一篇名為失敗的 Kolossal:在硬體計畫中燒光 5 萬美元後,我所學到的 10 堂課的文章中宣布了 Kolo 的倒閉。

《資料來源:VentureBeat;圖片來源:Eldriva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