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的 SOLID 大會上,設計公司 Fjord 的 Andy Goodman 分享了他對未來介面的看法。在他看來,未來的介面將擺脫螢幕的束縛,轉向觸感、自動化和情景相關。他把這種新介面稱作是 Zero UI(零介面)。在接受Fastcodesign的採訪時,Andy Goodman 進一步闡釋了自己的想法。

Zero UI 不是全新的想法。在亞馬遜的 Echo、微軟的 Kinect,或者 Nest 恆溫器上,我們都可以看到 Zero UI 的理念。與這些設備打交道時,我們使用了更自然的交互方式,比如觸感、電腦視覺、語音控制和人工智能。「如果你回顧電腦的歷史,人機交互的方式總是抽象和復雜的。」 Goodman 說。

隨著技術的進步,人機交互已經變得更為簡單了,但是,我們仍然需要了解機器,學會它們的語言。未來,這種狀況會得到改變。機器將能夠理解我們,習得我們的語言和行為。這就是 Zero UI 存在的基礎。

在 Goodman 看來,Zero UI 是一個設計師需要挑戰的新維度。他們不再是為二維空間設計。在那裡,用戶的行為是線性和可預測的。相反,他們需要從更廣闊的層面思考用戶行為。這也意味著,設計師需要掌握全新的工具和技巧。Goodman 說,設計師最有價值的資產將會是數據,而非直覺

「設計師必須成為科學、生物學、心理學方面的專家。那些在設計局限於螢幕時不需要思考的東西。」

「當我們離開螢幕,許多的介面都需要自動化、有預知能力。」 Goodman 說。他認為,Nest 就是一個好例子。你只需要設置一次,然後,它就能夠了解你的行為,預測你的需求。

那麼,當 Zero UI 最終實現了之後呢?當設備真正理解了我們,下一步是什麼呢?「我對奇點理論非常感興趣,」 Goodman 說,「一旦到了那一步,電腦能夠理解我們了,下一步就是,電腦會嵌入到我們身​​體之中,我們成了下一個介面。」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ifan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